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Shame, Attachment, and Psychotherapy: Phenomenology, Neurophysiology, Relational Trauma, and Harbingers of Healing

  • 题目:羞耻、依恋与心理治疗:现象学、神经生理学、关系创伤与心理治疗疗愈的先兆
  • 作者:Ken Benau PHD
  • 标签:羞愧、依恋、4种羞愧亚型
  • 年代:2017
  • 摘录:阎晗

想法

摘要

羞愧,作为心理治疗师的工作基础,反映自我、他人和人际关系的经验。

羞愧,也是精神病理学和人类痛苦的核心。

本文从多个方面阐述依恋和羞耻之间的关系,特别强调无序或未解决的依恋与羞耻感、不同类型的羞耻感、羞耻感的神经生理学、伯吉斯的多迷走神经理论(2011)以及解离问题。

羞耻是关于自我评价、让人评价以及这两种生活现实的相互作用。羞耻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情感,它最严厉的惩罚导致自我和他人的破坏性形式。

羞愧感诱导的4步唤醒模型:

第1步:震惊

第2步:下沉(社会参与系统SES→交感神经“战斗或逃跑”反应系统SNS→背侧迷走神经复合体DVC关闭或快速下调的唤醒调节)

第3步:适当的羞愧(能量损失、毫无生气,类似于伯吉斯对哺乳动物死亡的描述)

第4步:解离

内桑杰(1992)描述了四种典型的羞耻感反应:退缩、回避、自我攻击和攻击他人。

四种羞耻亚型:好我羞耻感、坏我羞耻感、非我羞耻感和无我羞耻感。

作为情感过程的羞愧VS.作为创伤状态的羞愧

情感是流动的,是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感觉。羞愧在身体姿态上呈现熟悉的状态,包括对他人的服从,就像“我作为下等人,服从于你的上级权威。”最终的震惊通常伴随一种下沉的感觉,“羞愧是一个人在与调节不良的他人关系中感到的自我瓦解的体验。”创伤导致人与自己的身体发展出一种扭曲的关系,生活在一种想要逃跑或关闭的冲动中。

羞愧VS.内疚

羞愧强调自我-他人中“自我”一方,而内疚则是“他人”。

被动羞辱比主动羞辱更具有破坏性,比如父母对于孩子想要分享他们一天经历的忽略。

文献笔记|Clinical Dynamics During Adolescence: Psychoanalytic and Attachment Perspectives

  • 题目:Clinical Dynamics During Adolescence: Psychoanalytic and Attachment Perspectives青少年的临床动力学:精神分析和依恋的视角
  • 作者:Massimo Ammaniti, Giulio Sergi
  • 年份:2008
  • 标签:青春期,动力学理论,依恋理论
  • 摘录:廖可人

摘要:在本文中,我们讨论了精神分析理论和依恋对于理解青少年动力学的贡献。但精神分析将青春期描述为一个剧烈变化的阶段,童年时期本我与自我间的平衡遇到挑战,以及开始脱离家庭的依赖性,婴儿般的客体依赖变得松散。相反地,依恋理论认为这一阶段呈现出与父母间持续的紧密的连结,并且这一连结变得更复杂和清晰表达。为了阐明精神分析的和依恋的视角,一个17岁少年的临床简介在本文中呈现,并研讨其认同领域与丧失的困难。

精神分析对青少年临床理论的贡献:

1905年 弗洛伊德 “性学三论”。青春期,生殖器成为性快感区

安娜·弗洛伊德 处于不快乐的恋情和处于丧失阶段的年轻病人的相似性。青春期特定的困难减少了可投注于咨询师或倒退回之前的客体或位置的力比多。

Peter Blos 第二个个体化过程,涉及脱离家庭的依赖性,婴儿般的客体依赖变得松散。青春期,自我的虚弱不仅因为驱力强度的增强,更因为脱离了父母的自我支持。

Laufer 强调躯体中心性和性在自我呈现中的改变。性的成熟刺激进一步的心理与母亲身体的分离,同时放弃从母亲的力比多需要中获得满足。

克莱因 认知论的冲突 涉及青少年的求知欲 vs. 成年人对知识的控制和独占

埃里克森 认同危机,基于个人历史连续性的基础。

Winnicott 关注环境对青少年心理动力的反应,被描述为孤独、抑郁,与主要客体的分离有关,以及平静状态。

依恋理论对理解青少年的贡献

1980s

安全型青少年保持一个关于他们个人依恋历史、依恋对人格发展影响的一致的叙述,尤其能够通过他们的自我-反思功能以一种理解的、更复杂的方式整合正性的和负性的情感。

回避型青少年倾向于最小化依恋关系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和影响,通过理想化或贬低父母。青春期阶段可能进一步加剧远离父母的模式。

痴迷型青少年不能一致地描述他们的依恋历史,不能摆脱对父母过度的投注。在青春期的阶段,尤其是认知的改变,或许能促使他们与父母保持距离,面对矛盾的感受,更好地认知自己。

