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御作为一个发展阶段

翻译自 Live Company (Anne Alvarez, 1992)。

Anne Alvarez 的作品是在作为理解精神病性,以及边缘组织的辅助材料引入阅读的。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对象大多是高度创伤的儿童的缘故,Anne Alvarez 的作品读来总是带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柔,又在诸多理论之间架起了相互对话的桥梁。因此做一翻译分享。

防御作为一个发展阶段

以克莱因派的理论为例,一个处于偏执分裂心位的病人可能是在防御自己进入到抑郁心位的真相之中,也就是说,防御自己的爱与恨,但他也有可能遭受发展障碍,因此尚不能够进入到抑郁心位。这就引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实际问题:**对于任一阶段而言,继续发展的先决条件是什么?**这些考量将会构成治疗师的干预方式,把病人的怀疑或者冷漠作为进入紧密优质的关系的防御进行诠释,或者将其理解为是对于真正具有攻击性的、侵入的或者无用的客体的保护。约瑟夫提出的「心理平衡」一词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比防御更巧妙的概念。她在《论理解与误解》一文之中写道:「相信自己会被理解的病人实际上以一种复杂独特的方式使用分析性情境,并且以此维持目前的平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