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Mourning the Body as Bedrock: Developmental Considerations in Treating Transsexual Patients Analytically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本文引入严重性别创伤(massive gender trauma)的概念,用以指代跨性别病人的性别混淆及其生理身体的主观感受的相互交汇而引发的临床症状。分析之中,即使分析师试图与其性别经验工作,病人的性别焦虑经常未被处理。对于跨性别病人来说,身体作为他们痛苦来源之一,对其进行心理表征将是心理健康过渡的关键步骤。

基本立场:

  • 跨性别者经常不得不使用假自体安抚他人;
  • 避免病因讨论(此处与 Lemma 观点一致):1)研究与临床经验未能提供包括有效数据的假说;2)寻找病因基础将跨性别经验视为单一现象,而性别的复杂现象并不适合进行泛化理论;3)寻找病因也就意味着对于跨性别经验的病理化。
  • 将跨性别经验作为可行的主观现实(a viable subjective reality)而非症状。
  • 尤其注重尝试理解:为了处理性别 / 身体不匹配的痛苦经历,无意识幻想将会如何组织?

文献综述:

  • 尝试提供自体增强,而非「治愈」。
  • 儿童时期尤为困难:监管焦虑;性别认知的不稳定(不会进入跨性别认同,但多数成为同性恋;成年之后,大多数不会成为跨性别者);如何对此进行区分(persisters – 更多表现挣扎 / desisters – 更多表现焦虑)。
  • Gayle Salamon (2010) 所有性别、身体体验都是通过幻想进行调节,只有在跨性别者处,幻想是可以直接观察到的。
  • 针对跨性别者的扭转治疗一直存在,但是,成果可疑;即使精神创伤,早期经验和无意识的冲突层层剥夺,性别选择仍然坚定不移。

严重性别创伤

  • 影响因素
    • 性别错认经历(the experience of being misgendered)- 精神暴力与攻击
    • 性别变化身体不安(gender-inflected body dysphoria)
  • 带有创伤性的解理,焦虑,抑郁
  • 以无意识幻想修复身体、性别之间的不连续性,折叠构成人格结构,导致严重人格问题,情绪调节困难,现实检验受损。
  • 跨性别者通常表现出来的情绪困难与心理问题是创伤结果,而非起源(其症状随着社会、医学转变而逐渐消退)。
  • 目前治疗通常将性别作为文化的一个部分进行理解,帮助家庭理解孩子的性别,而分析治疗之中,单一性别一直处于主导地位。
  • 对于身体的反应很少获得足够讨论:当代主流性别理论认为,性别是人们可以选择定制之物。
  • 无意识幻想:指派性别不是真实的。
  • 对于他们来说,哀悼其出生的身体并非顺性别的事实是治疗过程之中至关重要的部分。哀悼:全能感的丧失。
  • 帮助病人将性别与身体分离开来,打乱身体、性别经验之间的固定关系,以允许语言与象征进入这些空间。
  • 缺乏知识(K):忍受痛苦,而非逃避、否认。
  • 并非医疗途径的替代。
  • 但是,医疗途径是有限的,性别特征对于病人来说变得可想象至关重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