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去做不反精神分析的心理科普

我一直有在思考关于「科普」的话题。前段时间,因为近来关于「抑郁」的讨论,看到李松蔚老师也有提到「何谓好的心理科普」这个问题。受到启发,感觉可以写上几句。

当然,眼下阶段,矫枉过正是必要的,但也不妨做些讨论。

在我看来,「科普」本来就是一件反精神分析,甚至是反心理治疗的事情。

「科普」的基本做法之一就是简化,由此能够快速建立公众观念,高效推进功能执行。

比如,「戴口罩,勤洗手,防新冠」就帮助民众建立起来基本的抗疫认知。不过,显然,我们还需更多研究,策略,疫苗等,才能真正遏制疫情发展。

能否认识到经过提炼的事实并不等于真理,这就决定了科学普及的效果。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简化类似分裂,减轻认知、情感上的负荷,消除了整合带来的哀悼,也是从抑郁位摆荡回到偏执分裂位。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精神分析一定程度地对待诊断相当谨慎:我们并非不做诊断,但是,绝非只是依据某些条条框框,诊断之后也不会将之当作定论,而一定会把发展放在其中进行考虑。

而从后现代的角度来看,某些科普的做法本身就是在贴标签,其本质是社会飞速发展的状态之中,将人问题化,病理化的一种实践。

当我们过度宣扬抑郁是可以治疗的疾病,我们一定程度地好像就是要把抑郁这件事情驱逐出去,而非接受它本来就是人生常态。而实际上,当我们阅读古人的伤春悲秋时(谁说其中没有抑郁情绪),我们并不会将之看作症状,而会作为艺术进行欣赏。

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仅就抑郁症的科普而言,人们会被激发出来很多情绪:对于疾病,病人的不安全感,对于药物的依赖,或者排斥,诊断带来的可控制感,或者痛苦被认可的欣慰等等,不一而足。这些情绪并不一定利于人们真正去面对自己或者他人的抑郁状态。

说回心理科普,到底应该普及什么呢?或许和哲学普及类似,我想,普及知识,不如普及理念。因为知识永远难以去被单纯简化,而且又在不断更新。「边缘人格障碍」的说法令人恐惧,但又容易对号入座,读过之后除了无力引发的焦虑之外,可能并无真的成长。但是,「我现在的感受与内在有关,虽然体验极为真实,但与事实或许还有一定距离」,或许能够成为一个有益的提醒。

这也是「精神分析活用」正在使用的一个做法:把精神分析理念代入一个情境之中去谈。脱离情境之后,希望能够留下的也是一种理念:我们体验到的不适,或说症状是表浅的,可见的,而它的根源在于内部的关系模型。如果这一理念能够一定程度地留存下来,下一次,当你遇到一些问题时,或许可以去做一些反思。

「无痛」创作的方法

多少因着这次疫情的契机,我打算开始正式启动心理相关的写作计划。生死当前,多了一些行动力,趁着这个机会做点什么,想来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

持续写作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而我在去年也已对创作方向做了一些探索。因此,这次开工的主要前行放在了对于创作方法的再次确认。

探索方法大多来自「无痛」这一需求:如果一件事情令人痛苦,即使勉强去做往往也不能苦撑太久,最终不过以放弃 + 失败告终。就像词根是记忆单词的要诀,写作终究也要讲究方法才行。

「无痛」首要便是放松思想:写作不过是敦促自己不断迭代的一种方式,只要这个目的达到,有以自乐,其他一概无妨。

但这并不意味着自我纵容:如果没有坚持到一定程度,一项实践的价值就会非常有限,于是我们看到村上春树(以及许多其他作家)雷打不动的写作习惯,就像锻炼肌肉一样持续写作。

有了以上这些前提才能真正开始讨论方法。

独立播客迟早更新之中,任宁提到了一种简便易行的创作方法:有想法时便做记录,待到记满一整页纸时,大抵就可以做成一期节目了。虽然这算是任宁本人自由发挥出来的方法,但它其实与作家一贯采用的卡片写作类似。随手记录的卡片终将汇成一篇篇文章,或可期待汇出的文章也能够以某种方式连点成线,贯穿起来。

何峰曾在豆瓣长期坚持每日更新,遵循的是「一天要从输出而不是输入开始」的原则,能够达成这个目标,也得益于类似的方法「随时选题,集中写作」,有灵感时用几行字记录下来,待到专注时刻将之拓展成文。这样去做的好处是大脑不必考虑多个线程: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却要头脑风暴写作选题,真正选定时间早就过去了大半。

