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Role of the Internal Object and External Object in Object Relationships, Separation Anxiety, Object Constancy and Symbiosis

  • 题目:The Role of the Internal Object and External Object in Object Relationships, Separation Anxiety, Object Constancy and Symbiosis
  • 作者:Klaus Angel
  • 年份:1972 年
  • 标签:#分离焦虑 #共生 #客体恒常性 #客体关系 #内部客体 #外部客体

必须首先区分内部与外部客体,才能开始讨论共生、分离焦虑与客体恒常性。如果将共生定义为自我与客体表征融合的内在心理状态,那么,我们很难在人们尚且处于共生时期的状态下讨论分离焦虑。

相较于更加温和的分离焦虑,共生恐慌更加突然,且是压倒性的:希望与好的全能客体融合,但又害怕遭到坏的弱小客体融合。病人害怕靠近,但也不能分离,临床上将表现为:1)无所不能与无所不是交替出现;2)害怕融合,失去认同,寻求距离;3)沉溺幻想;4)害怕承诺;5)强烈需要控制母亲与分析师以保持距离;6)失去全能母亲的支持,无法完成任何任务。

谈论分离焦虑之前,人们必须已经一定程度地建立客体恒常性。换言之,客体恒定之前,婴儿别无选择,只能丧失客体,这一焦虑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分离焦虑,而是构成未来分离焦虑的原型。

客体恒常性应被进一步划分为早期客体恒常性晚期或成熟客体恒常性。后者得到发展时,分离焦虑不再出现。

分离焦虑:母亲的缺席导致需求的不能满足,进而导致无意识的对于客体的攻击,以及对于破坏的担心;孩子对于母亲的依恋是对于攻击性的防御,以便进行现实检验。

共生阶段,母亲是无所不能或者吞噬的,之后,母亲或好或坏,直到晚期客体恒常性建立之后,母亲形象才会趋于真实。共生与分离焦虑所描述的并非现实:即使母亲在场,如果母亲没有满足孩子的需求,分离焦虑仍会出现。俄狄浦斯之后的由于内疚而产生的害怕分离不应被看作是分离焦虑,而是内疚冲突。

文献笔记|Mother-Daughter and Absent Father: Oedipal Issues in the Therapy of An 11-Year-Old Girl with an Eating Disorder

  • 题目:Mother-Daughter and Absent Father: Oedipal Issues in the Therapy of An 11-Year-Old Girl with an Eating Disorder
  • 作者:Lynda Miller
  • 年份:1997 年
  • 标签:饮食障碍 ;共生

与饮食障碍相关的精神分析文献经常提到母女共生现象,女儿独立面临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饮食障碍可以被理解成为一种分离个体化的防御手段,否则个体化任务不可能完成。母亲对于女儿的认同更多,具有更加强烈的控制欲与占有欲,容易将女儿看作自恋延伸,并且将自己对于女性气质的希望、恐惧与幻想投射到女儿身上,由此,女儿更难分离,完成分离个体化过程,变得更加矛盾,更加依赖与认同母亲,同时对于母亲的侵入与控制感到恐惧与愤怒,内在母亲可能受损,由此引发极度焦虑与病理防御。

文献笔记|Mahler’s Concepts of “Symbiosis” and Separation-Individuation: Revisited, Reevaluated, Refined

  • 题目:Mahler’s Concepts of “Symbiosis” and Separation-Individuation: Revisited, Reevaluated, Refined 玛勒的共生、分离-个体化概念的重述、重评与更正
  • 作者:Fred Pine
  • 年份:2004 年
  • 标签:共生;分离个体化;发展
  • 摘录:廖可人

摘要:

玛勒理论受欢迎的时代背景因素:1.客体关系理论的兴起。尽管马勒最初是从弗洛伊德的结构理论的角度看待她的工作,作为从自我的角度研究客体概念的发展——即客体概念的内在建构,补充弗洛伊德对客体的研究作为驱动力满足的终点——她的作品开始被包括在对客体关系本身的新兴兴趣中。 2.人们对前俄狄浦斯时期的浓厚兴趣。3. 直接“观察婴儿”的观察机会可能会补充临床精神分析本身的观察机会。

而且玛勒的观点对于某些临床现象具有解释行,渴望统合、统合的幻觉、统合的恐慌、分离的恐慌。

玛勒的发展观

  1. 自闭阶段Normal autistic phase 

“Alert inactivity”

反对意见认为玛勒低估了此阶段婴儿的感知觉、认知思维能力。

  1. 共生阶段Symbiosis/ symbiotic phase

玛勒理论的核心。“人类深厚的连结起源于此,不像之后的任何连结束缚于理智和现实,也可能是最深的爱、亲密的核心,这种连结是自由的、无法言说的”。

此阶段的特点:没有分化 undiferentiatedness 合并 merger 无边界的 boundarylessness

我们早期的一些观察结果支持从合并到分化的想法

3.分离-个体化阶段separation-individuation

(1)分化differentiation 5-8个月 有四个特征:海关查验,单双刺激,躲猫猫,“鹤立鸡群”的开始。

(2)练习practicing 9/10-16/18个月 婴儿投注精力于新发现的运动功能。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和母亲互动、联结的单客体阶段。

(3)和解阶段rapprochement 18-24/30个月 

(4)客体恒常性阶段object constancy 即使妈妈不在身边,孩子能够在内在感受到她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