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Fate of Screen Memories in Psychoanalysis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本文主要讨论分析过程之中屏障记忆的变迁。修通过程将允许分析师在客观上,被分析者在主观上意识到重建被分析者生活历史的重心转变。这一结构转变的认识,可从屏障记忆变迁中看出,可能具有预后意义。

分析工作可以通过屏障记忆缓慢提取婴儿遗忘症之中的隐藏内容,转入移情神经症,直至提取殆尽,而屏障记忆也终于变得不再必要。

病人对其屏障记忆的主观感觉是结构变化的一种指征,可以与其他指征一起在分析的最终阶段用于指导分析师。

Greenacre 对于屏障记忆的发展:1)解释屏障记忆的强度(弗洛伊德称之为「超清晰」质量)作为其遗传起源的印记;2)强调屏障记忆的重建对于临床工作的重要。

病人对其屏障记忆状态的主观感知是一种智力上的防御,但是,同时也蕴含着真理的核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