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清醒梦 番外|读一首诗:《分离焦虑》|× 主播与诗

在播客先声发起的节目「主播与诗」之中分享了一首与精神分析有关的诗《分离焦虑》。

番外 读一首诗《分离焦虑》

主播

Timeline

  • 00:00:10 一首与精神分析有关的诗
  • 00:00:29 作者与背景介绍
  • 00:01:44 对于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咨询过程的好的描述
  • 00:02:20 诗歌朗读
  • 00:04:11 我的理解

Show Notes

  • Separation Anxiety on PEP Web
  • 主播与诗:由播客先声作为主理人,每期会邀请主播读诗的节目;可以 rss 订阅,另可在喜马拉雅、微信听书、小宇宙、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收听。
  • 原文:

Separation Anxiety Catherine Webb

It is no use staying

as I will only have to leave.

Being attached to you

fills me with pain and an insatiable need

A reminder of what could have been,

should have been

But will never be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Out pours grief from the core

dependency I abhor

but crave deeply as if I truly were small.

Four again and sitting on your knee

Won’t you put me out of my misery.

What kind of thirty something can I be,

whilst caught up in infantile fantasies.

Still looking for someone to mother me.

I could draw your absence with my pen,

but how can I conjure your presence just the same.

I’m fighting daemons in my sleep

a battle to the death.

It’s as if life is on freeze

and I am sat waiting,

huddled and holding my breath.

The presence of your absence encases me.

清醒梦是一档由一群心理动力学咨询师发起的播客节目,我们尝试为当下中国的诸多议题,以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一个精神分析的视角。我们推荐你使用 RSS 链接来订阅节目,以获得最佳收听体验。如果你不了解 RSS 订阅节目的方法,请参考这篇文章中的指导。

  • 何苦开心(公众号):主张精神分析活用,内容包括精神分析视频翻译,引言壁纸,精神分析活用系列文章,书籍讨论系列音频「阅读联想」等。
  • 开始咨询(公众号):由何苦开心发起的可靠、低价(200 元 – 400 元)的动力取向新手咨询师黄页,筛选国内外认可度较高的精神分析培训在读 / 毕业生,并且增加对于个人分析、个别督导的要求。

特别感谢

  • Logo 设计:方琳
  • 封面设计:周睿

文献笔记|Rewind:Conecepts of Psychoanalytic Change Of Gear Shifts and Paradignm Shifts

  • 题目: Rewind:Conecepts of Psychoanalytic Change Of Gear Shifts and Paradignm Shifts
  • 作者:Estelle Birowitz,Ph.D.
  • 标签:精神分析;范式转变;自恋移情;反移情;
  • 摘录:林啸

摘要:

这篇论文将考察三篇精神分析报告,这些报告涉及精神分析治疗中产生变化的不断发展的思想。我们是否感觉到这些问题是由于偏离了一个现有系统的规范而产生的,而这个系统本来是足够的,或者我们是否感觉到这个系统本身需要一个“范式转变”(库恩,1970)。

