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Psychoanalysis and Human Sexuality 

想法

摘要

本论文主要内容包括两部分:

童年后期同伴关系对性心理发展的重要性。

脑—心关系对于论述性精神分析的必要性。

其他:精神分析思想受文化偏见的影响。

童年后期同伴文化与恐同症的发展

童年后期是人生性取向发展的重要阶段。孩子们通过游戏形成先天的气质差异的性别隔离。

男孩群体往往比女孩群体大,更不受成年人影响,并按统治阶层排列。

性别形成两种同伴文化。女孩倾向于幻想家庭生活,而男孩幻想冒险。在这个阶段,个人与同伴之间的关系对于当时和以后男孩女孩的自尊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同性恋青少年的“性印刻”与指纹的永久模式类似,不能改变自己的性取向。

男孩的恐同症与童年性别不一致

性别不一致或非刻板的性别角色行为,区分了异性恋和非异性恋男孩的发展路径。由于气质特点,非异性恋儿童更容易成为被欺负和虐待的目标,对攻击者的认同可能会到导致慢性抑郁症和自毁行为。

同伴创伤的最初记忆可能被压抑。

大脑、思维和人类的性行为

行为是个体和群体之间的差异和相互作用的结果。

性别认同受到生物、心理和社会互动的影响。

产前雄性激素对儿童期性别角色行为和性别角色认同有显著影响。

最初的女性气质

产前雄性激素过量,可能抑制某些方面的母性。

月经周期

月经周期后半段即黄体期,女性倾向于更多关注生育和母性幻想。

月经周期的心理影响增加了青春期后男女经历的不对称。

同性恋平权精神分析的近代史

精神分析和同性恋:1980年代末

非典型的童年性别角色行为/身份是天生的。非刻板的性别角色行为本身并不是症状,但表现出这种行为的儿童很可能成为同龄人和成年人(通常是男性)歧视的目标。

由创伤性社会互动引起的焦虑和抑郁可能会产生心理障碍。

双性恋欲望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同性恋或异性恋的色情形象——都可以是无意识的、非理性的焦虑的不良适应产物,因此可以作为一种神经症状,但双性恋,无论如何定义,本质上都不是病态的。

对俄狄浦斯情结的反思

婴儿时期的安全亲密关系会导致以后的生活中避免乱伦。

这个词指的是一种三角关系,孩子们寻求父母一方的关注和爱,并把另一方视为他们害怕报复的对手。竞争和害怕报复的主题可能在男孩中普遍存在。

某些男孩发现自己被父亲而不是母亲所吸引,这基本上是天生的原因。

女性同性恋关系

女同性恋存在更大多样性,特别是其浪漫和性幻想的活动方面。

同性恋的病理模式:回顾与展望

性别歧视者、异性恋者和反同性恋者的偏见无处不在。

偏见可能继续影响精神分析在所有行为领域的想法。

必须建立精神分析和其他学科之间的桥梁,建立制度结构,以减少观察者偏见和历史和文化偏见影响对人类行为的判断的可能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