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Anger, Anhedonia, and the Borderline Syndrome

  • 题目:Anger, Anhedonia, and the Borderline Syndrome
  • 作者:Frank Miller
  • 年份:1975 年
  • 标签:愤怒 ;边缘人格障碍 ;

边缘人格使用愤怒作为防御,而且这一防御机制注定失败,这一失败是强烈依赖与理想化,且否认与客体的分离的结果,愤怒有助于情绪的快速释放,愤怒作为防御失败之后,随机迅速转向自身,产生自我毁灭的冲动。这一防御同时使得快感体验变得不再可能,因此,边缘人格长期体验到快感缺乏。

对于边缘人格来说,他们没有进化出来复杂与内化的方法获得必要满足,而且,需求不能满足对于他们来说具有潜在的灾难性质的意义。任何推迟满足需求的尝试都会导致极度焦虑与退行。

从体验上来说,他们的愤怒是充满焦虑的,突然的,出乎意料的,令人困惑的,与之相对,愤怒并没有带来充满的感觉,而是可怕的空虚。愤怒实际上会阻止退行与自我解体,带来熟悉的感觉,保留客体关系。

愤怒帮助边缘人格获得现实增强的感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