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Historical Moment in the Analysis of Gay Men

  • 题目:The Historical Moment in the Analysis of Gay Men
  • 作者:Bertram J. Cohler;Robert M. Galatzer-Levy
  • 年份:2013 年
  • 标签:同性恋

摘要

病人与分析师对于同性恋愿望的重要性怀有可能不协调的内隐理解,并且由此产生不利的临床后果。

不同的人对于「同性恋」(homosexual / gay / queer)这一词语本身就有不同见解,不同历史时期也是如此。病理化叙事 -> 同志骄傲 -> 婚姻平权 -> 羞辱、歧视保持存在。精神分析文献未能重视这些变化,而将其视为不变的。

多年以来,精神分析之中,关于男性同性欲望的讨论主要是试图找到令人满意的故事描述「为什么」,并且相信,与「为什么」有关的问题终将引向解决方案。

而在体验层面,欲望起源,对这种欲望的初步认识、出柜、寻找或未能找到社区、艾滋病的经历、同性恋迫害以及年龄对男同性恋者的重要性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并且随着时代发展,而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更多忽视了他们生活之中「健康」的一面。

围绕男性同性欲望的共享叙事的代际转变——更重要的是,社会对这种欲望的反应的叙事——变化迅速。即使是来自相似背景的人,通常也会误解彼此基于历史的叙述共享个人叙述的错误假设会导致混乱和痛苦,特别是在分析情境下。而异性恋假设与预期实际上仍然主导着我们的治疗。

分析家,无论是同性恋、异性恋还是其他人,都会将同性欲望的有意识和无意识叙述带到咨询室。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分析师和其他人一样,无法避免被共享的社会叙事所塑造。我们应当承认并且留意这些影响。

临床案例:

  • 同性恋本身并非问题,但是家庭对其处理方式可能反应了家庭内部动力。
  • 寻求性别友善咨询师可能使得病人对咨询师的想象与现实产生差异:不要过分夸大性别对于病人的影响,而是贴合他们自己的经历。
  • 同性之间的性虐待。
  • 同性恋者的自恋暴怒,可能与性愿望本身无关,而是一个表达途径。
  • 作为社会批判者的同性恋者。
  • 性别友善社会:一切已经正在好转。
  • 对于「为什么」的关注可能导致对于性欲其他方面的忽视。

结论:理解每一个体是最重要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