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Hate in the Counter-Transference

  • 题目:Hate in the Counter-Transference
  • 作者:D. W. Winnicott
  • 标签:反移情;温尼科特
  • 摘录:高彦慧

在这篇论文中,作者探讨矛盾心理的一个方面,即反移情中的仇恨。作者相信,精神分析师承担精神病患者分析的任务被这一现象严重地加重了,而对精神病患者的分析是不可能的,除非分析师自己的仇恨被很好的意识到并清理。这无异于说一个精神分析师需要自己被分析,作者也认为,精神病患者的分析与神经病患者的分析相比是令人厌烦的,而且本质上是这样的。

作者认为,一个分析师无论他多么爱他的病人,他都无法避免对他们的憎恨和恐惧,他越清楚这一点,就越不会有仇恨和恐惧成为决定他对病人做什么的动机。

作者认为如果分析师失去觉察,无法意识到和处理自己的反移情,会失去客观的立场。如果一个精神病患者处于一种“巧合的爱恨”的感觉状态,他会经历一种深深的信念,即精神分析师也只能处于同样粗糙和危险的巧合的爱恨关系状态。精神分析师表现出爱,他肯定会在同一时刻杀死病人。最重要的是,分析师不能否认自己内心真正存在的仇恨。在目前的背景下,仇恨是合理的,它必须被整理并保存在仓库中,以便最终用于解释。

分析师如何能够做到客观的憎恨病人,作者认为分析师必须深入到我们自己最原始的东西,通过自己的分析,从过去和内心冲突的大量无意识仇恨中解脱出来。仇恨之所以没有被表达,甚至没有被表达,可能包含的原因可能是分析师认为自己从分析中获益比如报酬、社会地位、通过患者学习到了东西等,或者通过付诸行动的方式在表达比如结束咨询。

作者以自身的经历为例,讨论了分析师在工作中承受的反移情压力;同时也以自己如何与一个孤儿相处的经历,来说明似乎只有达到被恨的境界,病人才能相信被爱。

在文献的后半部分,作者讨论了母亲恨婴儿的客观性与合理性。作者建议在宝宝恨妈妈之前,在宝宝知道妈妈恨他之前,妈妈先恨宝宝。在这个部分,作者列举了妈妈恨宝宝的17个理由。重要的是一个母亲必须能够容忍恨她的孩子而不采取任何行动。同样的患者在分析中不能被期望容忍他对分析师的仇恨,除非分析师可以恨他。

最后作者总结:分析员必须表现出母亲对婴儿的耐心、宽容和可靠性,必须将病人的愿望视为需要,必须抛开其他的兴趣以便能够得到准时,客观,并且必须似乎想要给予真正只因病人需要而给予的东西。可能有一个很长的初始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分析师的观点不能(甚至是无意识地)被患者欣赏。不能期望得到承认,因为在病人的原始根源上,没有能力与分析师进行认同,而且病人肯定看不见分析师的仇恨往往是由病人用他粗暴的爱的方式所做的事情引起的。只有这样,才能有任何希望避免治疗是适应治疗师的需要,而不是病人的需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