  1. 此时此地与彼时此刻:后知后觉的洞察力:在开放系统中的相互作用,而不仅仅是在封闭系统中的内部活动,会导致变化、改善和治愈。文献反映了这种直觉,因为它开始提到“此时此地”的移情解释。这是一种认识到移情中的分析者不仅仅是一种投射的幻觉,而是为病人执行一些功能的方式。
  2. 自恋移情,一个新的工具:如何和何时使用它:分析师或多或少地放弃了禁欲的立场,充当了病人的父母和/或教育者”(Basch,1991,第4页)比昂(1970)提出了分析情境是一个容器的概念,一个可以接受和容纳病人攻击而不报复的空间。当患者了解到他们的攻击没有摧毁客体,他们的爱没有引诱客体时,他们就可以开始痊愈。所有这些骚动导致人们认识到,一旦人们拓宽移情的概念,一些病态,更棘手的问题——自恋和无序的实体——可以用精神分析来处理。
  3. 改变关于干预的惯例;再谈战术和技术:Spotnitz提出的操作理论,这个理论不仅包括自恋移情,而且大胆地将一系列干预措施不仅仅视为“参数”,而是作为病人改变和治愈的组成部分。该技术中固有的防止“混乱退化”的保护措施使他能够轻松应对治疗中出现的攻击性因素。他的目标是让病人在情感上成熟,在这种状态下,病人可以有多种选择根据需要做出情绪反应,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情绪复原力会稳定下来。
  4. 关于中立的痛苦观念:反移情和情感交流:到目前为止,反移情已经变得非常具体,并被仔细检查其产生的关于病人对事件的阻塞、扭曲和过度防御反应的线索他们早期的精神生活,并不像以前那样简单,为分析师分析不足、适应不良的反应倾向提供线索。分析师必须不断扫描自己的感觉状态,寻找“共鸣或不和谐”的暗示。这需要缺乏防御性,分析师可以在患者痊愈的深层与患者进行情感接触。分析师不支持冲突的行为;不要因为自己的反移情原因而过度参与一组特定的治疗目标;不过度参与治疗结果;不具有诱惑性、操纵性或虐待狂;把一个人的治疗满足感集中在专业能力的体验上..
  5. 安全设置和可靠客体:新密钥中的解释:患者需要得到保证,他们的治疗师不会被他们幼稚的愿望所吸引,韦斯等人发现,大多数患者希望掌握这些愿望,而不是简单地感到满足(同上)。病人试图吸引治疗师的部分原因是为了测试这些安全条件,无意识地挑战治疗师的可靠性。三个主要的治疗因素:一,需要一个能够为患者提供有利于情绪反应的环境和正确的再训练的客体;二、合理有利的生活状况;第三,对分析治疗的真正渴望。
  6. 改变倾听视角:现代精神分析学家的助听器:随着时代变化在人类心理产生了重大影响,揭示了自恋相对于恋母情结的相对突出。

这种对有关变化的文献的有限抽样并没有穷尽这些问题的范围、它们的描述、围绕这些问题的争论或提供的解决方案的范围。正如文献所考察的那样,来自各种训练和背景的精神分析学家正在批判传统概念,正在描述需要处理的新主题的出现,并且正在重新思考“精神分析治疗作用的本质”。

文献笔记|Reading 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Freud and the Rhetoric of Wish and Awareness

  • 题目:Reading 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Freud and the Rhetoric of Wish and Awareness
  • 作者:George E. Atwood, Ph.D.
  • 标签:梦 《梦的解析》
  • 摘录:高彦慧

《梦的解释》是弗洛伊德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是他解释精神生活的基础。弗洛伊德在写《梦的解析》中遇到了一些难题,解决这个难题,需要一个仔细的、有分寸的方法。如果他使用受分析者的梦境材料,担心分析情境的保密性,并会受到他的读者的质疑。在证明建立在弗洛伊德描绘为无意识的心灵系统中的核心愿望的存在方面,弗洛伊德唯一的选择是使用他自己自我分析的材料。与此同时,他担心人们可能会对这种惊人的自我披露做出反应。弗洛伊德担心过多地披露他的个人生活会让他更难获得分析案例或在维也纳大学医学院实现晋升。有教养的社会不赞成关于愿望的潜在自我揭示,尤其是来自幼儿期的性愿望。事实上,正如弗洛伊德在第七章C节中所强调的,在梦的童年起源被揭示之前,对梦的分析是不完整的。与此同时,弗洛伊德过于诚实,以至于不能不为读者提供关于梦的完整论述,这是他的梦的解释理论的基础。作为一名科学家,他的科学探索的理想已经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中得到发展,他个人觉得有义务证明,不仅梦的标本反映了满足愿望的努力,而且这种愿望存在于意识之外,可以追溯到最早的童年时代。结果以这样一种方式构建了文本,弗洛伊德能够向细心的读者展示,像他自己的梦样本这样的梦确实揭示了它们的童年起源,同时他能够保持他的职业声望。