虽然依恋结构有可能变化,但数据显示青少年期的依恋结构更多地呈现出连续性。青少年起的内部依恋功能模型可能已经包含了组织关系经验与已有的依恋表征一致的自我-保持趋势,即使重要的同辈关系增多,也依然受到当下依恋模式的影响。四类依恋类型中,痴迷型、未解决型心智状态的稳定性较差(50%),回避型(78%)、安全型(74%)稳定性较高。

鲍尔比假设在青少年中,依恋对象层级的改变可能发生在敏感的同伴越来越多地取代最初的依恋对象。 Weiss提出3个基本标准定义依恋关系的质量:可获得性、可接近性、安全基地。个体化不是发生在远离父母,而是发生在与父母同在(独立始于依赖)。

文献笔记|The organized categories of infant, child, and adult attachment: flexible vs. inflexible attention under attachment-related stress

  • 题目:The organized categories of infant, child, and adult attachment: flexible vs. inflexible attention under attachment-related stress 婴儿、儿童、成人依恋的结构类型:依恋相关压力下的灵活vs.不灵活注意
  • 作者:Mary Main
  • 年份:2000年
  • 标签:依恋关系
  • 摘录:廖可人

摘要

根据鲍尔比现象学的/进化学的理论,一个核心的促进婴儿存活的机制是保持和依恋对象的接近。因此依恋对象呈现给婴儿首要的经历恐惧的解决办法。随后,安斯沃斯使用了陌生情景实验程序,识别处三种婴儿对于父母分别、重聚的组织模式。本论文呈现了每种类型(安全、回避和矛盾)的录像带的文字叙述,以及讨论了每种类型典型的后遗症(例如,学校行为,分离相关的叙述,六岁时的画)。本文也描述了进入到的另一个层面的成人依恋访谈的呈现。成人依恋可分为安全、缺失、先占的。当访谈的父母是与孩子处在陌生人情境的一方,每个成人依恋访谈的结果都能预测婴儿对其的陌生人情境反应。值得注意的是,有明显不好的生活历史的个体却有安全的后代,仅发生在其叙述个人生活史顺畅、连贯的情况下。如同婴儿陌生情景中的行为,在成人安全感的差异可解释为在依恋相关的压力下的注意灵活性或不灵活性。

安全型的婴儿:妈妈对婴儿信号是敏感的,在家互动多。在陌生人情境中,当进入陌生环境时,母亲在场,婴儿能充分探索环境。在陌生人进入时,能与其互动。当母亲离开后,婴儿有轻度的焦虑,呼喊母亲,但确信母亲会回来。六岁时,安全型的儿童在学校不会欺负同学,也不怎么会被欺负。若让其叙述图片中与母亲分离的孩子的感受,回答是“不知道”。画的家庭的画也是比较写实的。

回避型的婴儿:母亲对婴儿的依恋行为是拒绝的,且缺乏互动。在陌生人情境中,观察者反馈常常感到无聊。婴儿有明显的焦虑、痛苦。在六岁是,回避型的儿童能说出图画中面对分离时的孩子的合理的感受,是悲伤、愤怒的。画的家庭的画,有时画中的人物漂浮在空中,母亲的形象常常是没有双手的。在学习,也更容易欺凌其他孩子,也更容易诱发老师的拒绝。

矛盾型的婴儿:母亲对婴儿的信号是不敏感的,给婴儿的回应是不可预测的,但不是拒绝。

文献笔记|On the Origins of Disorganized Attachment and Internal Working Models: Paper II. An Empirical Microanalysis of 4-Month Mother–Infant Interaction

Meta Data

摘要

与安全依恋相比,紊乱依恋在某些方式下增加了,而在另外一些方式下降低了自我和交互偶发。与传统观念之中更多的自发现象是好的,这样的观念有所不同。所有的交互方式都是重要的。

文献笔记|On the Origins of Disorganized Attachment and Internal Working Models: Paper I. A Dyadic Systems Approach

Meta Data

摘要

关于紊乱依恋生命前 4 个月的微观分析:4 个月时,婴儿开始发展社交能力,12 个月时,运动能力激增,使得生理分离成为可能,之前的母婴互动没有任何目标,而只是相互享受;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可能在这一阶段遇到困难。

12 – 18 个月的婴儿依恋发展质量取决于母亲行为的性质:婴儿是否能够使用母亲作为保护,以及探索基础。这一时期不安全的婴儿花费太多或者太少的时间靠近母亲或者探索环境,依恋与探索之间的平衡由此破坏。

