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Platonic Love, Transference Love, and Love in Real Life

  • 题目:Platonic Love, Transference Love, and Love in Real Life
  • 作者:Martin S.Bergmann
  • 标签:柏拉图、弗洛伊德、神话、移情
  • 年代: 1982
  • 摘录:阎晗

想法

摘要

弗洛伊德在朵拉的案例中,确立了移情和升华之间的联系。

弗洛伊德认为,所有的爱都“重复着婴儿的反应”。

移情的爱是纯粹的重复,是一个旧的模板,是人为和倒退的,强调重温和再现过去。

另一方面,移情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与分析相适应。

移情也是一种过渡状态,具有临时性质,是一种达到理性目的的手段。

移情的爱是真的,重复的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爱,但它与现实生活中的爱有很大不同。

在童年时期,包括之后,许多人对生活幻想破灭,导致了防御的建立。

当这些事件被重新激活,就释放了被压抑的力比多,可以重新释放投注在新的对象或分析师身上。

爱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消除早期的创伤,但它更有可能屈服于强迫性的重复。

在现实中,很多人爱上的不是能够让他们能够想起父母的人,而是他们希望能够治愈父母带给他们创伤的人。

爱上施救者或者自己拯救的人,非常常见。

在弗洛伊德看来,移情、爱和现实生活中的爱都是对爱情的借鉴,同样的性欲来源,同样的婴儿意象,但他们采取了不同的方式。

当父母对孩子的行为具有诱惑性时,容易产生色情移情。严格地说,它意味着重新发现一个婴儿的威胁情境,而不是重新发现一个早期婴儿的爱的对象。

在作者之前关于爱情的论文(1971)(1980)中,他提出爱一个人的能力取决于自我整合的能力

爱的冲动来自于许多早期的客体。

成人爱情对象的发展是以一个父母对象为基础的,其他的必须被压制。在分析过程中,爱的感觉是经历了压迫才获得解放。

总结

柏拉图和弗洛伊德改变了我们看待爱的方式。

在柏拉图的对话中,这种爱情观可以转变为哲学视角。

神话观点的衰落创造了对于人类了解自我的动力,爱就成了一个谜。

柏拉图是第一个提出情爱冲动可以升华到更高和去性化的目标的人。

弗洛伊德不是一个柏拉图主义者,但他无疑受到柏拉图深刻的影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