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减肥法|《健身环大冒险》:安全抱持的健身环境

首先对于这个栏目进行一个简短的说明:

虽说何苦开心主张「精神分析活用」,但是这个口号好像并没有真的落实在某一篇文章之中,满眼见得的还是死气古板的文献,这实在太让人沮丧了。

我打算为此增加一个栏目,专门去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对于日常生活之中的繁杂琐碎进行思考,比如:精神分析减肥法。

——或可想象,以后还有精神分析升职记,精神分析学英语,精神分析育儿经……不一而足。

因为只是一些思考碎片,将来是否会做整理尚未可知,至少当下写作时不成体系,所以与其说「减肥法」是一个系列文章,不如说是归在了一个类别之中而已。

免责声明:虽然确实想要提供一些可以思考的角度,但是精神分析当然只是一个噱头,如果侵犯了一些人心中的精神分析的神圣,我很抱歉。

安全抱持的健身环境

之所以想要从「减肥」开始写起,是因为食物在人类生活之中处于一个非常基础的位置。精神分析之中也是一样。婴儿关于自身与妈妈的好的或者坏的感受,最初就与还未曾被命名的饱腹与饥饿有关。

对我而言,谈到「减肥」,首先想到的就是**「能不能从食物中获得滋养」**,如果不能,往往需要摄入更多实际上并非补给的食物(零食,烧烤,快乐水)……后者一定程度地造成了肥胖的事实。

不过,对此细谈之前,我想首先聊聊疫情期间热卖的居家健身娱乐(理财)产品《健身环大冒险》,因为一个安全环境对于任何事情都是必要的。

不知道它是什么的人,可以搜索,不过简单说来,就是一款披着游戏外衣的运动组合,反过来说也是成立的。

撸铁人士对它一定不屑一顾,毫无健身愿望也会任其吃灰,但是,二者之间,意识到了健身的重要性,想要开始却无法坚持的人,一定几率能够通过这款游戏达成正向循环,培养出来健身乐趣以及兴趣。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解构《健身环大冒险》的设计,大概有以下几点值得留意的地方:

  1. 作为玩家的你,以及你做了什么是被看见的:无论宏观上的健身记录,等级提升,还是微观上的细节(每个动作是否做到位的反馈,游戏角色根据你的行为进行动作,锻炼到的部位会橙色发光显示),虽然并不是什么新奇的创意,甚至可能不被玩家留意,但是,它传递给了玩家一些重要信息,一个是反馈给他们现在正在发生了什么,一个是你的努力都会被完好地保存在这里,而且它们是会不停地变化的。这里有一些细节,比如,玩家的努力实际上被经验值,等级和游戏剧情夸大了,可是他们需要这种夸大,很多人不能坚持就是因为现实之中的体重反馈太慢了。
  2. 安全,允许失败,可以耐受的挫折:即使作为一款游戏,《健身环大冒险》也最大程度地减少了惩罚,没有死亡,战斗失败也可以得到经验值,从不强迫回头重刷,Boss 没有打过也可以从战斗之前来过,但它的安全还不止如此,包括随时能够调整的运动强度系数,不断提示休息。我非常惊讶许多类似应用没有注意到「打卡」实际上是一个惩罚机制。以及下面要说的——
  3. 以健康为导向的目标得到了最大程度地强化:游戏之中会不断给到玩家各种健身知识,在我看来,这些健身知识除了真的科普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心理减压,它最大程度地强调了健康这个目标本身,与「自律给我自由」如此赋予太多,激发焦虑的 Slogan 完全不同(不做好坏评价),甚至直接说出「就算一段时间没有锻炼也没有关系,因为肌肉是有记忆的」。
  4. 一个人人健身的「美好」世界:虽然《健身环大冒险》的故事真的特别幼齿,但它构造了一个你的朋友和敌人都在健身的世界,甚至你的家人朋友也是一样,你们还可以互赠礼物。

所以,这个环境之中,你是被看到的,你做了什么也是被看到的,而且会被正向鼓励,你可以任意探索,就算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它关注的是你的感受好不好,健不健康,而不是给你附加一些「坚持锻炼才是好孩子」(噗)的价值观,你有一个目标,有达成目标的动力,也逐渐有了技能。

你会怎么做呢?

是不是听上去特别耳熟?

