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Personality Structure and Prognosis in Psychoanalytic Treatment

  • 题目:Personality Structure and Prognosis in Psychoanalytic Treatment 
  • 作者:Franz Heigl,MD
  • 标签:预后;
  • 摘录:阎晗 

摘要

三个变量决定了分析治疗的预后:

  1. 患者的心理动力学基础,如人格结构的性质; 
  2. 患者的生活经济状况及其天赋才能; 
  3. 治疗师的经验和技巧,以及他的反移情的性质和范围。

所谓预后,是指对患者可分析性的预测以及对特定治疗方法的指示,这些指示又由现有的干扰因素和治疗目标决定。

三种预测标准:1.结构或精神动力学标准:2. 与患者生活经历有关的因素:3. 宪法因素。  

可教育性一词,似乎更与所谓“挫折容忍度”有关,常用于精神分析,以表明容忍焦虑和紧张的能力。

弗洛伊德指出,内疚感和病人的惩罚需要,即受虐和消极的治疗反应,是抵抗康复的最强烈因素。

弗洛伊德的《可终止与不可终止的分析》指出了本我、自我和超我的理论结构关系,界定精神分析的局限性,而不是提出预后标准。

提出预后问题的众多作者有:

  • 安娜·弗洛伊德(Anna Freud)
  • 亚伯拉罕(Abraham)
  • 韦德(Waelder)
  • 格洛弗(Glover)
  • 嫩伯格(Nunberg)
  • 埃斯勒(Eissler)
  • 杜尔森(Duehrssen)
  • 威格曼(Wiegman)

作者选择了陈述两位系统地讨论预后问题的亚历山大(Alexander) 和舒尔茨-亨克(Schultz-Hencke)。

亚历山大将内在的心理动力因素,人的天生和后天的能力与自我的整合功能联系起来。

舒尔茨-亨克(Schultz-Hencke)将神经症的严重程度和可分析性与神经系统结构的严重程度相关联,该严重程度取决于(1)抑制的强度,(2)抑制的后果以及(3)这些后果的重要性。

以下为二者观点比较(有部分重叠)

Schultz-HenckeAlexander
痛苦程度degree of suffering现实生活境遇的残酷程度severity of the actual life situation
实际生活状况和功能situations and functions
意识形态ideologies
持续性原始症状persisting primordial symptoms
症状持续时间duration of symptoms症状持续时间duration of symptoms
慢性外因chronic exogenous factors生活状况改变的可能性possibility of modifying the life situation
年龄、灵活度age, inflexibility年龄Age
空闲时间掌握性handling of leisure time内在资源Inner resources
智力程度Degree of intelligence智力Intelligence
天赋talents能力和天赋Capacities and talents
器官缺陷organ inferiorities身体缺陷Physical defects

无症状间歇试验诠释中的能力表现Performance ability Degree of mental health during Symptom-free interval Trial interpretation

舒尔茨-亨克(Schultz-Hencke)的对立解决模型: 

  1. 冲突需求的连续满足; 
  2. 初步推迟满足感,以进行适当的计划; 
  3. 升华,即将满足转移到另一个社会允许的“更高”目标; 
  4. 放弃需求; 
  5. 基于内在价值层次结构的理性控制; 
  6. 抑制作用。

   

抑制→态度(尤其是期望)&自尊心  受干扰
    →神经质理想形成
    →神经质意识形态

预后因素包括:

  1. 痛苦的程度和种类
  2. 自我评估干扰的强度和性质
  3. 主动和被动复仇倾向中推断出的自尊心
  4. 自我再生功能是积极标准

抑制结构和态度结构的区别,导致了真正痛苦和功能性痛苦之间的区别。

患者希望改变紧张和束缚、消除症状或改变导致这些的外部因素,而不希望解决自己的痛苦。苦难程度被认为是最重要的预后标准之一,涉及三个问题:

  1. 只有苦难能使患者克服对疼痛障碍的不满,痛苦有助于提高挫败感。
  2. 只有患者在疾病中获得的次要收益大于症状时,才会在分析中有令人满意的合作。
  3. 没有痛苦便没有洞察力。

针对预后因素的第二个因素,自我评估干扰和强度和性质,作者认为关键指标时患者的复仇倾向的程度。区分为直接针对对方的主动报仇和被动报仇(自虐胜利)。

复仇因素作为青少年犯罪的预后评估尤为重要。

霍尼证明,报仇是恢复受伤自尊心的最重要手段。

被动报仇(自虐胜利)不仅是侵害自己的防御机制,而且是通过意识形态固着来虐待自己的痛苦。

被动复仇在预后上尤为不利的原因:

  1. 通过自己的痛苦而对作为另一个人的自己报仇导致愉悦控制的崩溃,这样,寻求快乐和避免痛苦的最原始和最全面的功能就被抑制了。被动复仇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干扰标志。
  2. 受虐胜利或被动的肛门攻击态度是负面治疗反应的最常见原因。患者对幸福感反应趋势逐渐恶化。

自我仇恨通常是在一个人无法实现自己理想化形象时出现的。

在预后因素系统中,次要的是症状的持续时间和持续的原始症状。这些因素代表了非常复杂的最终产品,与现实情况的因素交织在一起。通过保留原始症状,舒尔茨-亨克指的是青春期之前存在的神经症状:

精神分裂症结构的原始症状出现的特征时期是第二年的开始;

抑郁性状大约在第三年;

歇斯底里性状的特征性时期是从第九年到第十二年;

痴迷的性格结构,生命的第五和第六年至关重要。

青春期后持续存在的原始症状预示着严重的神经结构,在较温和的情况下,原始症状在“青春期之火”中消失。

总结

预后标准随着患者成长的有效改变和其人格结构的有效变化而变化。

  1. 痛苦(实际的和功能性的)的强度
  2. 自尊心的紊乱程度
  3. 自我再生力程度

皆可作为分析线索。

精神分析作为理论结构是科学,作为实际治疗方法,更像是一门艺术,各个预后因素的有效性只能通过直觉和经验来评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