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Third Individuation—The Effect of Biological Parenthood on Separation-Individuation Processes in Adulthood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第三期分离个体化:成年早期(20 – 40 岁),中期(40 – 60 岁);受到所有重要的成人客体关系影响,但其核心是孩子、配偶与父母,与第一期(Mahler)、第二期(Blos)类似。

分离个体化:

  • 持续整个生命周期,每一新的独立功能包括客体丧失的最小威胁。
  • 整个生命周期也是远离、内摄已经失去的共生母亲的过程(Mahler)。
  • 始自与母亲之间的社会共生孵化,经历儿童期、青春期、成人期,最终以死亡真正分离。

成年期:1)生理转变;2)原生家庭 -> 生育家庭;3)不断变化的技术、社会文化。

客体独立性(object independence):成熟的成人客体关系;客体应被视为其自身而存在,自体与客体相互独立。这是第三期分离个体化之中的必要组成部分。

客体关系随着生活事件的变化继续变化。

第三期分离个体化:

  • 母婴之间的排他性互动 -> 非家族客体 -> 异性伴侣,孩子,年迈或者已经过世的父母(前二者最终替代婴儿客体)
  • 与父母分离带来的强烈的孤独感促使组建家庭
  • 开始扮演父母角色
  • 婴儿与成人经验的混合,与第一期、第二期密切相关,但在性质上有所不同
  • 生育:带来完整感,自我认同,强烈融合带来的共生体验;激发强烈本能,可能以健康或者病理的方式表现出来
  • 随着孩子成长,而受到自恋损伤
  • 生育能够强烈地改变身为父母的人与其自身父母之间的关系:我与父母并无真正差别
  • 为人父母的复杂的新角色发展并且扩大了成年人的自我:1)均等感;2)比较;3)个体化
  • 作为父母的俄狄浦斯经验,消极或积极
  • 潜伏期,青春期(略)

第四期分离个体化:当孩子成为父母。

文献笔记|The Emerging Adulthood Years: Finding One’s Way in Career and Intimate Love Relationships

Meta Data

想法

混乱是必要的,对于混乱的接纳对于后续发展意义重大。

摘要

指导框架:1)理解儿童发展过程的概念化 by Mayes;2)终生发展研究框架 by Heckhausen Wrosch and Schulz。

发展并非线性,而是包括混乱,流动等。职业上,放弃无法实现的目标,并且寻求替代目标,有助于增强掌控,获得幸福;亲密关系上同样如此。理想情况下,发展之中的个体能够自主追求生活,并且取得成就而努力,但不会失去自我意识;而过分强求自尊、控制感的人则可能会不断自我批评;与之相反,功效则表明更高的自主调节能力。父母支持对于年轻人完成这一过渡阶段同样非常重要。

文献笔记|Emerging Adulthood and Nonlinear Dynamic Systems Theory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家庭、环境、文化之间的复杂相互作用可能帮助或者阻碍人们跨入成年:个人资源(功效,自我批评,依赖性)与父母支持等的共同作用。

非线性动态发展系统之中,混乱时期是必要的,结构以转化的方式分解、重组,要求对于内部混乱保持容忍,允许更加灵活的结构变化,但是,在此之前,需要获得稳定(平衡),以管理新的信息的持续冲击,以及由此引发的内部结构的扰动、重组;而过于稳定、僵化也会使得变化不能发生。最佳程度的灵活可以建立记忆、行为,同时吸收新的刺激,发生变化。

文献笔记|Young or Emerging Adulthood: A Psychoanalytic View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精神分析对于成年早期这一阶段的理解:

  • 过渡期,反思,自我评价,哀悼,重新评估;
  • 结束青春期,改变自我,以及重要他人的现有关系;
  • 分离,丧失,哀悼;
  • 退行至早期关系的威胁,新的关系的不确定;
  • 第三次个体化 by Colarusso 自我完善,客体分化,直到「新的自我的内在定义」;
  • 身体变化:满足更多与他人身体相关,关系具有更多意义;
  • 埃里克森:亲密与孤立;
  • 超我与自我理想的重组,自我功能的巩固;
  • 父母关系不断变化,但是,保持重要;
  • 通过工作、教育建立自主、独立;
  • 主要任务之一是形成梦想(过渡空间);
  • 不断尝试,职业与关系处于脆弱之中;
  • 困难可能在于无法分离,自主发展,其原因可能是早期剥夺,父亲缺席,离开母亲的愧疚,担心分离将会破坏母亲等;
  • externalizers – 自恋,拒绝长大,成人失败,专注娱乐,不关心他人,不负责;
  • 分析作为新的关系,但也可能是一种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