但是本文并不是一篇《健身环大冒险》的广告,而是,或许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如果你真的有在考虑减肥或者健身,你给自己搭建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精神分析减肥法|不再甘心做一个病人

不止一次地听说过这样的故事:

药箱之中总是堆满了各种药品,即使它们的绝大多数命运不过是再次过期。持续不断地『调理』身体,治疗『未病』。花销总要留一部分给到医疗保健,即使疗效从不清晰。

生命就这样消耗在了与莫须有的慢性疾病的斗争上,这个过程之中,最可悲之处在于,从未相信自己可能拥有健康,而把身体当作敌人一样对待。

我们似乎总对《恶行》一剧感到出离恐怖,想象不到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它讲的是一个女儿杀死母亲的故事,女儿身体健康,母亲却生生为她制造出来许多疾病。

我倒觉得这件事情见怪不怪,太多家庭,乃至我们自己,总是强化一个病人的形象。

对于许多人来说,生病甚至是他们唯一能够获得关注的途径。如果你在平时有被很好地照顾,那么你就不会需要生病。

而你生病时,也绝不是你一个人在获益。

成为病人,当然有许多好处,那些不明原因的身心疾病尤为如此:天然享受他人照顾,有理由正当放弃努力,所有失败都有借口。

与此同时,照顾病人,性价比同样很划算,当你是关系之中更加强势的一方,对方那份无能为力的依赖,完全能够滋养菲薄自尊。

许多家庭需要至少一个病人。

对于这种需要来说,运动象征病人『恢复』健康的可能,而这种可能对于任何一方都是极其危险的。

那病人当然不能运动,病人只能不断吃药。不过,介于这些病症有一部分是家庭共同的创造,吃药当然是治不好的。治不好,就更有了委屈叫冤的理由。我与疾病抗争多年,寻求偏方无数,竟然还要拖着病体过活。

当然,某些情况之下,运动本身也会被当成是药。不过这里我们暂且不提。重要的是,**当我们把一切归因于天赋的时候,也就放弃了努力的权利。**当某些定义被写进了身份认同,再做出任何改变就非常困难了。

运动会令人疲惫,需要一定的毅力,这个过程本身并不那么舒服。可是,这些阻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如此。我们却容易会习得一个『我就是不行』的信念。

这些信念听起来非常熟悉。

我就是学不好英语。 我就是学不好数学。 我就是做不好运动。

不如,这一次,做一个重要的叛逆,就是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精神分析减肥法|还原食物的意义

食物向来有着许多象征意义:在出生伊始,它就代表着母亲,以及她的喂养。

与食物有关的问题从来不只与食物有关。

「我的胃很饱,我的心很饿。」

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感受情绪,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身体进行表达。无论这种表达是身心疾病,还是饮食障碍。

许多时候,我们并不拥有获得滋养的能力。

譬如嗜辣:我们都清楚的是,「辣」实际上是一种痛觉,在一定程度之外,它并不等同于滋养。但是,「嗜」辣的时候,痛觉好像变成一种必须。因为它是一种强烈的感觉,可以带来一种活着的感受。即使痛苦,也要比死气沉沉好得多。

「在那样一个时期,辣实际上是我唯一能够品尝出来的味道。」

譬如垃圾食品:它们天然带有挑逗,有时可能过于刺激,以致身体会过敏,乃至损伤。这时,进食过程好像本身就成为了一种自我伤害。

譬如暴食:在这样的时候,食物已经完全与滋养并不等同。它更像是一种被发泄到了自己身上的愤怒,或者追求那被填满的感觉,借以对抗空虚。

譬如厌食: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饮食障碍通常发生在成人早期,而这是我们正在走向独立的一个时期。走向独立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我们必须借由厌食使得那个正在成熟的身体停滞下来,这样才能停留在能够正当依赖他人的幼年。

有趣的是,当我们真正把食物作为食物来去摄取的时候,饮食知量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当我们能够从食物之中去获得那种滋养的感受的时候,我们需要的并不很多。

如果我们真的吃得很多,这是因为,「我们吃了很多食物,但却没有获得足够的营养」。

奥格登曾说,「我们需要精神分析,是因为我们不会做梦。」而在饮食这个话题,如果我们意识到它的象征意义,才能再次将其还原到了本初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