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Some reflections on empathy and reciprocity in the use of countertransference between supervisor and supervisee

  • 题目:Some reflections on empathy and reciprocity in the use of countertransference between supervisor and supervisee
  • 作者:James Astor
  • 标签:反移情;督导;
  • 摘录:林啸

摘要

文本作者通过对比督导和分析来描述互惠,而督导关系中的互惠:这是一种心态,在督导关系不对称的背景下,督导在这种心态中执行区分内部督导和分析顶点的任务。

1、督导与分析的本质:

督导的本质在于它提供了一个思考的空间(Rustin 1996)。因此,它既是临床的,也是教学的。这是一个有一定注意力的空间,与分析并无不同,因为交流是从多个顶点的位置来思考的(Rustin 1996)。它也像分析一样,督导导致一个过程和一个模型的内化,这使我们能够督导我们的会谈。对不同的经验思维方式持开放态度,缺乏评判态度,仁慈和各种形式的分析思维是督导和分析的特点。但督导不同于分析,因为被督导向督导的移情没有得到系统的分析或解释。督导开始时的另一个复杂因素是被督导者的历史关系对他们自身内部客体的附加权重,以及他们对这些客体进行分类的需要。

2、督导的焦点:

我们需要关注在督导过程中的焦点,是督导者还是病人。如果督导者过于关注被督导者,而对他的病人关注不够,那么在督导过程中获得的知识就会具有事后诸葛亮的迫害性质。另一方面,如果注意力过于集中在病人身上,那么对于见习分析师来说,效果也可能是令人沮丧的。

3、案例分析:

本文通过4个案例来描述督导过程中的互动关系,包括

  1. 别未被材料修改的被督导者的误解
  2. 投射认同和反移情
  3. 在督导者的反移情中使用互惠来帮助解决督导者与病人之间的工作僵局
  4. 她对我的移情反映了她病人的移情。但有时她表现得好像受病人情感的支配。格林伯格称这种投射性反认同为“反移情”

4相互影响与督导者的角色

被督导者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利用督导者,尤其是当被督导者的材料非常紧张和痛苦的时候督导者和被督导者之间的相互作用有一个规律,这个规律通常与材料密切相关(Rustin 1996)。当被督导者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非常焦虑,督导变得更加积极地试图帮助他控制经验,并提出更多的建议和配方。如果病人变得越来越不受约束,如果病人不知所措,督导者会试着对他的督导者更加包容,甚至可能是指示。在其他时候,督导者的主要职能是,玛格丽特·鲁斯汀所说的“解释联系的思想者”(鲁斯汀1996)。

提供解释的行为就是治疗。病人不必对所说的话做出任何承诺,就像她不必对自己的感觉做出任何承诺,也不必对认识到某些真理的含义的后果做出任何承诺一样。一旦我明白了这一点,我就详细地阐述了它,变得积极和描述性,以回应我的督导的不作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