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的第二章中提出了一个梦的标本,他的《厄玛的注射之梦》,并且坚持认为这是精神分析中第一个被完全分析的梦。他的解释显示了显而易见的愿望,这是梦的基础。然而,在第七章关于梦的心理学的C节中,弗洛伊德指出,在核心(俄狄浦斯)愿望中建立的幼儿起源被发现之前,没有梦被完全分析。弗洛伊德并没有明确讨论将满足他对一个完全分析的样本梦的童年起源。他通过在植物学专著《梦的解析》中加入一个脚注来解决这个问题。脚注提供了线索,秘密的伪装核心愿望,完成了分析样本的梦想,并履行弗洛伊德的主张,这确实是精神分析中第一个充分分析的。这个脚注提到了弗洛伊德在1899年写的关于屏幕记忆的论文,那是在他写梦之书的时候写的,它描述了一个几乎没有掩饰的自传式的童年与他的侄子和侄女的性游戏,他们也是小孩子。如果我们阅读这些材料,连同弗洛伊德在两年(1897-1899)期间与他的同事威廉·弗列斯的通信,我们可以看到弗洛伊德是如何解决他的问题,以实现他的主张,即样本梦是精神分析学中第一个充分分析的梦,而不必明确揭示可能证明他的职业声誉尴尬的自传信息。

文献笔记|Attacks on Linking

  • 题目:Attacks on Linking
  • 作者:W.R.Bion
  • 标签: 连接、攻击、原始乳房
  • 年代:1959
  • 摘录:阎晗

想法

摘要

本文阐述病人对任何具有连接另一物体功能的东西进行破坏性攻击的情况,并显示这种情况在边缘型精神病症中出现一些症状的意义。

所有连接的原型都是原始的乳房或阴茎。

这篇论文的前提条件是梅兰妮·克莱茵对婴儿对乳房的虐待狂攻击的幻想描述。伴随婴儿对其对象的分裂、投射性识别这种机制,人格的各个部分被分离出来,投射到外部物体上,这便是俄狄浦斯情结早期阶段的观点。

作者通过分析临床表现的顺序来证明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由分析情境的动态决定。

关心患者对语言思维本身的破坏性攻击,而非对解释的抵制。

行为是为了摧毁任何连接两个物体在一起的方式。

患者用口吃表达攻击,因为语言是分析师和患者之间的纽带;

睡觉被他认为是思想碎片化了。

嫉妒的瞬间表达也是毁灭性的行为。

敌对迫害对象的形成,或者物体的聚集,对于病人产生精神病机制非常重要。它们具有原始的、凶残的超我性质。

否定投射性认同的正常程度

当病人努力摆脱对死亡的恐惧时,这种恐惧对他的人格来说太强烈了,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把这部分的恐惧抛给了分析师。

对于连接的攻击等同于对于分析师、原始母亲和内心平静的攻击,问题也就会出现犯罪行为和自杀威胁。

结果

两个主要特征:一方面是病人天生倾向于过度的破坏性、仇恨和嫉妒;另一方面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拒绝病人使用分裂机制和投射性认同。

好奇心是一切学习所依赖的,二好奇心冲动严重失调会导致发展受阻甚至停滞。

婴儿和乳房之间的联系取决于投射性识别和投射性认同的注入能力,未能注入会使外部对象从本质上显现出来敌视好奇心,即投射性认同,婴儿通过这种方法寻求满足好奇心。

结论:当情感太强大而无法被不成熟的心灵控制时,它和物体联系起来,并将现实赋予非自我的物体,从而与原始自恋敌对起来。这个内在客体原本是一个外部的乳房,它拒绝灌注容纳。情感的有害力量被感知,强化后对这个外部乳房发动攻击。这个对情感联结功能的攻击导致了过度突出在人格精神病部分,因此幸存下来的联系时不正常的,残酷的,贫瘠的。

文献笔记|The Vulnerability Cycle: Working With Impasses in Couple Therapy

  • 题目:The Vulnerability Cycle: Working With Impasses in Couple Therapy 脆弱循环:与夫妻治疗中的僵局的工作
  • 作者:Michele Scheinkman, Mona Dekoven Fishbane
  • 年份:2004年
  • 标签:家庭治疗,脆弱循环
  • 摘录:廖可人

摘要:在本文中,我们提出脆弱循环作为理解以及与夫妻间僵局工作的概念。我们扩充了相互影响的夫妻间互动的模式以囊括行为的和主观的维度,并且阐述诱发和维持夫妻的纠葛的具体过程。我们认为脆弱循环是关系的整合,整合了“脆弱”和“存活位”,包含了相互影响的、社会文化的、心理的和代际水平的意义与过程。脆弱循环范式被呈现为一个组织信息的工具。我们提出一个治疗方法来解构夫妻间的僵局,通过精心设计的模式,询问、冻结框架技术、刺激的平静与反应、区别现在与过去、诱发替代的意义、行为、同理心与选择,来促进新模式。这个方法鼓励治疗师与夫妻合作工作以促进改变与韧性。

