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Mahler’s Concepts of “Symbiosis” and Separation-Individuation: Revisited, Reevaluated, Refined

  • 题目:Mahler’s Concepts of “Symbiosis” and Separation-Individuation: Revisited, Reevaluated, Refined 玛勒的共生、分离-个体化概念的重述、重评与更正
  • 作者:Fred Pine
  • 年份:2004 年
  • 标签:共生;分离个体化;发展
  • 摘录:廖可人

摘要:

玛勒理论受欢迎的时代背景因素:1.客体关系理论的兴起。尽管马勒最初是从弗洛伊德的结构理论的角度看待她的工作,作为从自我的角度研究客体概念的发展——即客体概念的内在建构,补充弗洛伊德对客体的研究作为驱动力满足的终点——她的作品开始被包括在对客体关系本身的新兴兴趣中。 2.人们对前俄狄浦斯时期的浓厚兴趣。3. 直接“观察婴儿”的观察机会可能会补充临床精神分析本身的观察机会。

而且玛勒的观点对于某些临床现象具有解释行,渴望统合、统合的幻觉、统合的恐慌、分离的恐慌。

玛勒的发展观

  1. 自闭阶段Normal autistic phase 

“Alert inactivity”

反对意见认为玛勒低估了此阶段婴儿的感知觉、认知思维能力。

  1. 共生阶段Symbiosis/ symbiotic phase

玛勒理论的核心。“人类深厚的连结起源于此,不像之后的任何连结束缚于理智和现实,也可能是最深的爱、亲密的核心,这种连结是自由的、无法言说的”。

此阶段的特点:没有分化 undiferentiatedness 合并 merger 无边界的 boundarylessness

我们早期的一些观察结果支持从合并到分化的想法

3.分离-个体化阶段separation-individuation

(1)分化differentiation 5-8个月 有四个特征:海关查验,单双刺激,躲猫猫,“鹤立鸡群”的开始。

(2)练习practicing 9/10-16/18个月 婴儿投注精力于新发现的运动功能。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和母亲互动、联结的单客体阶段。

(3)和解阶段rapprochement 18-24/30个月 

(4)客体恒常性阶段object constancy 即使妈妈不在身边,孩子能够在内在感受到她的能力。

文献笔记|The Third Individuation—The Effect of Biological Parenthood on Separation-Individuation Processes in Adulthood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第三期分离个体化:成年早期(20 – 40 岁),中期(40 – 60 岁);受到所有重要的成人客体关系影响,但其核心是孩子、配偶与父母,与第一期(Mahler)、第二期(Blos)类似。

分离个体化:

  • 持续整个生命周期,每一新的独立功能包括客体丧失的最小威胁。
  • 整个生命周期也是远离、内摄已经失去的共生母亲的过程(Mahler)。
  • 始自与母亲之间的社会共生孵化,经历儿童期、青春期、成人期,最终以死亡真正分离。

成年期:1)生理转变;2)原生家庭 -> 生育家庭;3)不断变化的技术、社会文化。

客体独立性(object independence):成熟的成人客体关系;客体应被视为其自身而存在,自体与客体相互独立。这是第三期分离个体化之中的必要组成部分。

客体关系随着生活事件的变化继续变化。

第三期分离个体化:

  • 母婴之间的排他性互动 -> 非家族客体 -> 异性伴侣,孩子,年迈或者已经过世的父母(前二者最终替代婴儿客体)
  • 与父母分离带来的强烈的孤独感促使组建家庭
  • 开始扮演父母角色
  • 婴儿与成人经验的混合,与第一期、第二期密切相关,但在性质上有所不同
  • 生育:带来完整感,自我认同,强烈融合带来的共生体验;激发强烈本能,可能以健康或者病理的方式表现出来
  • 随着孩子成长,而受到自恋损伤
  • 生育能够强烈地改变身为父母的人与其自身父母之间的关系:我与父母并无真正差别
  • 为人父母的复杂的新角色发展并且扩大了成年人的自我:1)均等感;2)比较;3)个体化
  • 作为父母的俄狄浦斯经验,消极或积极
  • 潜伏期,青春期(略)

第四期分离个体化:当孩子成为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