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咨询怀有无法表达的困惑

一直以来我有收到一些来自来访者的提问,他们身处一段咨询关系之中,但却遇到了难以直接与咨询师讨论的困惑,因此想要寻求外部支持;知乎也常常如此:一段关于咨询细节的描述之后,提出诸如此类的问题——「咨询师为什么会这样做」,「他 / 她这样做是专业的吗」,「我应该离开咨询吗」,「我应该如何解决咨询之中遇到的问题」。

来访者无法直接与咨询师对话,而必须借助一个哪怕只是网络平台的第三方,这是一个非常能够说明问题的现象,部分的确来自于人们对于咨询的缺乏认知,但是可能也与咨询关系尚未建立良好有关,或者包含更多其他动力,不一而足。

虽然非常感谢大家的信任,但是我能给到的答案相当老套,所有一切都要回到你的咨询之中再去讨论。心理咨询之中,保持闭环是一件重要的事。

无论你的困惑具体是什么,或者令你产生了怎样的退却,它们都是你与咨询师之间非常珍贵的体验,而且是经过了你们许多共同努力才得到的;这也是为什么我或者任何人没有权利干预,甚至怀有不去干预的责任。除非我能明确你在咨询之中确实受到了伤害,我也不会因为你在咨询之中的感受而对你的咨询师进行评判。

不过,我想任何一个经历过长程咨询的人都对于「艰难时刻」并不陌生,它们可能是疑窦丛生,不再信任,失去联结,去理想化……使用八十一难形容并不为过。

除了最初建立起来的关系,以及由此带来的信任以及耐心之中,我发现了,这个时候哪怕表达「我对咨询和你有些复杂的感受,但我还没有准备好说出口,这让我十分难熬,更糟糕的是,你好像完全不懂」,哪怕只是这样,也会有所帮助,因为它是真实的,也能让你们开始讨论那些困难的话题。

过上一段时间,原来激烈的情绪已经不再激烈,新的问题涌现出来,你可能不再急于讨论这个问题,反而能够说出口了。

心理咨询是如何产生作用的

虽然心理咨询宗派林立,但是最近的研究告诉我们,真正使得咨询发生作用的是心理咨询的共通因素,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安全,信任的咨询关系

无论哪个流派的心理咨询,建立一个安全的咨询关系,并且达成对于来访者的深入理解,都是咨询工作的基础。

在此之上,一些流派强调认知调节,一些流派强调洞见获得,一些流派强调身体联结,一些流派强调经验解构。

而我所使用的心理动力学一定程度地把「咨询关系」运用到了极致:我们假设,你倾向于使用的人际模式也会在咨询关系之中呈现,而它们的出现就是对其进行处理的最佳时机;也就是说,「问题」会被再次「体验」,但是,这一次我们试着去呈现、讨论,而不只是再次使用自己熟悉的模式暂时逃避,或者饮鸩止渴。

这些讨论将会带来一些新的理解:

我们为什么发展出来了这一模式?它曾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处?或者曾以怎样的方式保护我们?保持这个模式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它在今天还是必需的吗?

安全关系中建立并逐渐增强的全新体验也是疗愈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咨询师把观察所得反馈给到来访者(「或许你也担心受到我的指责」),并且邀请他们对此进行讨论,这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经验:在这个空间之中,即使负面情绪也能够被开诚布公地谈论。

当我们真正「学习」到这些经验,就能够将之迁移到生活的其他方面:这也是为什么近来神经科学的发展也为「谈话疗法」提供了许多佐证的原因。

当心理咨询遇到疫情

关于疫情 + 心理咨询的几个事实。

心理防护手册

简单心理已经在一些前辈基于 SARS 的经验之上整理出来了一份心理防护手册,值得参考。这份手册提供了针对普通大众的日常防护建议,也对特殊情况(譬如隔离)进行了详细说明。

疫区支援

志愿组织 nCoV Relief(微博 @nCOV 支援)正在公开招募线上志愿者(由于报名人数过多,暂停开放招募,或将根据情况再次开放),其中包括了心理咨询人员。

目前,能够确定的是,由于医院接纳能力有限,大量病人无法得到及时救助,他们在饱受病痛折磨的同时,也与家人一起遭受高度压力的心理考验。一旦治疗情况有所好转,他们需要更进一步的心理支持。我在留言之中看到不少同道已经表示愿意提供志愿服务。

考虑到危机事件对于来访者的影响

来访者走进咨询时,本身处于并不稳定的心理状态之中,危机事件或许将会激发他们的某些创伤经验,从而引发更进一步的连锁反应,这是我们在与之工作时需要考虑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从现实角度进行评估,并且酌情进行干预:在这一突发事件面前,他们能否得当地自我照料与自我保护。

咨询设置

随着疫情逐步扩散,强烈建议将咨询设置更改为线上咨询,并且与来访者讨论这一变化带来的感受,处理得当的话,这一变化将与危机事件一起成为深入探索的机会。

咨询设置的更改不仅是对咨询师与来访者的负责,它也会是一种说明,咨询师是能够灵活考虑现实因素,并且合理进行自我照料的,这对于来访者来说也会起到示范作用。

与之相比,其他方式(譬如佩戴口罩)并不一定能够真正起到防护作用,也与咨询室的开放氛围并不匹配。

如果咨询师被隔离了?……

就像上文之中所说,面对危机事件,咨询师首先要做的是自我照料,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一定能够免于感染的风险。

最近看到同行讨论这一问题的时候,我深刻感到我们对于类似咨询预嘱的工作做得极不充分。必须承认的是,即使没有疫情爆发,我们也会随时遭遇不幸,如何安排好正在工作的来访者会是必要处理的重要部分。简单心理已经处理了不止一起的咨询师突然病故的事件,但是,这一问题似乎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而这对于来访者可能会是一个引发焦虑的重要因素。

即使不能立刻得到答案,开始对于这一问题的思考与讨论也是非常必要的。

抱抱小狗,还是心理咨询

大约是花生村的孩子们想要挣点零花,泼辣的露西摆了一张心理咨询的摊位,史努比在旁举了一个招牌:「抱抱小狗」,轻易赢取了不少欢心。

虽然不过又是对于心理咨询的惯常反讽,但它也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

「抱抱小狗」看上去简便易行,又能带来即时满足,甚至有着大量实证研究的支持——如果照顾宠物甚至可以改变重刑罪犯(他们通常是反社会人格障碍),那么我们还要心理咨询做什么呢?