我基本上借鉴了以上方法,将各个环节分开处理(选题,初稿,修改,发布)。实践下来写作本身基本「无痛」,而且节省时间,虽然并没打算以每日更新为目标,但看起来至少坚持更新大概还是可以做到的。(众所周知,微信后台发布非常痛苦,比起个人网站体验差了太多。)

初稿绝不修改,对于强迫的人来说尤其重要,一些应用的专注模式或可解决这个问题,修改过程则推荐使用大纲工具,或者 Drafts 的重新排序。

人生苦长,无须开心

何苦开心是什么

何苦开心源自 2019 年以来的一些尝试:关于精神分析与心理咨询的视频翻译,日签,知乎回答,读书,使用工具提升生活质量……以及其他来自朋友的灵感。

内容未来或者已经有所拓展,但会围绕「活用精神分析」的主题展开。之所以发布在公众号等平台,则是想要避免「独学而无友」的自我限制。

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 side project —— 我向来热爱 side project,因为它们本身就能让人开心,同时又能打开更多可能,虽然我知道这听起来和它的名字多少有些矛盾。

Q & A

Q: 为什么叫做何苦开心?

A: 心理疾患天然多了一层痛苦,无论对于患者还是家人:我(的家人)为什么会生病?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是真的不开心,还是我「只是」生病?或者我「就是」脆弱,懒惰,不够正常?

珍妮特·温特森曾经写过这样一本自传:《我要快乐,不要正常》,而我更希望「何苦开心」这样一个 manifesto 把「变得快乐」这个负担都消解掉:

接受「不开心」是人生的常态,才有可能真正「开心」起来。

Q: 什么是活用精神分析?

A: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与精神分析学徒,我常常在想,精神分析不应该是自说自话的古旧概念,而可以是生活之中的常用常新

引入佛教「闻,思,修」的修持理念,并将之与「拿起锤子,见到什么都是钉子」(迟早更新),「一天要从输出而非输入开始」(何峰)结合起来(详见《「无痛」创作的方法》),这就是我想要在何苦开心之中记录的学习过程。

Q: 我为什么要关注何苦开心?

A: 不论你是「病友」或者「同道」,还是正在观望精神分析,何苦开心都在试着提供一种独特,有趣,杂糅的视角。它可能不同于以往的心理写作与科普文章,但也因此,不妨进来看看。

Q: (作为一名动力学派的咨询师)你不担心自我暴露的问题吗?

A: 简单来说的话:是的,我会担心,但我更希望何苦开心之中展现的部分更像是咨询室的设计风格,咨询师的衣着搭配,或者习惯措辞;就算没有何苦开心,与我接触的人也都能感受到 —— 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在这里涉及关于个人的内容,可是,我也只能做一个「我」这样的咨询师。

Q: 你为什么有(花)这么多时间写作,你是不是没有来访者?

A: 我当然欢迎来访者与我联络,讨论共同工作的可能。

不过,如我所说,何苦开心就是一个 side project,或者可将之理解为爱好,对我来说更是赋能而非损耗的过程。另外,我用流程化的方法进行输出,并且结合学习内容,这些都使得我在它上面的时间花费非常有限。

我最多的时间依然花费在:工作,读书,晒太阳。

Q: 版权来源?

A: 如下:

  • 视频:来源 YouTube 频道 Modern Psychoanalysis / Stillpoint Space / Don Carveth / 等,目前部分已获授权,部分还在联络,如果作者认为并不适合翻译之后放出,我会将其下架;
  • 部分书籍:来源网络,由于专业资料不易获得,相关推送之后有时会以带有一定限制的形式分享出来,恳请大家各自用功,切勿传播;
  • 排版:感谢歌词经理提供的 Markdown 公众号编辑器。
  • 图片:来源网络;

Q: 如果我想和你联系…?

A: 请直接后台留言!

另外,hekukaixin.com 有我的一切社交网络,不过它们的活跃程度并不一致;邮箱是能够联系到我的最佳途径:hekukaixin@gmail.com。

何苦开心欢迎:提问,交流:无论是不是想要「提问」,都欢迎你到后台给我留言;

投稿:与何苦开心有关的任何写作,因为公众号赞赏账户有限,其他作者会以官方账号统一接受打赏,并且给到每个作者;

协同翻译:如果你也认为,视频或者文献翻译是一件自利利他的事情,欢迎与我协同翻译;

访谈自荐:未来考虑做一些简短的访谈,或者音频节目,如果你愿意让我和大家认识,不妨联系我讲讲你的何苦开心;

互相推荐:欢迎更新稳定,内容独特,主观性强,目的性弱的心理公号互相推荐;

其他:发挥你的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