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Reading 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Freud and the Rhetoric of Wish and Awareness

  • 题目:Reading 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Freud and the Rhetoric of Wish and Awareness
  • 作者:George E. Atwood, Ph.D.
  • 标签:梦 《梦的解析》
  • 摘录:高彦慧

《梦的解释》是弗洛伊德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是他解释精神生活的基础。弗洛伊德在写《梦的解析》中遇到了一些难题,解决这个难题,需要一个仔细的、有分寸的方法。如果他使用受分析者的梦境材料,担心分析情境的保密性,并会受到他的读者的质疑。在证明建立在弗洛伊德描绘为无意识的心灵系统中的核心愿望的存在方面,弗洛伊德唯一的选择是使用他自己自我分析的材料。与此同时,他担心人们可能会对这种惊人的自我披露做出反应。弗洛伊德担心过多地披露他的个人生活会让他更难获得分析案例或在维也纳大学医学院实现晋升。有教养的社会不赞成关于愿望的潜在自我揭示,尤其是来自幼儿期的性愿望。事实上,正如弗洛伊德在第七章C节中所强调的,在梦的童年起源被揭示之前,对梦的分析是不完整的。与此同时,弗洛伊德过于诚实,以至于不能不为读者提供关于梦的完整论述,这是他的梦的解释理论的基础。作为一名科学家,他的科学探索的理想已经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中得到发展,他个人觉得有义务证明,不仅梦的标本反映了满足愿望的努力,而且这种愿望存在于意识之外,可以追溯到最早的童年时代。结果以这样一种方式构建了文本,弗洛伊德能够向细心的读者展示,像他自己的梦样本这样的梦确实揭示了它们的童年起源,同时他能够保持他的职业声望。

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的第二章中提出了一个梦的标本,他的《厄玛的注射之梦》,并且坚持认为这是精神分析中第一个被完全分析的梦。他的解释显示了显而易见的愿望,这是梦的基础。然而,在第七章关于梦的心理学的C节中,弗洛伊德指出,在核心(俄狄浦斯)愿望中建立的幼儿起源被发现之前,没有梦被完全分析。弗洛伊德并没有明确讨论将满足他对一个完全分析的样本梦的童年起源。他通过在植物学专著《梦的解析》中加入一个脚注来解决这个问题。脚注提供了线索,秘密的伪装核心愿望,完成了分析样本的梦想,并履行弗洛伊德的主张,这确实是精神分析中第一个充分分析的。这个脚注提到了弗洛伊德在1899年写的关于屏幕记忆的论文,那是在他写梦之书的时候写的,它描述了一个几乎没有掩饰的自传式的童年与他的侄子和侄女的性游戏,他们也是小孩子。如果我们阅读这些材料,连同弗洛伊德在两年(1897-1899)期间与他的同事威廉·弗列斯的通信,我们可以看到弗洛伊德是如何解决他的问题,以实现他的主张,即样本梦是精神分析学中第一个充分分析的梦,而不必明确揭示可能证明他的职业声誉尴尬的自传信息。

文献笔记|Rank Contra Freud: Freud’s Frau Doni Dream and the Struggle for the Soul of Psychoanalysis

  • 题目:Rank Contra Freud: Freud’s Frau Doni Dream and the Struggle for the Soul of Psychoanalysis
  • 作者:Dennis B. Klein, Ph.D.
  • 标签:梦 《梦的解析》
  • 摘录:高彦慧

这篇文章剖析了弗洛伊德的门徒(protégé)奥托·兰克(Otto Rank)对《梦的解析》中弗洛伊德的多尼夫人之梦(Freud’s Frau Doni dream)的理解与批判,兰克与弗洛伊德的关系——从孝顺到反叛——一个真实的“俄狄浦斯”剧情发展,以及对本能理论的修正。

19世纪90年代是欧洲精神觉醒的时代,在对尼采以及后来对弗洛伊德的依赖中,兰克找到了强大的盟友,支持他反对父亲和事业的运动,支持他发展创造性的、革命性的观点。事实上,他所坚持的尼采式的观点指向了一种新秩序,这种新秩序再也不会让兰克想起他压抑的家庭生活。这种理想,自我表达或自尊的力量,把他从父亲的强迫、工作的机械束缚和对已获得的宗教或伦理智慧的自满教条中解放出来。

从一开始,兰克就没有完全接受精神分析理论。尽管如此,他对它的热情是明确无误的。正如他对《梦的解释》的最早引用所表明的那样,精神分析为兰克提供了关于梦和无意识的永久、永恒品质的新的心理学见解。弗洛伊德保持着对本能的纯粹肯定或颂扬的基本恐惧,主张父子和解,而不是推翻父亲或性解放。通过用自我取代本我,弗洛伊德更喜欢对无意识的分析性理解,而不是对无意识力量的无限制满足,因此使用精神分析理论作为理性控制的工具和使知识更加全面的手段。弗洛伊德的立场反映了他与充满希望的奥地利哲学家的经历,这一经历如此有影响力,以至于他从未完全放弃理性秩序的可能性。与弗洛伊德相反,兰克对自由主义价值观没有什么信心;他认为执行理性是无可救药的压抑。

