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笔记|The Essential Other: A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of the Self

Meta Data

  • 题目:The Essential Other: A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of the Self
  • 作者:Robert M. Galatzer-Levy
  • 年份:1994 年
  • 出版:Basic Books
  • 标签:发展;成年晚期;

摘要

第 12 章:晚年生活

  • 挑战:回忆灾难,个人历史重要且不可预料的转变及其影响,不能转变,丧偶,丧失朋友,无法工作。
  • 但是,对于当代社会来说,老龄化比丧失更加严重;生命延长获益小于损失,健康,失能,财产等。
  • 定群研究(cohort study)对于研究老龄化来说非常重要。
  • 早期经历对于老年生活影响的有效研究相对较少,它们之间的关系可能要比我们想象更加复杂。
  • 老龄化世纪:重要的心理与社会影响,相应经济投入需要增加,老年并非普遍文化想象的智慧,而是面临许多困难。
  • 老年以及心理健康:积极心理学与之相关的研究,老年人普遍精神状态更差,但是,一些因素(身体,朋友)将会带来帮助,但是,老年人的个人负担可能相对较少,特别地,如果更早时期变故已经发生,年老就更加不容易受到它们影响。
  • 生活故事的整合与连续——老年生活的困境:如何通过构筑意义,从而安抚面对死亡的焦虑。
  • 一以贯之的生命故事与那些具足经验、智慧的老人:并不一定如此,我们可能夸大了生命的连续性,而忽视了其中的变化,但是,老人的确更易「活在当下」,了知局限,且倾向反刍——对于生活并不满意的人来说尤其如此,总体而言,反刍带来一种抚慰。反之,不能整合则会带来一种个体耗竭。
  • 能力:使用回忆的能力;自传意义。
  • 而诸如此类的能力使得老年人以一种区别于年轻人的方式使用客体:祖父母是老年人唯一的社会身份,老年人则非常不愿再次卷入孩子们的任何需求,可能变得更加内省,或者自我关怀。
  • 丧偶、丧亲:男性适应更差;不同文化之下的哀伤表达并不一致;可能导致身体疾病。

米勒:婴儿这样适应他的养育环境

翻译自 The Psychological Birth of the Human Infant (Margaret S. Mahler, 1975).

本书是米勒阐述「分离个体化」这个概念的重要著作,在做出更加细致的讨论之前,她认为这个概念是基于适应与客体关系两个主题。以下这个段落就是她对于「适应」的简要描述。即使从简,婴儿早年的生存状况却被极为贴切地描述出来,读来令人惊心。

婴儿对于养育环境的适应

在精神分析的发展历史中,Hartmann (1939) 开始将适应的观点带入精神分析理论是相当晚近的事。或许这是因为,在成人的临床分析之中,太多东西似乎来自于病人内在,来自于他的长期人格特质与主导幻想。但是在与婴儿以及儿童的工作之中,适应极具冲击地给观察人员带来了深刻印象。

从一开始,孩子就在母婴二元单位矩阵之中成型并且展开。无论母亲可能对于孩子做出了怎样的适应,无论她是否敏感与共情,我们坚信,孩子的新鲜柔韧的适应能力,以及他对适应的需要(以获得满足),都比母亲相应的部分要大得多。

母亲的人格,及其性格与防御类型已被牢固地,而且经常是僵化地规范 (Mahler, 1963)。婴儿依据母亲的方式与风格改变自己,与她要求相一致,或者与她反对相背离,无论母亲自身为此适应提供的是一个健康的或是病理的客体。

在元心理学上,动态观点的焦点,也就是冲动与防御之间的冲突,在生命最初的几个月远不如后来出现时那么重要,那时人格结构将会导致最为重要的内部与人际冲突。紧张,创伤性焦虑,生物饥饿,自我装置和体内稳态在最初的几个月内是近乎生物学相关的概念,也分别是如下概念的前驱,也就是心理容量焦虑,信号焦虑,口欲或其他驱力,自我功能与内部监管机制(防御与性格特质)。

适应观点在婴儿早期最为相关:婴儿出生于他的适应需求的峰值。幸运的是,这些需求通过婴儿的能力,个性的韧性与非定性得到满足,这些能力使得他可以被环境塑造,或者根据环境塑造自身。

在婴儿早期,孩子就已经具备了适应他的环境的能力。

精神分析词典|abreaction 宣泄

对于精神分析学习来说,英文本身就会成为阻碍,专有名词则更加晦涩:它们并不一定与词源本身完全相关,而在特定语境之下别有用意。更不用说,德英翻译带来的原意扭曲,以及某一概念并未完全澄清,且在不同理论家的口中含义不同。

