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What is a “good enough” termination?

  • 题目:What is a “good enough” termination?
  • 作者:Gabbard. G
  • 年份:2009 年
  • 标签:分析终止 ;

潜意识之中对于分析结果的神话幻想,而这一幻想在我们的受训之中得以内化。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式独立思考,即兴发挥,忘记我们在受训之中学到的东西。

实际工作之中,很少结束以理想化的方式进行。与此同时,弗洛伊德认为分析终止是一个「实践问题」,分析师认为的目标与病人认为的目标并不一致,我们需要尊重这种差异。有时,病人也会试图通过提出结束激起一个虐待性质的活现,这些需要仔细评估。

由于对于结束治疗感到焦虑,治疗师容易只选择关注病人的一个方面,而不是从多个角度思考,甚至有时可能停止思考。离开之后回到分析也是一个选择。任何分析都不曾「完整」结束,但是它们提供了一个起点。

从两人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分析师对于被分析者来说是一个真实的人,而被分析者也是分析师生命之中的的重要人物。在分析之中,两人都一定程度地失去了独立个体的身份,只有终结之后,他们才能找回离散心智的感觉。这一过程之中,包括自恋、经济、色情等方面的反移情需要留意。

我们需要尊重每一个人离开的方式,突然结束咨询,逐渐降低频率,甚至对于早期创伤严重的病人来说,永不真正离开。而有的病人,只有分析结束之后,才能发生真正改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