文献笔记|Rank Contra Freud: Freud’s Frau Doni Dream and the Struggle for the Soul of Psychoanalysis

  • 题目:Rank Contra Freud: Freud’s Frau Doni Dream and the Struggle for the Soul of Psychoanalysis
  • 作者:Dennis B. Klein, Ph.D.
  • 标签:梦 《梦的解析》
  • 摘录:高彦慧

这篇文章剖析了弗洛伊德的门徒(protégé)奥托·兰克(Otto Rank)对《梦的解析》中弗洛伊德的多尼夫人之梦(Freud’s Frau Doni dream)的理解与批判,兰克与弗洛伊德的关系——从孝顺到反叛——一个真实的“俄狄浦斯”剧情发展,以及对本能理论的修正。

19世纪90年代是欧洲精神觉醒的时代,在对尼采以及后来对弗洛伊德的依赖中,兰克找到了强大的盟友,支持他反对父亲和事业的运动,支持他发展创造性的、革命性的观点。事实上,他所坚持的尼采式的观点指向了一种新秩序,这种新秩序再也不会让兰克想起他压抑的家庭生活。这种理想,自我表达或自尊的力量,把他从父亲的强迫、工作的机械束缚和对已获得的宗教或伦理智慧的自满教条中解放出来。

从一开始,兰克就没有完全接受精神分析理论。尽管如此,他对它的热情是明确无误的。正如他对《梦的解释》的最早引用所表明的那样,精神分析为兰克提供了关于梦和无意识的永久、永恒品质的新的心理学见解。弗洛伊德保持着对本能的纯粹肯定或颂扬的基本恐惧,主张父子和解,而不是推翻父亲或性解放。通过用自我取代本我,弗洛伊德更喜欢对无意识的分析性理解,而不是对无意识力量的无限制满足,因此使用精神分析理论作为理性控制的工具和使知识更加全面的手段。弗洛伊德的立场反映了他与充满希望的奥地利哲学家的经历,这一经历如此有影响力,以至于他从未完全放弃理性秩序的可能性。与弗洛伊德相反,兰克对自由主义价值观没有什么信心;他认为执行理性是无可救药的压抑。

在写给弗洛伊德的手稿中,兰克重新解释了弗洛伊德的多尼夫人梦,这个梦出现在梦书的结尾。对弗洛伊德梦的分析的重新解读说明了兰克决心建立非理性视角,以反对弗洛伊德作品中的理性约束。兰克批评弗洛伊德用兰克所说的解释的“科学伪装”来掩盖威胁性的梦境愿望。弗洛伊德在解释中声称对给他带来孩子的婚姻感到满意,而兰克则断言这个梦所表达的恰恰相反。对他来说,不愿意全面处理自己的无意识,用兰克的话来说,揭示了弗洛伊德的“对恐惧的防御”。事实证明,这本梦书实际上是弗洛伊德的疗法,是一种驯服他无意识表达的方式,从而平息他的担忧。作为无意识自我任命的仲裁者,兰克总结道:“你还没有消除你的怀疑和恐惧”。

事实上,他对理论化为工具理性责任的早期洞察,不仅形成了他与正统精神分析的分歧,也形成了弗洛伊德本能理论的根本修正。在这场运动中,分析人士认为,对本能创造性努力的控制或扭曲,无论多么良性,都会抑制自由表达,并因此加剧神经症。虽然兰克不喜欢弗洛伊德的分析方法,但如果使用得当,他认为分析具有相当大的意义。他觉得分析师应该对无意识的欲望提供持续的、有意识的和救赎的肯定,而不是解释,或者更准确地说,解释掉被压抑的本能。

文献笔记|Transference-Love and Institutional Involvement in a Case of Psychotherapy Supervision

  • 题目: Transference-Love and Institutional Involvement in a Case of Psychotherapy Supervision
  • 作者:Rony Alfandary
  • 标签:督导,移情-爱
  • 摘录:林啸

摘要:

