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Early Trauma in the Development of Masochism

  • 题目:Early Trauma in the Development of Masochism and Depression
  • 作者:Joanna Gabriel and Stavroula Beratis
  • 年份:1997 年
  • 标签:创伤;早期创伤;受虐;抑郁

每当病人受到分离焦虑的威胁时,他都会使用色情受虐的方式处理分离创伤并且保持自我完整,严重外源创伤(如实际失去重要他人)导致色情受虐作为防御失败,则会退行进入具有道德受虐成分的严重抑郁为表现的自恋状态,以使病人与内部客体维系共生,防止进入更进一步的精神病性混乱。

文献笔记|Affect Tolerance

  • 题目:Affect Tolerance
  • 作者:Henry Krystal
  • 年份:1975 年
  • 标签:情感 ;焦虑 ;抑郁 ;

摘要

所有活动都有一个最佳的焦虑水平,某些情况之下,「微调」是必要的。精神分析从情绪的内在来源转向病人耐受情绪的程度,这一能力不但对于个体是重要的,在临床工作之中同样如此。容纳焦虑也就意味着一个人能够面对和解决内在冲突;忍受抑郁也就意味着一个人能够承受各种痛苦但却不可避免的经历,反之,不能容忍焦虑或者抑郁也是预后更差的一个指标。

无法耐受与婴幼儿时期的严重(累积)创伤有关,或许,这也是创伤最为严重的后遗症状。

整体承受情绪的能力是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相对较晚获得的,并非单一功能,而是复合功能。情绪同时能够为自我所使用,并且对于自我造成威胁。情感耐受力的发展是一个终生的过程,与自我功能相关。

一些临时策略是有利的,如果它们被禁止的话,则会导致物质滥用等问题。

在通过相对持久的防御永久阻断情感的过程中,情绪会被体验为生理「攻击」,将情绪作为一种疾病进行体验。

在母亲的协助之下,洞察,安抚,理解都是将情感保持在可容忍的强度与持续时间范围之内的方式。

情感风暴 :担心过于湮灭的情感造成自我毁灭。——分析师必须能够忍受病人的强烈情绪而不会感到惊慌失措,否则将会增加病人对于情绪的恐惧。

情感对于自我的影响取决于其是否分化,初级 / 次级过程,自我对它的熟悉程度等。但是,情感总是对于自我的挑战与负担。摆脱,宣泄,释放的隐喻并不有助于学习忍耐情绪。

创伤使得情感变得更有威胁,更难处理:冻结,婴儿情绪(躯体化的,未分化的),早年创伤(比死亡更糟糕)。

情绪耐受力的发展:

  • 母亲的出现:即使母亲无法减轻他们的痛苦,他们也会运用自己的想象力来支持这一信念;
  • 只有在保护免受创伤的情况下,潜伏期和青春期的孩子才能逐渐建立起承受情绪的能力,同时越来越舒适和安全;
  • 好妈妈会在必要时提供她的情感支持,但要准备好尽快让孩子依靠他自己的资源;
  • 对于舒适及其相关的好的感觉的预期
  • 如果母亲更多以恼怒回应孩子的情绪爆发,那么,孩子容易进入自我羞辱的循环;
  • 青春期:放弃母子共生,自我整合,忍受随之而来的抑郁。

治疗:

  • 在给出解释之前,每个分析师都必须考虑病人是否准备好处理给定想法的情感成分。
  • 病人对情绪有某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并且他处理情绪的尝试主要是对情绪的恐惧。
  • 当情感不能被自由体验,就会融入人格结构,客体关系,症状。
  • 向病人展现他们对于情绪的恐惧,发现阻止情绪的方式,以及情绪崩溃的方式。
  • 情感被视为一种「世界末日信号」,与父母对攻击性的压抑处理模式的「内化」有关;或者由于创伤经验,对于强烈情感产生「紧张性反应」。
  • 表达,区分情感。