在写给弗洛伊德的手稿中,兰克重新解释了弗洛伊德的多尼夫人梦,这个梦出现在梦书的结尾。对弗洛伊德梦的分析的重新解读说明了兰克决心建立非理性视角,以反对弗洛伊德作品中的理性约束。兰克批评弗洛伊德用兰克所说的解释的“科学伪装”来掩盖威胁性的梦境愿望。弗洛伊德在解释中声称对给他带来孩子的婚姻感到满意,而兰克则断言这个梦所表达的恰恰相反。对他来说,不愿意全面处理自己的无意识,用兰克的话来说,揭示了弗洛伊德的“对恐惧的防御”。事实证明,这本梦书实际上是弗洛伊德的疗法,是一种驯服他无意识表达的方式,从而平息他的担忧。作为无意识自我任命的仲裁者,兰克总结道:“你还没有消除你的怀疑和恐惧”。

事实上,他对理论化为工具理性责任的早期洞察,不仅形成了他与正统精神分析的分歧,也形成了弗洛伊德本能理论的根本修正。在这场运动中,分析人士认为,对本能创造性努力的控制或扭曲,无论多么良性,都会抑制自由表达,并因此加剧神经症。虽然兰克不喜欢弗洛伊德的分析方法,但如果使用得当,他认为分析具有相当大的意义。他觉得分析师应该对无意识的欲望提供持续的、有意识的和救赎的肯定,而不是解释,或者更准确地说,解释掉被压抑的本能。

文献笔记|Dreams and Delusions: A Conversation

  • 题目:Dreams and Delusions: A Conversation
  • 作者:George E. Atwood, Ph.D.
  • 标签:梦 妄想
  • 摘录:高彦慧

这是一篇以对话的形式呈现的、以梦和妄想(Dreams and Delusions)为主题展开的讨论。

  1. 有关梦(Dreams)的讨论

作者提出,梦是自传体的缩影,象征着梦者的主观生活。

有时候病人的第一个梦都包含了一个主题的预览,这个主题将主导整个治疗。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未实现愿望的缩影。人们可以把他的理论重新解释为一个更普遍的原则,即梦是解决主观紧张关系的尝试。他们表达了一种需要去面对梦者清醒生活中的问题。除了一个未实现的愿望之外,还有许多情形充满了紧张。

做梦是人类的天性,这意味着创造代表我们正在进行的主观生活的符号系统。梦和语言一起出现。它们是象征功能的同等表现。

  1. 有关妄想(Delusions)的讨论

妄想与梦有某些共同的特征:妄想和梦的组织不遵循任何逻辑或理性的模式,事物以各种复杂的方式互换。然而,妄想是一种普遍稳定的结构,在这方面,它就像一个人无法从中醒来的梦。另一个相似之处与记忆有关:错觉消退时往往会被遗忘,就像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就像一个梦,徘徊了一会儿,然后逐渐消失。

一般来说,妄想是在一个人的存在感受到非常严重威胁的背景下形成的——它们属于湮灭状态的心理病理。通过将危险投射到一个人的高度具体的、特殊的形象中,表达了一种努力来复活自己并被保护免受毁灭的可能性。处于这些斗争中的人可能有一个梦,本质上做着同样的事情,这个梦可能会延续到一个相对永久的结构中,我们称之为妄想。因此,一个妄想可以被理解为一个持久的梦,在个人毁灭的背景下被阐述。

精神分裂状态下的毁灭体验是如何出现在梦里的,显然也出现在病人的妄想中。

文献笔记|On the Analysis of Defenses in Dreams

  • 题目:On the Analysis of Defenses in Dreams
  • 作者:Marianne Goldberger,M.D.
  • 标签:梦、防御、审查机制、不接受
  • 年代:1989
  • 摘录:阎晗

摘要

本文的目的是研究梦中伪装的方法,帮助病人理解这些方法和动机,以便更好地吸收潜在的梦境含义。

病人常被梦中的本我内容吸引。

当梦中表达的愿望常被病人过早接受,这时的接受主要时理性上的,而非情感上的。

伪装的动机是对自己的某些方面不接受。

病人往往会有意识地遗漏一些可用的细节。

梦作为一个整体,可以将注意力的焦点停留在当时实用的防御上。

让病人检查整个梦,使用了不同水平的自我功能,通常是一个更有距离的观察。

人们可以把梦中任和“障碍”元素视为超我的表示,用作防御。

关于超我的使用包含再梦境中人的面部表情或语调。

在梦中区分超我和自我通常非常困难,之间的边界被称为“当在梦中和分析情境中退行的最明显的部分,这意味着梦境中超我和自我常常是和谐的,个人的道德标准没有冲突。

总结:

  1. 梦能够使病人生动形象地感受到防御。
  2. 对梦防御的分析常会引起其他的额外联想。
  3. 人对那些被回避的方面感到谨慎或恐惧,对梦防御的分析提供了一个安全地带知道更多的不可接受。

文献笔记|Symptom, Screen Memory, and Dream: The Complexity of Mental Representation and Disguise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屏障记忆、症状、梦的「内容」之间具有某些相似之处,并且在精神分析过程与移情神经症之中通过自由联想进行表达;三者在精神分析过程之中得以「交谈」,人的心智的无缝与互补等复杂不再受到掩盖,幻觉成为镜面本身,而无需继续自我欺骗。

  • 心灵如赋格(賦格是複音音樂的一種固定的創作形式,而不是一種曲式。 賦格的主要特點是相互模仿的聲部以不同的音高,在不同的時間相繼進入,按照對位法組織在一起)。
  • 解决冲突:普遍性与特殊性
  • 心灵为引擎
  • 心灵为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