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Observations on Transference-love

  • 题目:Observations on Transference-love
  • 作者:Sigmund Freud 
  • 标签:移情;阻抗;
  • 年代:1915
  • 摘录:阎晗

摘要

分析师唯一真正的困难是对于移情的管理。

当病人爱上分析师时,通常有三种可能的发展方向:

  1. 获得合法的结合;
  2. 放弃他们已经工作的治疗;
  3. 可以进入治疗,但进入一种不正当不打算持久的关系。

在第二种情况中,和病人终止治疗后,病人可能还会爱上第二位分析师,接着是第三位,这几乎是必然的。

分析师通过分析可以清楚,这并非是因为自己的魅力,所以无须对这样的“征服”感到洋洋自得。

然而,对于病人有两种选择:要么必须放弃精神分析治疗,否则就必须接受爱上自己的分析师是不可避免的命运。

有些从事分析的医生让病人为情爱移情做好准备甚至怂恿他们去和分析师相爱,理由是可以取得进展,弗洛伊德认为这非常愚蠢。

找到自己的方向:

最重要的,怀疑一切干扰继续治疗的东西,这种情况可能是耐药性的表现;

病人对分析师的爱吞噬了一切,这变化相当大。当一个人要承认或记住一些特别痛苦和沉重的压抑她的经历,抵抗,开始利用她的爱来阻碍治疗的延续。

病人通过把分析师拉低到爱人的位置来摧毁分析师的权威,以确信自己不可抗拒的力量。

病人的爱是一种对分析师严厉程度的测试。如果分析师表现出顺从,他可能会受到惩罚。

分析师应该如何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接受病人给予他的柔情,还是考虑社会道德的要求、克己的必要性和成功的必要性,让病人放弃自己的兽性,继续分析?

两种都不对。

敦促病人压抑、放弃或升华本能,这就像从地狱召唤出一个恶灵后,不问它又把它送回去。人们只会把被压抑的潜意识带进意识,在恐惧中再一次压抑它。 

直到一个人能够引导将这种关系带入更平静的渠道,并将其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精神分析建立在真实性的基础上。

病人的需要和渴望应该被允许坚持在其自身,以便这些需要和渴望成为迫使他们去工作和做出改变的力量。

分析师注意不要作为代理人来安抚这些力量。

直到她的压抑被解除,否则她无法获得真正的满足。

在分析中爱情的进一步发展,会把她在情爱中所有的抑制和病态都展现出来,没有任何纠正错误的可能性,痛苦将以悔恨告终,这也极大增强了她的压抑倾向。

分析师越清楚地让病人的无意识被看到越是能够从诱惑中解脱出来。

病人的性压抑当然没有被移除,只是被推到背景中,然后觉得安全,足以让她所有爱的先决条件,所有的幻想从性欲望中涌现出来。

移情爱的某些特征表明了它在一个特殊的位置:

  1. 由精神分析所激发的
  2. 被占主导地位的阻力大大强化了
  3. 对待现实方面不理智,不关心对所爱之人的评价。

分析师要进行三方面的斗争:

  1. 在自己身上心灵对抗那些试图把他从分析层面上拉下来的力量;
  2. 在分析之外,对抗性本能的力量
  3. 在分析之中,对抗他的病人,那些一开始像对手后来想让他成为他们野性激情的社会俘虏的病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