有关双相,抑郁,自闭的混剪片段

是的,作为一个选题散漫的公号,何苦开心虽然保持日更频率,但却在这一周内接连错失了「世界双相障碍日」、「张国荣忌日」与「世界自闭症日」等多个临床心理领域的「热点」话题。

不过它们当然都是值得不断被讨论的

看看今天能不能将之一并补回来。

双相情感障碍

3 月 30 日,是著名画家梵高的生日。梵高死后,由科学家推断,很有可能他最后是罹患了双相障碍,所以就把这一天作为世界双相障碍日

有时讲了太多知识,人的部分就被模糊掉。打个比方,新冠病毒的潜伏期或者病死率,并不能够告诉我们 2020 年初这几个月每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列举双相情感障碍的具体事实也是一样:

  • 接受诊断,带来理解的同时,也会带来关于「我是谁」的认同问题;
  • 情绪波动,或将引发自我怀疑,仿佛感受不再真实,旁的也不再可靠;
  • 终生服药,也就意味着定期检查与副作用的捆绑,考虑到发病年纪通常在青少年期,这也意味着接纳作为慢性病人的自己;
  • 公布病情,即使只是在家庭内部,也会引发种种不可预测的动力改变;
  • 更不用说,大量患者的初次发病与诊断可能间隔十年之久,此前对于自我的种种迷茫,怀疑,或许早于疾病本身已经侵蚀到了他们。

这是为什么我曾在一条知乎回答之中鼓励双相患者在服药同时去做心理咨询

一方面,如同题主所言,双相情感障碍容易造成患者的自我认同降低,比如,诊断之前,并不理解自己究竟是什么问题,诊断之后,必须学会与疾病共处,分不清楚如何区分我和疾病,以及题主提到的「总觉得自己在表演,总是疑惑哪个情绪表现才是属于真正的我自己的」。这一部分的困惑可以经由心理治疗得到缓解。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即使双相情感障碍由于更多基因相关,而被归为「生理」一端,更加看重药物治疗;但实际上,心理障碍之中,共病现象十分常见,双相情感障碍障碍也常与抑郁,焦虑,人格障碍等共病,也就是说,患者同时遭受以上疾病的困扰。从题主的描述之中来看,「相处过程之中反复纠结或者自责」可能并不完全属于双相情感障碍本身。而这些情绪也是心理治疗可以协助处理的。

推荐影视:《国土安全》

抑郁

2003 年 4 月 1 日,香港中环笼罩在蒙蒙细雨中,张国荣(哥哥,Leslie)在这一刻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辉煌而波折的一生。……哥哥的众多好友,以及大多数人比较认可的说法是:抑郁症。

我们总是在科普关于这些概念的知识,有些时候甚至过犹不及。就算抑郁终于被看作了一种病症,在这样一个几乎人人抑郁的时代,它还是那么无足轻重。

不知何时,人们终于能够明白抑郁人格,抑郁状态与抑郁症之间的差别,但是,无论以上哪一种类的抑郁,它都很少只是我们所谓的抑郁而已。这或许是为什么,当一个人发现身处其中之后,总是很难再有「好」的感觉:它更像是一个长期积累的结果,而非导致坍塌的原因;发现自己已经抑郁,仿若打开潘多拉魔盒。而这也是为什么,药物只能解决部分问题。

对于许多人来说,「抑郁」是他们一个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

「那个连你也不理解的自己,难以用语言表达的自己,长久躲藏的自己,身处黑暗的自己。……」

但是这个过程当然是并不容易。

推荐游戏:Celeste

自闭

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是每年的 4 月 2 日,它由联合国大会 62/139 号「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决议指定。

自闭并不属于我所工作的范围,或者专业领域。唯一能说的就是贴出旧文:

看一场剧 | 作为心理剧的 Atypical

在这之前,爸爸向他解释为什么不可以与治疗师发展亲密关系的时候,也有说道,那样他们就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了。那时,Sam 这样回答:可是我需要她当我的治疗师。

推荐影视:《非典型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