本文描述并分析了一个学生被督导的事件,她的着装规范提出了一个关于移情-爱情存在的问题。同时在该案例中研究了多文化和性别问题,以说明这一主题的复杂性。

督导也是一个机构和多元文化问题作为治疗过程中的默认参与者出现在最前沿的地方。如果没有足够好的督导,病人和治疗师都有被强迫重复病理模式的危险。被督导者在督导中的行为和感受通常是治疗师-患者关系中发生的事件的反映,最终反映在患者的历史和心理中。从治疗师到被督导者的角色转换使情况变得特别困难,并导致认同患者的防御行为、行为和消极治疗反应,这些在督导过程中反复出现。而督导所在机构的参与和整体存在可能会加剧患者-治疗师/督导者-督导者三位一体中投射性认同的复杂性。该机构的目标和规则存在于治疗和督导关系中,无论是口头的还是非语言的,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它们的影响需要得到承认,以监控向环境的移情

作者针对移情问题,提出两种观点:

  1. 第一种观点倾向于将移情-爱的出现概念化为表示阻抗,因为暴露一些被压抑的材料会有迫在眉睫的危险感,通常与婴儿性问题有关。根据这种方法,治疗师需要像处理任何其他形式的阻抗一样处理阻抗,以使治疗不受阻碍地继续。
  2. 第二种更复杂的观点倾向于将移情-爱的出现视为治疗关系中几乎不可避免的事件,这表明“深情的移情”促进了深层情感发展的亲密唤起。因此,对移情反移情问题的谨慎探索将导致治疗僵局的突破,使患者在表达和实现成人爱的能力方面获得更大的个人自由感。在治疗范围内探索移情-爱,可以让病人记住婴儿期爱的压抑区域,而不是把它们当作违规行为。

当在一个机构的注视下发生时,督导者应该意识到他或她与被督导者的工作关系中涉及的多方面问题,包括多元文化问题和移情问题。督导关系的三重形式是以个人关系为基础的,而个人关系自然会受到众多因素的影响。

文献笔记|Shame, Attachment, and Psychotherapy: Phenomenology, Neurophysiology, Relational Trauma, and Harbingers of Healing

  • 题目:羞耻、依恋与心理治疗:现象学、神经生理学、关系创伤与心理治疗疗愈的先兆
  • 作者:Ken Benau PHD
  • 标签:羞愧、依恋、4种羞愧亚型
  • 年代:2017
  • 摘录:阎晗

想法

摘要

羞愧,作为心理治疗师的工作基础,反映自我、他人和人际关系的经验。

羞愧,也是精神病理学和人类痛苦的核心。

本文从多个方面阐述依恋和羞耻之间的关系,特别强调无序或未解决的依恋与羞耻感、不同类型的羞耻感、羞耻感的神经生理学、伯吉斯的多迷走神经理论(2011)以及解离问题。

羞耻是关于自我评价、让人评价以及这两种生活现实的相互作用。羞耻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情感,它最严厉的惩罚导致自我和他人的破坏性形式。

羞愧感诱导的4步唤醒模型:

第1步:震惊

第2步:下沉(社会参与系统SES→交感神经“战斗或逃跑”反应系统SNS→背侧迷走神经复合体DVC关闭或快速下调的唤醒调节)

第3步:适当的羞愧(能量损失、毫无生气,类似于伯吉斯对哺乳动物死亡的描述)

第4步:解离

内桑杰(1992)描述了四种典型的羞耻感反应:退缩、回避、自我攻击和攻击他人。

四种羞耻亚型:好我羞耻感、坏我羞耻感、非我羞耻感和无我羞耻感。

作为情感过程的羞愧VS.作为创伤状态的羞愧

情感是流动的,是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感觉。羞愧在身体姿态上呈现熟悉的状态,包括对他人的服从,就像“我作为下等人,服从于你的上级权威。”最终的震惊通常伴随一种下沉的感觉,“羞愧是一个人在与调节不良的他人关系中感到的自我瓦解的体验。”创伤导致人与自己的身体发展出一种扭曲的关系,生活在一种想要逃跑或关闭的冲动中。

羞愧VS.内疚

羞愧强调自我-他人中“自我”一方,而内疚则是“他人”。

被动羞辱比主动羞辱更具有破坏性,比如父母对于孩子想要分享他们一天经历的忽略。

文献笔记|Clinical Dynamics During Adolescence: Psychoanalytic and Attachment Perspectives

