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Working Through in the Countertransference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对于 The Nature of the Therapeutic Action of Psychoanalysis 一文的扩展。

  • Strachey:真正的移情解释是分析师最为担心,也最希望避免的解释;接受移情解释,病人体验到了对于分析师的谋杀冲动的表达,而分析师需要不带焦虑或者恐惧地解释它们。
  • 经历扰动,以及给出不带扰动焦虑的解释的回应之间的两难。
  • 病理性反移情与反移情之间并不存在绝对区别,而只有相对移动。
  • Money-Kyrle:三个因素,亦即,分析师的情绪困扰,病人方面对此的激发,对于分析师的影响。
  • 如果我们试图将情感分裂出去,那么,就更难意识到它们的影响。
  • 不仅需要消化病人的投射,而且需要处理我们的内在反应,使之可以接受审查。
  • 病人以何种方式「听到」诠释。
  • 分析的本质是病人不断投射进入分析师,每一个解释旨在导向从偏执分裂位到抑郁位的转变。不只病人如此,分析师也需要不断退行,修通,这也决定了解释的深度。
  • 困难之一:保持自己经验的重要的同时,对于技术忠诚。
  • 如果我们驱逐情感,我们就会进入驱逐带有恨的爱的风险之中,而允许由恨通知的所谓的对于真相的追逐。
  • Money-Kyrle:分析师的好奇心,修复与父母职能:保护不成熟的自我,婴儿,免受虐待之苦。
  • 分析师的经验是有力量的,强调我们不受到病人破坏性的影响,或者病人痛苦地与我们联系的努力,并不是中立,而是虚假,不可渗透。问题在于分析师如何允许自己拥有经验,消化经验,概念化经验,并且以诠释的方式进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