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Function of Anger in Human Conflict

  • 题目:The Function of Anger in Human Conflict
  • 作者:Meira Likierman
  • 年份:1987 年
  • 标签:愤怒 ;
  • 愤怒并不等同于攻击性,而只是它的一个特殊形式,后者更为综合。
  • 攻击性包括合理的,可以接受的,积极的和残忍、暴力两个面向,法律属于前者,犯罪属于后者。
  • 对于攻击性的两种看法:先天,后天;两种都不完整。
  • 愤怒是积极的,后天的——应对自我威胁的反应。
  • 病理性愤怒并非具有破坏性的来源,而是因为病理而无法发挥积极作用。与之相比,嫉妒因为其本身特征而变做病理。
  • 病理性愤怒:1)未能发展成为成熟愤怒,而不能积极战斗,保持原始的,不可控的特征;2)过于精神病性,对于现实进行防御,现实本身成为自我敌人,而受到愤怒攻击。
    • 原始愤怒:自动、无意识,对于部分客体的惩罚幻想,暴怒。
    • 精神病性的愤怒:对于真相的否认——存在于每一个人的身上。
  • 愤怒在家庭生活、集体生活之中的积极力量:对于破坏感到愤怒。
  • 愤怒总是对于迫害的反应,迫害总是带着对于死亡的恐惧,愤怒具有爆发性,可以对抗恐惧,威胁对手,这是我们的精神武器,它与自我为伍,对于伤害或者死亡等威胁自我的事件作出反应。
  • 如果一个人能够对于其他人的破坏性愤怒,那么,当他足够成熟的时候,也能够对于自己的破坏性愤怒,而这是健康的标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