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ransference-Love and Institutional Involvement in a Case of Psychotherapy Supervision

  • 题目: Transference-Love and Institutional Involvement in a Case of Psychotherapy Supervision
  • 作者:Rony Alfandary
  • 标签:督导,移情-爱
  • 摘录:林啸

摘要:

本文描述并分析了一个学生被督导的事件,她的着装规范提出了一个关于移情-爱情存在的问题。同时在该案例中研究了多文化和性别问题,以说明这一主题的复杂性。

督导也是一个机构和多元文化问题作为治疗过程中的默认参与者出现在最前沿的地方。如果没有足够好的督导,病人和治疗师都有被强迫重复病理模式的危险。被督导者在督导中的行为和感受通常是治疗师-患者关系中发生的事件的反映,最终反映在患者的历史和心理中。从治疗师到被督导者的角色转换使情况变得特别困难,并导致认同患者的防御行为、行为和消极治疗反应,这些在督导过程中反复出现。而督导所在机构的参与和整体存在可能会加剧患者-治疗师/督导者-督导者三位一体中投射性认同的复杂性。该机构的目标和规则存在于治疗和督导关系中,无论是口头的还是非语言的,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它们的影响需要得到承认,以监控向环境的移情

作者针对移情问题,提出两种观点:

  1. 第一种观点倾向于将移情-爱的出现概念化为表示阻抗,因为暴露一些被压抑的材料会有迫在眉睫的危险感,通常与婴儿性问题有关。根据这种方法,治疗师需要像处理任何其他形式的阻抗一样处理阻抗,以使治疗不受阻碍地继续。
  2. 第二种更复杂的观点倾向于将移情-爱的出现视为治疗关系中几乎不可避免的事件,这表明“深情的移情”促进了深层情感发展的亲密唤起。因此,对移情反移情问题的谨慎探索将导致治疗僵局的突破,使患者在表达和实现成人爱的能力方面获得更大的个人自由感。在治疗范围内探索移情-爱,可以让病人记住婴儿期爱的压抑区域,而不是把它们当作违规行为。

当在一个机构的注视下发生时,督导者应该意识到他或她与被督导者的工作关系中涉及的多方面问题,包括多元文化问题和移情问题。督导关系的三重形式是以个人关系为基础的,而个人关系自然会受到众多因素的影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