以上困难或可解释翻阅 Comprehensive Dictionary of Psychoanalysis (Salman Akhtar, 2019) 带来的惊喜,它不但列举了上千条目的词汇,更是详细解释了理论,技术背景,乃至发展变迁历史。

野心是想要通通翻译出来,现实只能拣择有趣片段分享。对此感兴趣的伙伴,请在后台输入「单词」,或许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abreaction 宣泄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 1893 年提出的概念,用以表示这样的事实:受到压抑的创伤相关的情绪可以通过谈论而被消除。情感释放是通过「关注某个特定时刻或问题」而发生的,这由此构成了弗洛伊德早期针对歇斯底里转换症状的宣泄疗法的基石。然而,在精神分析的后续发展过程中,宣泄的概念在治疗方法中失去了中心地位。相对于从诠释之中获得洞见来说,它被认为是次要的。尽管如此,Edward Bibring (1954) 在他广为阅读的论文「精神分析和动态心理治疗」中把宣泄归为精神分析的五个治疗工具之一。Bibring 认为宣泄或「情感上的重现」为病人所压抑的材料提供了证据并且确立了其真实性。提供证据并为患者确定压抑材料的真实性。Vamik Volkan (1976) 对此表示赞同,但他补充说,「经典」意义上的宣泄也在治疗中发生。他指出,宣泄与「情绪冲击」不同,因为前者保留了一些次级过程功能和观察自我。作为结果,在宣泄时,病人可以在情感和概念体验之间建立联系,而在情绪冲击时则无法这样做。

科恩伯格:团体督导之中的动力

翻译自 The Inseparable Nature of Love and Aggression.

团体督导之中的动力

这将我们引入团体督导的过程之中:它可能非常利于整合被督的知识经验成长,同时也使他们对于督导知识的局限有了一个更为清醒的认识。在一个团体情境之下,我们有机会从多个不同临床角度讨论案例,从而提供了丰富多样的理解,这些理解并无好坏优劣之分。

与此同时,督导具有团体动力领域的知识会很有帮助,由此可将督导小组情境本身作为教学手段。此处,我指的是在小组之中角色自动分配,就像是个别督导关系之中的「平行过程」。在实践中,呈报案例之中的尚未解决的移情、反移情固着可能引发成员们的不同反应,它对应于这一案例之中的移情、反移情冲突的或者分裂部分的分布。

结合这些针对同一材料的不同反应,督导将会对于案例呈报人无意识传递给成员的主要的移情、反移情情境进行深入分析。当然,当督导表现得像是自己才是呈报案例相关问题的唯一知识来源时,这一过程往往变得模糊不清。事实上,督导提出的「结案陈词」往往会干扰团体之中的交流,从而阻碍学习过程。

当团体督导之中的每个成员呈报的个案也在接受个别督导时,一个关于动态的有趣表达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下,个别督导与团体督导的显著差异可能会迅速出现,并以多种方式挑战成员与团体督导。两位督导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在暗处为团体之中的互动增色,并且,无论公开表达与否,不同观点将会普遍导致受训人员感到焦虑。

暴露在不同的观点之下将会带来巨大的教育优势,它会迫使学生考虑相互替代的参考标准,进行比较,并且发展出来自己经过综合的独特观点。

我们可以争辩,与此相反,暴露在相互矛盾的观点之下将会导致混乱。这也可能是正确的,尤其是当我们缺乏发表,比较不同观点,或者学生得出自己结论的专业论坛。目前,在精神分析机构之中,决定一个基础的**「共同技术理论」**可能会是一个重大挑战。

在此方面评估受训人员的一个方法是,他有能力为自己的技术理解、方法发展出来整合框架,而不是依靠混乱且基于直觉的折衷混合,在不同的情况采用不同的方法,这些方法没有一个共通、整合的框架作为基础,由此说明进入到一个替代技术是可行的。

防御作为一个发展阶段

翻译自 Live Company (Anne Alvarez, 1992)。

Anne Alvarez 的作品是在作为理解精神病性,以及边缘组织的辅助材料引入阅读的。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对象大多是高度创伤的儿童的缘故,Anne Alvarez 的作品读来总是带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柔,又在诸多理论之间架起了相互对话的桥梁。因此做一翻译分享。

防御作为一个发展阶段

以克莱因派的理论为例,一个处于偏执分裂心位的病人可能是在防御自己进入到抑郁心位的真相之中,也就是说,防御自己的爱与恨,但他也有可能遭受发展障碍,因此尚不能够进入到抑郁心位。这就引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实际问题:**对于任一阶段而言,继续发展的先决条件是什么?**这些考量将会构成治疗师的干预方式,把病人的怀疑或者冷漠作为进入紧密优质的关系的防御进行诠释,或者将其理解为是对于真正具有攻击性的、侵入的或者无用的客体的保护。约瑟夫提出的「心理平衡」一词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比防御更巧妙的概念。她在《论理解与误解》一文之中写道:「相信自己会被理解的病人实际上以一种复杂独特的方式使用分析性情境,并且以此维持目前的平衡。」

葛林:死亡母亲情结

翻译自 On Private Madness (Andre Green, 1986).