使用父母敏感性的概念预测 12 – 18 个月的依恋,包括对于婴儿信号的警觉,响应的适当、迅速,协商相互矛盾的目标的能力。

如果将互动描述为通常敏感的话,婴儿将期望父母可以帮助调节负面唤醒状态。但是,这一定义依然过于笼统,需要为其他影响留出空间。

紊乱依恋的婴儿的母亲被认为正在遭受无法解决的丧失,虐待,创伤,并处于持续的恐惧状态。

当前研究支持中度互动性、偶然性时最佳的,过高、过低都是有问题的。

通过二元系统方法、内部工作模型对于 4 个月的婴儿的紊乱依恋进行研究:

  1. 婴儿会产生反复互动模式的期望,程序表示或「内部工作模型」。
  2. 婴儿面对面互动的过程包括以下模式:(a)状态转换,(b)面部镜像和更一般的情感对应,(c)破坏和修复,(d)相互接近或接近 / 避免空间定向,以及(e)人际应变的程度(撤回,中度和保持警惕)。
  3. 母亲与婴儿都可以感知对方的状态,并且可以感知状态是否共享。
  4. 紊乱依恋的母婴互动,内容、过程之间具有多项差异。
  5. 此处所涉及的是亲密关系的组织,这涉及到婴儿如何认识他人并被他人的心智所认识的根本问题。

文献笔记|ATTACHMENT AND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A Theory and Some Evidence

  • 题目:ATTACHMENT AND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A Theory and Some Evidence
  • 作者:Peter Fonagy, PhD, FBA, Mary Target, PhD, and George Gergely, PhD
  • 标签:依恋;边缘性人格障碍;心理化;
  • 摘录:林啸

摘要:

本文通过对依恋理论和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理论回顾及模型阐述,表述在咨询过程中,咨询师的工作:(1)旨在与患者建立依恋关系;(2)旨在利用这一点来创造一个人际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对心理状态的理解成为一个焦点;以及(3)试图(大多是含蓄地)重建一种情境,在这种情境中,自我被治疗师认为是有意的和真实的,并且这种认知被患者清楚地感知。对严重人格障碍患者进行心理治疗的核心是增强反射过程。治疗师必须帮助病人理解和标记情绪状态,以期加强第二表征系统。这些患者通过简短、具体的解释产生了变化。这些患者与治疗事业相关的不可避免的破坏性很少通过对抗或解释他们的攻击意图来充分处理。

相关理论回顾:

  1. 依恋理论:人类婴儿的依恋行为通过成人依恋行为(例如,触摸、握持、抚慰)而得到回报,并且这些反应加强了婴儿对该特定成人的依恋行为。依恋行为的激活取决于婴儿对一系列环境信号的评估,这些信号会导致安全或不安全的主观体验。安全感是依恋系统的目标,依恋系统是情感体验的调节器。
  2. 婴儿期的依恋模式:玛丽·爱因斯沃斯,发展了著名的基于实验室的程序(奇怪的情况)来观察婴儿在行动中的内部工作模型。婴儿在他们不熟悉的情况下短暂地与他们的照顾者分开,表现出四种行为模式之一。被归类为安全型、焦虑/回避型。焦虑/抗拒,无组织/无方向感。对于第四类婴儿来说,照顾者既是恐惧的来源,也是安慰的来源,因此依恋行为系统的激发产生了强烈的冲突动机。
  3. 成人依恋:“成人依恋访谈”(AAI)进行随访。这种结构化的临床工具引出了童年依恋关系的叙事历史。AAI评分系统“将个人分为以下几类:(1)安全/自主,(2)不安全/被解雇,(3)不安全/全神贯注,或未解决。这些分类是基于早期经历中关于丧失或创伤的叙述的结构质量。婴儿期的依恋分类和成年期的依恋分类之间有68%到75%的一致性
  4. 人格障碍的代际模型:一些人格障碍的人是童年虐待的受害者,他们通过拒绝想象他们的依恋客体的想法来应对,从而避免不得不考虑他们的照顾者伤害他们的愿望。继续防御性地破坏他们描绘自己和他人精神状态的能力,使他们对思想和感觉的不准确但严格的模式印象进行操作。他们在亲密关系中非常脆弱。这里有两个命题:(1)经历早期创伤个人可能会防御性抑制他们的心理化能力;(2)人格障碍的某些特征可能根源于这种抑制。
  5. 心理化模型: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有独特的价值,例如冲突、欺骗或不合理。不幸的是,在情绪激动或亲密关系中,非反射性内部工作模式开始主导BPD个体的行为;任何引起关系表征的人际关系都来源于最初的依恋关系。
  6. 无组织依恋和边缘型人格障碍。就好像婴儿的情绪表达引发了照顾者暂时无法将孩子视为一个有意图的人,照顾者的反应是大量的退缩、沟通错误、角色混乱、消极、侵入性或惊吓性行为。因此,这些儿童开始体验到他们自己的唤醒是一个被遗弃的危险信号,引发了目的论的、非心理化的功能;它带来了父母在焦虑或愤怒的状态下从儿童身上撤出的形象,对此儿童的反应是补充性的解离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