我需要她当我的治疗师

这个栏目之下,我们将会介绍一些(大概)与心理咨询相关的视觉节目。

本文涉及 Atypical 的大量剧透,为了避免影响观影体验,请在观看之后再来阅读。

异乎寻常

Atypical 是我 2019 年最喜欢的一部剧;我甚至在为数不多的知乎回答之中都两次提到了它。考虑到我的追剧数目非常有限,这或许并不能够说明什么,又或者反而可以说明什么。——毕竟,我是那个连咨询师必看的 In Treatment 都没有追下去的人。当然,你也可以说是 In Treatment 并不好看。这是真的。

彰显主题的片名 Atypical,内地通常译作「非典型(孤独 / 少年)」,个人以为「异乎寻常」或许更为贴切,意在表达一种去疾病化与视角转换:少年 Sam 的确与他人并不一样,但这种「不一样」并不一定就是糟糕。

作为衬托的则是其他家庭成员,乃至同学、朋友正常之下的异常:母亲由于过分投入照顾家庭,反而失去自我,终致出轨;父亲曾经因为不能面对 Sam 罹患自闭症的现实而离家出走,就算现在也还在自我和解的过程之中;妹妹仿佛有着世界上最甜的男友,但却对于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困惑;看起来最会把妹的基友,被命中真爱抛弃在婚礼现场;年级第一的学霸女友,升入大学之后却惨遭退学;乃至于 Sam 的心理治疗师,面对恐婚的男友,最终也迎来了单身妈妈的生活。……

到了此时,Atypical 的片名更像是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冷笑话

如同我们习以为常的美剧片段(家庭剧集尤甚),一切风波终将烟消云散;多元文化的政治正确同样始终溢满整个剧集。这是为什么我并不想要过分溢美 Atypical:以自闭症为题材进行创作固然是一件讨喜的事,但在这一外表之下,它也没有超越通俗意义上的美式价值。

但是 Atypical 显然又并不仅仅如此:抛开一切不谈,它最打动我的地方果然还是那些平凡生活之中的真实困难,而编剧技巧胜在细节充盈,又并不狗血。就算弹幕多有对于「出轨」的烦不胜烦,回过头来去看,成人世界之中,没有什么是真的不能理解的,而这也才是值得叹息,不是吗?

作为心理剧的 Atypical

当然,选择讨论 Atypical 并不仅仅因为个人偏爱,而是因为它的确与心理咨询有关。首先关于 Atypical 之中的心理咨询,非常有趣的一点是 Sam 在咨询之中的讲述充当了旁白;既不显突兀,又贯穿始终。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使 Atypical 严格说来并不是一个带有「心理咨询」的标签的美剧,就观看体验来说,心理咨询依旧是如影随形。

由于剧情发展的原因,原本占有大量戏份的个体咨询在第二季后没有办法继续,但是,编剧非常机智地增加了团体咨询的情节,即使精彩程度上不如前者,也算展现了心理咨询的另一个面向。

并且,就像前面提到过的那样,Sam 的治疗师虽然戏份不多,但却具有关键意义:她的意义,从咨询关系结束之后,Sam 在惯常进行咨询的时刻表现出了明显的焦虑就能看得出来,他甚至最终情不自禁地来到治疗师的办公室,并且表达出来对于咨询的需要。

在这之前,爸爸向他解释为什么不可以与治疗师发展亲密关系的时候,也有说道,那样他们就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了。那时,Sam 这样回答:

可是我需要她当我的治疗师。

事实上,Atypical 中,关于咨访关系的描写非常之多,令人动容,也算是对仅以咨询室内的情境为表现内容的影视作品的一个补充。

比如,Sam 会在日常生活之中牢记,并且实施治疗师的「教导」,以至于妈妈认为「他太依赖治疗师」了,并且试图从治疗师那里夺回对于 Sam 的控制权(可悲的是,这并不只是在影视剧作之中才会出现的事情)。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与治疗师「共谋」的尝试经常失败,可也正是它们让 Sam 一点一点突破了自闭症的标签,走向了更大的世界。而在这些尝试之后,他也会把体验带回咨询之中,与治疗师分享成功的喜悦,或者失败的沮丧,治疗师则会容纳他的情绪,指出可以改进的地方,这使得他可以带着这样一份被信任的感受继续尝试。

爱上我的治疗师

即使咨询进展相当顺利,这个桥段感觉是影视之中几乎不会回避的主题,毕竟,它听上去就很有故事。不过,Atypical 处理相对自然,过程也是强烈体现出了自闭症的特点。

感情细节不去追究,这里值得讨论的一个问题是,Sam 究竟为什么会需要与治疗师结束关系呢?表面看来,咨询关系的结束仿佛就是因为他「爱上」治疗师的事实,但这其实会给观众造成一个误解,仿佛「爱上」治疗师就要遭到判决,其实并非如此。

之所以必须结束咨询关系,是因为:

  • 首先 Sam 并没有将其带入咨询关系之中进行讨论,而是购买礼物进行追求,并且给治疗师带来了困扰,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见诸行动
  • 其次,在受到影响之后(外加怀孕),治疗师本身也被引发出来了强烈的反移情,并且爆发出来,伤害到了 Sam,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使非常遗憾,但两人的确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了。

杂话

至于针对自闭症的心理咨询,这实际上是一个相当专门的领域,我本人并不了解,而剧中给出的信息也非常有限,我们只能看到治疗师对 Sam 有作一些认知与行为上的训练。而 Sam 本人也是一个高功能的自闭症,这也使得他能够更好地从心理治疗当中获益。

更令我有感触的一点在于社群支持,无论是妈妈们的自助会,团体,还是学校机构,容易看出的是社群支持还算丰富,且有作用;即使某些时候矫枉过正。但这在内地是很难想象的事情(我不了解港台情况),即使不止自闭症需要系统帮助。其实,就在今天,我还在和督导讨论对于社区资源的无法找到,遑论利用。

最后治疗师(亚裔女性)本身的焦头烂额仿佛也迎合了大众的喜闻乐见:治疗师总是由于个人问题进入这个行业,并且管理不好他们自己的生活。不过在此,我们就先放过她吧(本来剧中也没有给出更多的材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