死亡母亲情结

这里并不涉及对于一个真实客体的丧失,被客体所抛弃而导致的真实分离并不是我们在此处要讨论的问题。这一事实或许存在,但这并不是造成死亡母亲情结的原因。

此种抑郁的基本特征是它与遭受重创的客体的缺席有关。母亲,由于某种原因,自己是抑郁的。当然,造成此类母亲抑郁的主要原因之一可能在于丧失:孩子,父母,密友,或者其他任何母亲所强烈投注的客体。但也有可能是自恋损伤。在任何一种情况下,母亲的悲伤,以及因此造成的对于婴儿的兴趣寡然是这一情结的基础。

……

心灵生活的转变将被孩子感知成为一个灾难,在那个母亲忽然丧失的时刻,她猝然脱离了自己的婴孩;没有任何预警信号,那份爱霎时之间灰飞烟灭。

并不需要对于这一改变代表的自恋创伤作出长篇累牍的描述,但却必须指出,除了爱的丧失,意义的丧失之外,它也铸就了一种过早的幻灭,因为婴孩完全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作为母性宇宙的中心,他将这一欺瞒解释为自己对于客体的驱力的结果,这是非常自然的。

如果死亡母亲情结发生在以下时刻,在孩子发现了第三个人,也就是父亲的存在的时候,这将尤其严重,这一新的依恋关系将会被他解释为母亲脱离的原因。无论如何,这里会有一个既不成熟,也不稳定的三角关系。因为,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母亲的爱的撤回将被归因于母亲对于父亲的依恋,或者这一撤回将会引发对于父亲的早期的,而且额外强烈的依恋,好像父亲被感知成了母婴之间的冲突的救星。现在,实际上,父亲常常对于孩子的苦恼无动于衷。因此,孩子被困在死去的母亲与不可获得的父亲之间,不是因为父亲过多占据了母亲,而不是给予婴儿帮助,就是因为他把母婴二人留下来独自处理这一情境。

科恩伯格:当我们谈论分析师的关怀能力

翻译自 Borderline Conditions and Pathological Narcissism (Otto Kernberg, 1985).

科恩伯格的文风严谨扎实,论证缜密,读来有一种智性愉悦,但是通常说来并不能以「优美」形容;或许也是因为如此,以下这个段落在艰深晦涩的本书之中给我带来一种「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惊喜。不过,比起文字本身的转变而言,更加重要的是,强调「关怀」仿佛是一种相当感性的做法,但它实际上涉及精神分析底层的运行机制,也就是分析师对于自身作为工具的使用。因此做一翻译分享。

关怀作为分析师普遍特性的重要

分析师感受关怀的能力能够帮助他抵消和克服反移情中的攻击与自我攻击。在这种情况下,关怀包括对于病人内部破坏与自我破坏冲动的严肃本质的觉察,对于这一冲动在分析师身上的潜在发展的觉察,以及对于分析师的治疗努力所固有的局限的觉察。关怀还涉及真诚的愿望,以及即使面对病人暂时的「糟糕」也要帮助他的需要。在更抽象的层面上,也许有人会说,关怀涉及对于人类总体上破坏与自我破坏的严重程度的认识,以及即使不能确信,也还是怀抱在个案中成功地战胜这些倾向的希望。Menninger 认为希望是人类的一个重要的基本倾向,并且将之描述为对抗破坏与自我破坏力量的生本能的展现。Money-Kyrle 认为对于病人福祉的关怀来源于分析师对于自身破坏倾向的修复力量,辅之以对于他的父母的认同。Frank 在不同的背景下强调了治疗师对于自己以及自己技术的信任作为治疗成功的先决条件的重要。另外,人们可能还会以否定的形式描述关怀,说它不意味着放弃分析立场,或者放弃分析师的中立,对于病人的关怀也不意味着放弃现实。