为什么需要心理咨询

我们从早年情感经历之中习得了一些认知与行为模式,到了今天,它们或许已经不再适用,但我们依然出于惯性而紧抓不放,这一状态可能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偶尔或者长期的情绪困扰,应对不良的人际关系,潜能受限的职涯发展,甚至包括一些身心疾病

虽然人生之中的困难不只「抱抱小狗」一个解决方案,社会支持,哲学领悟,宗教信仰都可以一定程度地帮到我们,甚至也能对于这些模式进行修正;但是,心理咨询是一个实证有效高性价比的服务产品。例如,研究1指出,75 % 的来访者认为在咨询之后有所获益,与此同时2,心理咨询经过 15 次访谈就可达到自发疏解 2 年才能达到的疗效。

我能如何帮助到你

我的主要理论取向是心理动力学方向,它的工作方式是把症状及其痛苦体验整合到一个人的整体人格环境中去理解和转化,因此,如果你对自己的内心状态更加感兴趣,并且也愿意花时间去理解,又或者你的痛苦体验并不是非常具体而是弥散性的,那么,这些情况就非常适合心理动力学的方式去工作。

这也意味着我会更加关注早年经历对你的影响:它们如何使你形成你对自己的感觉,如何呈现在你的人际关系之中,又会如何进一步地影响你的工作与生活。我们会首先聚焦在你感到最为困扰的问题之上,但是,解决方式并非提出建议,布置作业,而是通过理解这些问题背后的含义,以期对其加以改善。我目前只接受成人个体的工作,尤其关注自尊、自信,身份认同,人际关系与职涯发展的问题,对于 LGBTQ+ 、宗教信仰与多元文化保持开放

作为一名精神分析流派的咨询师,我接受着国际标准的受训模式3

  • 理论学习: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4与国际心理治疗学院5教学体系之中系统学习与文献阅读使我掌握了精神分析的理论,技术,诊断等,以及它们在实践之中的应用。
  • 个人分析:每周数次的高频分析能够帮助我更好地觉察咨询关系之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减少我的个人议题给咨询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且能够帮助我统整理论与实践之中的内容,内化成为可传递的体验。
  • 持续督导:规律、持续的个别督导与团体督导可以帮助我超越个人心智的局限,更好地理解来访者以及我们之间的动力关系。

在风格上,我以温和、支持为主,但也会根据来访者的情况进行调整。

我希望这些信息能够使你对我有一基本了解,但这一切都不能够替代你的体验,欢迎你实际到与我的咨询之中,感受我的工作方式,并且决定它是否适合你

你只需要…

  1. 有认识自己,探索自己的的好奇心,耐心和改变的动机
  2. 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承担相应的费用。

联系我

个人受训

  • 北京师范大学 心理学(辅修)
  •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 基础项目
  •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 心理动力学项目(儿童青少年方向)
  • 国际心理治疗研究院 心理动力学项目
  • 高频分析 | 英国精神分析协会 分析师(一周 5 次)
  • 个别督导 |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 分析师
  • 个别督导 |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 候选分析师
  • 个别督导 | 费城心理治疗中心 创始人及分析师
  • 团体督导 | 国际心理治疗学院 导师团
  • 团体督导 |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 导师团

收费标准

  • 400 元 / 50 分钟(对于一周两次或低收入者价格可议;暂不接受以「个人体验」为名的咨询师来访者,咨询师来访者仅接受一周两次的工作频率)

联系方式

名片

Reference

  1. Lambert, M. J., & Archer, A. (2006) Research Findings on the Effects of Psychotherapy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Practice DOI: 10.1037/11423-005
  2. Lambert, M. J., & Archer, A. (2006) Research Findings on the Effects of Psychotherapy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Practice DOI: 10.1037/11423-005
  3. 国际标准的受训模式: 在国际上,一名受训严谨的精神分析师需要接受一周 3-5 次的个人分析,同时每周接受 1-2 个一对一的个别督导,同时要浸泡在精神分析的理论学习中,每周阅读理论文本,参加临床实践,唯有这样的训练,才能培养出高水平的精神分析师。
  4. 芝加哥精神分析学院:建立于 1932 年,其宗旨是提供精神分析理论与实践的训练;通过成员的临床研究与理论探索,促进精神分析的发展;用较低的费用为孩子与成人提供精神分析的治疗。
  5. 国际心理治疗学院: 国际心理治疗学院(International Psychotherapy Institute)是经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批准资助心理学家继续教育的机构,教师和心理治疗领域的专家包括如奥托·科恩伯格(Otto Kernberg)、彼得·福纳吉(Peter Fonagy)、亚历山德拉·莱姆玛(Alessandra Lemma)、特德·雅各布斯(Ted Jacobs)、吉尔·萨夫(Jill S. Scharff)/ 大卫·萨夫(David E. Scharff)夫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