  • 题目:Clinical Dynamics During Adolescence: Psychoanalytic and Attachment Perspectives青少年的临床动力学:精神分析和依恋的视角
  • 作者:Massimo Ammaniti, Giulio Sergi
  • 年份:2008
  • 标签:青春期,动力学理论,依恋理论
  • 摘录:廖可人

摘要:在本文中,我们讨论了精神分析理论和依恋对于理解青少年动力学的贡献。但精神分析将青春期描述为一个剧烈变化的阶段,童年时期本我与自我间的平衡遇到挑战,以及开始脱离家庭的依赖性,婴儿般的客体依赖变得松散。相反地,依恋理论认为这一阶段呈现出与父母间持续的紧密的连结,并且这一连结变得更复杂和清晰表达。为了阐明精神分析的和依恋的视角,一个17岁少年的临床简介在本文中呈现,并研讨其认同领域与丧失的困难。

精神分析对青少年临床理论的贡献:

1905年 弗洛伊德 “性学三论”。青春期,生殖器成为性快感区

安娜·弗洛伊德 处于不快乐的恋情和处于丧失阶段的年轻病人的相似性。青春期特定的困难减少了可投注于咨询师或倒退回之前的客体或位置的力比多。

Peter Blos 第二个个体化过程,涉及脱离家庭的依赖性,婴儿般的客体依赖变得松散。青春期,自我的虚弱不仅因为驱力强度的增强,更因为脱离了父母的自我支持。

Laufer 强调躯体中心性和性在自我呈现中的改变。性的成熟刺激进一步的心理与母亲身体的分离,同时放弃从母亲的力比多需要中获得满足。

克莱因 认知论的冲突 涉及青少年的求知欲 vs. 成年人对知识的控制和独占

埃里克森 认同危机,基于个人历史连续性的基础。

Winnicott 关注环境对青少年心理动力的反应,被描述为孤独、抑郁,与主要客体的分离有关,以及平静状态。

依恋理论对理解青少年的贡献

1980s

安全型青少年保持一个关于他们个人依恋历史、依恋对人格发展影响的一致的叙述,尤其能够通过他们的自我-反思功能以一种理解的、更复杂的方式整合正性的和负性的情感。

回避型青少年倾向于最小化依恋关系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和影响,通过理想化或贬低父母。青春期阶段可能进一步加剧远离父母的模式。

痴迷型青少年不能一致地描述他们的依恋历史,不能摆脱对父母过度的投注。在青春期的阶段,尤其是认知的改变,或许能促使他们与父母保持距离,面对矛盾的感受,更好地认知自己。

虽然依恋结构有可能变化,但数据显示青少年期的依恋结构更多地呈现出连续性。青少年起的内部依恋功能模型可能已经包含了组织关系经验与已有的依恋表征一致的自我-保持趋势,即使重要的同辈关系增多,也依然受到当下依恋模式的影响。四类依恋类型中,痴迷型、未解决型心智状态的稳定性较差(50%),回避型(78%)、安全型(74%)稳定性较高。

鲍尔比假设在青少年中,依恋对象层级的改变可能发生在敏感的同伴越来越多地取代最初的依恋对象。 Weiss提出3个基本标准定义依恋关系的质量:可获得性、可接近性、安全基地。个体化不是发生在远离父母,而是发生在与父母同在(独立始于依赖)。

文献笔记|Defensive Reactions to Infantile Separation Anxiety

  • 题目:Defensive Reactions to Infantile Separation Anxiety
  • 作者:Katherine H. Tennes;  E. Esther Lampl,
  • 年份:1969 年
  • 标签:#分离焦虑 #防御
  • 链接:www.pep-web.org

定性观察研究,婴儿对于分离焦虑的防御主要表现为:

  • 对于丧失客体的动觉恢复的退行尝试
  • 主动掌控环境:跟随母亲,15 – 20 个月
  • 运动活动抑制:可能源自对于自身攻击性的防御
  • 15 – 25 个月,更多表现为对于无生命物体的使用,包括给予、占有、取代攻击性、投掷等
  • 其他防御包括入睡等。

防御反应与焦虑的纵向发展,自我功能,驱力变化有关,大致分为 3 个阶段,即退行,自我控制,移置与认同,与分离个体化的前三个阶段描述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