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献笔记|Explanatory Understanding in a Single Case of Separation Anxiety Syndrome: Commentary on Busch and Milrod

  • 题目:Explanatory Understanding in a Single Case of Separation Anxiety Syndrome: Commentary on Busch and Milrod
  • 作者:Mardi J. Horowitz
  • 链接:www.pep-web.org
  • 年份:2015 年
  • 标签:#分离焦虑 #短程
  • 观察状态模式
  • 注意导致状态变化的主题和自我归因:需要且渴望他人照料的时候,进入愤怒状态,因为期望对方挫败而非满足自己,进一步地,愤怒将会导致遗弃与伤害对方。
  • 推断治疗师的行为如何以及为何促进变化:愿望 / 恐惧 / 防御模型
  • 观察行为之后的改变

文献笔记|The Role of the Internal Object and External Object in Object Relationships, Separation Anxiety, Object Constancy and Symbiosis

  • 题目:The Role of the Internal Object and External Object in Object Relationships, Separation Anxiety, Object Constancy and Symbiosis
  • 作者:Klaus Angel
  • 年份:1972 年
  • 标签:#分离焦虑 #共生 #客体恒常性 #客体关系 #内部客体 #外部客体

必须首先区分内部与外部客体,才能开始讨论共生、分离焦虑与客体恒常性。如果将共生定义为自我与客体表征融合的内在心理状态,那么,我们很难在人们尚且处于共生时期的状态下讨论分离焦虑。

相较于更加温和的分离焦虑,共生恐慌更加突然,且是压倒性的:希望与好的全能客体融合,但又害怕遭到坏的弱小客体融合。病人害怕靠近,但也不能分离,临床上将表现为:1)无所不能与无所不是交替出现;2)害怕融合,失去认同,寻求距离;3)沉溺幻想;4)害怕承诺;5)强烈需要控制母亲与分析师以保持距离;6)失去全能母亲的支持,无法完成任何任务。

谈论分离焦虑之前,人们必须已经一定程度地建立客体恒常性。换言之,客体恒定之前,婴儿别无选择,只能丧失客体,这一焦虑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分离焦虑,而是构成未来分离焦虑的原型。

客体恒常性应被进一步划分为早期客体恒常性晚期或成熟客体恒常性。后者得到发展时,分离焦虑不再出现。

分离焦虑:母亲的缺席导致需求的不能满足,进而导致无意识的对于客体的攻击,以及对于破坏的担心;孩子对于母亲的依恋是对于攻击性的防御,以便进行现实检验。

共生阶段,母亲是无所不能或者吞噬的,之后,母亲或好或坏,直到晚期客体恒常性建立之后,母亲形象才会趋于真实。共生与分离焦虑所描述的并非现实:即使母亲在场,如果母亲没有满足孩子的需求,分离焦虑仍会出现。俄狄浦斯之后的由于内疚而产生的害怕分离不应被看作是分离焦虑,而是内疚冲突。

文献笔记|Acting out and Separation Anxiety

  • 题目:Acting out and Separation Anxiety
  • 作者:Alan Harrow
  • 年份:1985 年
  • 标签:#分离 #分离焦虑 #付诸行动

客体丧失与分离是造成付诸行动的根本原因之一(Grinberg):如同 Bion 所说的婴儿的死亡焦虑,如果母亲不能代谢这一焦虑,甚至对其进行剥夺,婴儿将会处于「无名恐惧」之中,处于这一时期的病人需要在外部世界寻找到能够为其处理分离焦虑的客体。分析师的休假将会被病人体验成为一种迫害,这种迫害将会激活攻击与害怕报复的幻想。为了避免这一淹没性质的感受,病人将不断寻求替代,由此导致付诸行动。付诸行动是魔法一般无所不能的,将会消除而非调节紧张,抵消整合状态。如果孩子以强烈敌意的方式与母亲分离,那么在分析过程中与分离相关的行为会更大。

文献笔记|Emotional Barriers in the Understanding and Treatment of Young Children

  • 题目:Emotional Barriers in the Understanding and Treatment of Young Children
  • 作者:Berta Bornstein
  • 年份:1948 年
  • 标签:#儿童