不同取向的精神分析师会认为关怀能力来自于不同的遗传与动力条件。温尼科特相信关怀来自于受到调节与限制的罪疚感。在他看来,孩子成功地修通攻击,罪疚与修复的重复循环,这将使得关怀能力的发展成为可能。无论它的起源是什么,我们都可以从分析师与任何一个病人在治疗情境下即时现实的联结中看到他的关怀能力。具体而言,关怀意味着分析师不断地自我检查,而不是被动接受治疗困境,持续探寻处理长期危机的新的方法。它意味着治疗师的积极参与,而不是自恋式的撤回,并且意识到持续寻求同事的督导与帮助的需要。最后一点是重要的:愿意接受某一个案的同行评估,而不是对于他的工作保密,这是判断关怀的重要指标。

一些专业压力可能使分析师难于接受自己的局限,或者不能付出努力克服这些局限。在他的分析性训练过程之中,候选人必须禁受自恋性地使用他的病人的诱惑,因为他们的治疗或许是他的毕业的先决条件:想要留住「好」病人的愿望,以及摆脱「坏」病人的愿望或许代表了一种反移情反应,它强烈地受到候选人与毕业要求相联系的愿望或者恐惧。Benedek 进一步描述了在精神分析团体的设置之下分析师可能产生的一系列反移情。当分析师是一个复杂治疗设置(如住院治疗)的一部分时,这种压力也会影响他的反移情,或许也将限制他处理困难治疗情境的内在自由,无论这种影响是在现实或者幻想层面。

不是所有的治疗困难与危机都与反移情相关。治疗师缺乏经验,或者缺乏技术与理论知识应该与他的反移情反应区分开来。这并不容易,因为二者常常相互关联。

分析师对于反移情反应的含义的洞见本身并不能帮助病人。真正帮助病人的是:分析师在他的移情诠释中使用这一信息;分析师采取必要措施,以避免自己与病人陷入实际上无法处理的治疗情境;分析师通过他们的关系向病人表明分析师愿意,并且有能力陪伴病人进入他的过去,而又不失去对于当下的关注

当代比昂理论与技术:分析师如何发展创造力

翻译自 Contemporary Bionian Theory and Technique in Psychoanalysis (Fulvio Mazzacane, 2017).

分析师如何发展创造力

分析师的第一个理想是『中立』,他不会干扰正在挖掘的考古现场,即使它是活着的考古也是如此,正如 Green 恰当地指出的那样(1973)。

因此,要求的是严谨,精确,某种处于图书馆员,昆虫学家和放射科医生之间的态度。现在,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旅程,理想的分析家已经变成了分析师『能够梦见病人(或场域)的不能形成的梦』,就像 Ogden 所说的那样。因此,主观性,共同叙述,活现甚至自我披露将被重新评估。最后一个属于像 Renzo Piano 那样的分析师,他必须『梦见』丢失的部分,那么没有带到晤谈中的内容,病人提出的所有『-』。

我们创造了一些练习,以帮助恢复有时变得僵硬的头脑中的创造力,为创造力提供一点润滑。第一个着重于内容:

有了这个基本符号 ♂♀,可能会有哪些情节?可能有什么对应的解释?病人可能给出什么反应?

然后,我们继续进行督导小组中的练习,这些练习的重点是培养创造力,忽略分析师头脑中的『禁止进入』标志的能力。

通常,解释是从分析师通过信任自己的负能力,而在各种『选定事实』之间建立联系而开始的。这引发了在督导中选择病人说出的单词,并且使用它们讲述故事的练习。通过指定故事的不同叙事类型,可以使此练习变得更加复杂:例如,犯罪,黑色,亲密,色情,悲剧。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熟悉分析师始终需要参与的各种文学体裁和故事情节。

另一个练习是从病人说出的单词或短语开始写一个短故事。这是一种激活遐思的方法,它显示了多少叙事线经过一个点。自然地,在临床工作中,不能穷尽所有可能的遐思,解释的局限性也是存在的。先前的研究已经指出了这一点。

进一步的练习使我们反思分析的统一本质,以及不同年龄的不同语言和情节的存在,其内容如下:从病人一个标题或一组口头单词开始,练习涉及不同年龄的病人的故事,儿童,青少年,成人,老人。当然,不仅可以引入年龄和叙事体裁的差异,还可以通过引入各种病理学,从而使练习变得更加复杂:例如,由 45 岁的工程师撰写的侦探小说,这位工程师患有严重的强迫症或惊恐发作。

最后,另一种可能的做法是将涉及成年人的晤谈转变为涉及儿童的晤谈,反之亦然。我的意思是:一个 40 岁的老师或一个 4 岁的孩子如何进行相同的表达。自然,可能的组合是无限的,并且可以在所有方向上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