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Perverse Defenses in Neurotic Patients

  • 题目:Perverse Defenses in Neurotic Patients
  • 作者:Stanley J. Coen
  • 标签:反常防御
  • 摘录:高彦慧

作者用“反常防御”(perverse defense)这个词来指这种兴奋、不专一和自负的状态,以及与他人的施受虐关系,试图避开难以忍受的强烈的情感、痛苦的想法,以及对一个有价值的、独特的人的爱和承诺的需要。

在这里,形容词perverse,而不是指性的越轨。反常的态度(Perverse attitudes)包括一系列的品质:它们可以是挑衅性的,报复性的,固执的,易怒的,傲慢的,轻视的,或不专一的。对于具有自恋人格特质的人来说,他们没有办法容忍自己有感情和有需求,因为这些东西会让他们感觉在关系中受挫或受制于人,在关系中他们会折磨和戏弄对方。正因为如此他们也无法与人建立真正的亲密的关系。

自恋和反常的防御机制在以下两点上有交叉:第一,试图通过夸大和兴奋感来分散自己对错误的注意力,从而抵消因此而带来的羞耻感;第二,拒绝依赖、需要或爱他人。

来访者反常的防御唤起咨询师反常的反移情。我们需要承认,咨询师被那些拒绝理性的变态患者所吸引,进入了一个反常和对立的情感立场,变得企图对来访者进行操控和胁迫。

作者在文献中叙述了两个临床案例的部分细节。作者在尝试评估这两个病人的可分析性时遵循的路径包括以下内容:首先试图把这个问题理解为我/我们拒绝充分承认病人的疾病或健康程度。然后充分容忍病人的退行的需要,接受,肯定。接下来,需要容忍在解释立场和包容立场之间更灵活地来回转换。作者认为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忍受我的不确定性,在这段时间里,我需要不断改变我的分析方法。

作者强调的是,这些患者在他们的变态态度所允许的准全能妄想中所获得的快乐只是他们试图管理自己内心世界的一个因素,而不一定是关键的决定因素。对这种反常态度的解释可能不足以帮助这些患者向前迈进。分析师在摆脱了施受虐斗争的陷阱之后,可能还必须向患者展示不愿意测试自己、自己的信仰以及自己对他人期望的多重含义。对于这些病人来说,这些含义可能包括一种恐惧,即他们无法独自管理某些影响、愿望、需求、想法或感知,分析者被分配管理自我中恐惧的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不能脱离分析师和内在的病理家长。他们持续的恐惧,他们无法管理什么是内在倾向于阻止他们放弃反常防御和前进的变化,适应现实,并成功地终止。因此,分析反常的防御还需要分析情感不容忍、对分离和破坏性的恐惧,以及患者在管理自己时除了分析师之外所害怕的任何其他东西。

描述变态的客体关系,作者引用了Kernberg的描述,“涉及到对伴侣的剥削、榨取和破坏,在满足患者自身的紧急防御需求的过程中,伴侣自身的独立需求和身份被抹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