儿童精神分析的困难:不能观察分析原则;不能言语化问题;活在现在与近未来,不能一致评估过去;缺乏获得精神分析帮助需要的洞见;不能发展出来牢固的移情神经症。

除此之外,儿童分析对于绝大多数父母来说是一种自恋损伤;分析师接管权威超我,侵入家庭;重复俄狄浦斯冲突,同时认同自己的父母,以及作为孩子的自己(无意识之中,孩子代表父母自己的父母)。

对于父母的工作,不应超出支持性治疗,以及讨论动力。而分析师常常感到治疗父母的动力,即使父母并非他的工作对象,这是许多儿童分析工作停止的原因。这一动力需要觉察。分析师必须意识到自己的局限。

选择儿童分析工作的动力需要在个人分析之中讨论,即使如此,儿童分析仍会激发出来未被分析的情感。其中之一是对于儿童的恐惧:不可预测,高情感浓度,自恋,更加接近潜意识,对于父母与社会来说都是威胁。利他主义之外,分析师必须意识到俄狄浦斯犯罪的威胁,包括更少建议儿童进入分析。

儿童治疗失败对于分析师来说是更大的自恋损伤,儿童分析之中分析师通常更早感到愧疚。作为对此的抵抗,分析师可能更加容易对于自己感到满意。

儿童分析揭示更加深层、原始的精神病理,甚至尚未进入前语言期,需要不断进行重建工作。我们容易忽略儿童人格的复杂。儿童尚在持续不断的发展变化之中,难以评估模式;我们容易进入强调或者忽略变化的两极,或者过于担忧孩子的未来发展。需要详尽的发展心理学知识。

更加容易偏离观察位置,出现付诸行动。需要警惕退行的危险。儿童付诸行动与神经症成人完全不同,将会激发不同的反移情,包括数量与质量。

文献笔记|Unity of Analysis: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the Analysis of Children and Grown-UPS

  • 题目:Unity of Analysis: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the Analysis of Children and Grown-UPS
  • 作者:Antonino Ferro;  Roberto Basile
  • 年份:2016 年
  • 链接:www.pep-web.org
  • 标签:#儿童

我们越是将分析视为分析师和具有变革潜力的病人之间此时此地的互动,年龄相关的差异就越模糊,特定分析关系的特异性就变得越重要。每个成人病人之中,我们都会遇到他们的婴儿与青少年,也会遇到自己的婴儿与青少年。

看待病人叙述的不同方式:现实,内在,关系。

形式上,我们可以将儿童的游戏翻译成为成人的梦。

解释:当我提出解释时,我并不关心病人的年龄,而是关心病人的接受能力,这从他对我的解释干预的反应中可以看出。

反移情:和儿童一起工作是非常累人的,即使在身体层面上也是如此。儿童带着身体和感官的全面冲击来到诊室,他背负着家人痛苦的全部重量。与儿童一起工作时,你会变得肮脏,你会被感染。

设置: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父母的态度变得越来越灵活和包容。我尽量保持建设性,不拒绝会面请求,并尽可能将父母视为盟友(尽管他们可能会无意识地破坏我的工作)。将场的概念扩展到儿童与青少年的整个分析情境。

叙事:儿童精神分析的场景往往是奇幻的,充满了动物、女巫和食人魔,而青少年的场景通常更现实。然而,我相信这些都是表面差异,它们具有潜在的基本相似性。我相信话语可能会改变,但故事不会。

文献笔记|The Developmental Process

  • 题目:The Developmental Process
  • 作者:Tyson and Tyson
  • 章节:Chapter 2 The Theory of the Developmental Process
  • 标签:#发展

发展不只包括内在冲突,婴儿神经症,同时考虑心理结构对于冲突适应的源起与发展。发展观点基于真实儿童而非重建儿童,包括儿童分析,学前、育婴、医院设置之下的观察,长期研究;实验;田野调查等。我们看到生理、行为、心理元素的变化过程;对此进行研究,考虑内生气质,经历影响等对于心理结构形成的影响。前者同时也会影响对于后者的体验。

文献笔记|Mentalization, Affect Regul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elf

  • 题目:Mentalization, Affect Regul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elf
  • 作者:Elizabeth Weinberg
  • 年份:2006 
  • 标签:#心智化

一定程度上,心智化类似观察自我,同理。病人不仅需要获得帮助理解联想内容,还需要帮助识别正在经历的想法和感受。

自我意识根植于对于重要他人的心理状态归因的经验,这种能力通过与照顾者的互动「偶然镜像」出现,且可被创伤经历破坏。有效镜像的特点是偶然性与标记性。当不一致的镜像占主导地位时,婴儿的内部状态与外部现实之间的联系被打破,认知发展可能相对受「假装模式」的支配,在这种模式下,内部现实和外部现实之间几乎没有感知联系。未标记镜像时占主导地位,看护者的表情似乎神奇地反映了婴儿的内在体验。这是「心理等效」模式占主导地位的基础,在这种模式中,内部现实被假定为与外部现实相同。在这两种情况下,心理现实发展的这些正常阶段都可以持续下去。不一致或无标记的镜像为后来的主观性扭曲创造了脆弱性。

在边缘人格障碍中,与照顾者的互动不能提供足够的偶然镜像,或者偶然镜像因创伤而中断,导致自我意识减弱。此类中断可能是由于照顾者的缺陷或婴儿的脆弱性导致照顾者无法充分补偿而发生的。假装模式或心理等效模式占主导地位,内在体验要么被否认,要么被认为是非常真实的。婴儿发展出一种杂乱无章的依恋风格和不安全的自我意识。影响代表性和注意力监管系统运作不佳。在缺乏安全、真实的自我基础的情况下,婴儿使用可用的刺激作为虚假、不安全的自我意识的基础,Fonagy 称之为「外化自我」,通过操纵和控制行为,边缘病人将这个陌生的自我外化,将其转移到可用的依恋对象上。这种外化,导致许多在治疗边缘病人时可能会经历的痛苦反移情体验,起到了恢复病人内部世界一致性的重要作用,并暂时将病人从可能无法生存的内部状态中解放出来。

假装模式和心理等效模式是通用的发展阶段,只有当它们牢固占据主导地位时,才会成为问题。心理体验变得过于真实,而显得可怕(等效),空虚、无意义、肤浅(假装)。目的论:只有现实改变才有可能获得感知。

心智化理论可扩展至各个层级的病人。

Michels 对于这一模型的批评:反关系的。

文献笔记|Mentalization and Intersubjectivity towards a Theoretical Integration

  • 题目:Mentalization and Intersubjectivity towards a Theoretical Integration
  • 作者:Rikard Liljenfors;  Lars-Gunnar Lundh
  • 年份:2015 年
  • 标签:#心智化

四个维度:认知 / 情感,内隐 / 外显,自我 / 他者,外在 / 内在

主体间性理论与心智化理论兼容,且能解决后者的一下问题,更具体地来说,心智化最初是在初级主体间性的背景下发展的,后者是前者的前提。

文献笔记|A Tale of Two Minds: Mentalization and Adult Analysis

  • 题目:A Tale of Two Minds: Mentalization and Adult Analysis
  • 作者:Helen Grebow 
  • 年份:2008 年
  • 标签:#心智化

对待严重创伤且心智化能力不足的病人,分析师必须提供父母未曾提供的功能,将她的心智借给病人,以便病人能够在一种新的变革性的关系之中发展心智化能力。通过共情与偶发口头反应,提供:1)被理解的体验;2)调节关系之中压倒性的感受;3)提供调节情绪状态的能力的基础。对于这些病人来说,最初改变并非解释,而是分析师明确分享自己想法的体验;否则,病人将会缺少分析进展的关键先决条件,即准确标记和反思自己以及他人感觉状态的能力,只能重复早期关系之中的心理等效功能模式,在这种模式中,孩子将他的想法和感受体验为真理,而不是对现实的一种可能的反应或观点。

文献笔记|Drive, Ego, Object, Self

  • 题目:Drive, Ego, Object, Self
  • 作者:Pine
  • 章节:Ch. 10 The Concept of Ego Defect
  • 年份:
  • 标签:#自我

儿童与成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发展适应,现实检测与防御,发展不良可能导致自我缺陷 defect 以及病理,缺陷与冲突并非相互对立,而有可能共同发展,defect 与 deficit 不同在于并不一定只是供给不足,而有许多原因,如信任,冲动控制,情感耐受,情感矩阵扩展,防御形成,客体恒常性,对于焦虑的体验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