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Concept of Family Romance

Meta Data

  • 题目:The Concept of the Family Romance
  • 作者:Linda Joan Kaplan
  • 标签:家庭罗曼史;弗洛伊德;潜伏期

想法

对于弗洛伊德原文的重要补充。

摘要

家庭罗曼史是终其一生,帮助调节自尊的普遍幻想,自婴儿早期开始,到潜伏期完全结构化,并在意识之中活跃。对于所有年龄的病人都具有极高的临床价值。

  1. 家庭罗曼史的发展,升华的普遍方面;
  2. 病理表现(症状,情感关联,防御人格结构),以及在艺术家之中的表现;
  3. 治疗情境之中的表现(移情,反移情,精神分析培训之中常常激发),发展与诊断之中的临床适用。

家庭罗曼史:对于自己可能是领养,继子,弃婴的幻想;不同时期具有独特表现、特别需求。

前俄狄浦斯期

对于父母感情未被完全报答;同侪竞争,受到轻视等。为了调节自尊,想象亲生父母可能是更高阶层的人。这一幻想的出现表达对于父母的矛盾感情(ambivalence)——未解决的俄狄浦斯情结。

  • 分裂:现实父母遭受阉割,理想父母以阴茎形式贮存。
  • 全能自恋投射:现实父母的不足对于自恋造成威胁,理想父母作为全能自恋提供者,婴儿对其认同获得自恋,其实质是对于自身的过度理想化,自恋保护,重新获得失落的客体之爱。
  • 抵御丧失客体带来的抑郁,内化客体的尝试。
  • 避免俄狄浦斯情结带来的罪疚(前俄狄浦斯期所发展),通过退行压抑俄狄浦斯冲突。
  • 以王子、公主游戏进行表现,童话故事(「灰姑娘」,「王子与贫儿」)。
  • 具体时期不确定,Lehrman 认为可能与同性父母认同的时间一致。认同带来的分离使得孩子能够将父母作为真实的人对待,从而减弱理想化。

俄狄浦斯期

将父母作为性的存在,受到乱伦愿望报复的威胁。需要使用防御对于父母去性化,此类防御将会合并进入幻想:母亲与已经长大的孩子发生秘密关系。孩子自己与父母并不相识,同时,远离同辈竞争,而母亲则变成了一个怀有欲望的娼妓,有时,这种幻想也会转移到姐姐身上。由此消除了与同性父母之间的竞争,以及真实母亲的可怕,解决乱伦禁忌;孩子认同父亲,并且成为自己的父亲。

  • 拯救:与客体认同。作者认为,拯救幻想(the rescue fantasy)并不是家庭罗曼史的一个形式。(联想:哪吒)但是拯救确实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 移置、认同:被动愿望变为主动,掌控情境。

潜伏期

拯救幻想与之紧密联系,对于家庭之外的依恋增强,幻想多表现为逃离家庭的动机,孩子试图找到幻想之中的父母之一,或者双亲。具有结构的家庭罗曼史幻想多在潜伏期早期出现。情欲,攻击合并带来的野心经常导致英雄史诗一般的幻想,如超人(由养父母所抚养)。

潜伏期幻想对于自我(ego)发展,调整情感压力,形成防御具有重要作用,其特征是外部世界作为幻想来源。父母形象更少修饰,因为俄狄浦斯一定程度得到解决,具有更多认知、现实检验等能力,幻想减弱,直到 12 岁左右,幻想成为驱力释放,形成计划的方式。

(青少年期:略)

家庭罗曼史幻想之后更多受到压抑,但是,直到成人之后还有无意识的表达。作者认为,没有性别差异。

变型

更低等级的父母:有人认为,孩子将父母性交视为肮脏、野蛮,由此出现;但是,作者并不同意,认为可能是因为孩子无法达到父母要求,或者真实愿望的掩盖。

日常生活

通过以下形式进行表达:电影,电视,戏剧,文学,如 Shaw,Ibsen,Dostoevski。或者神话,如 Moses,Oedipus,Christ。(从略。)

病理表现

病原学

对于只能拥有一次生命的普遍不满的表达;但是,强度可能是病理化的,可能以神经症,精神病,或者性变态症状的防御结构出现。它可能是爱的客体的丧失与理想化破灭之后的严重自恋创伤,并且,任何没有解决的俄狄浦斯情境都有可能增强这一幻想的强度。可能导致外化客体,影响超我整合,认同受阻。拥有更高天赋,或者受到父母特殊对待的人更易发展这一幻想。

症状学

所有症状都是某些幻想形式的功能,最为突出的是「缺乏归属(not belonging)」的感觉,以及特定失忆,转换障碍,性变态,幻觉;它是幻觉精神病的理想化内核。

情感联系

病人并非全能的认知,感知,以及相关退行,固着点;缺乏罪疚,但是更多羞耻,耻辱,个人受限;害怕暴露野心导致的害羞与社交不适;永无回报的恋爱(口欲,阳具起源),不得不堕入平庸;不足,对于权力、掌控的敬畏,崇拜;野心;不受普通规则限制的特殊感;两个自我:现实受挫,幻想之中超过他人;欺骗感。

防御人格结构

两种人格:不信任自己的判断,但是具有野心;更加自命不凡,有竞争性,但是表现更少坚实。

艺术家

特殊亚型;幻想强烈,具有超越特性,认同上帝或者自然。(以下,以及欺骗者从略)

临床应用与结论

移情:对于父母的根本幻灭,追寻失落的爱的客体的需求;在这一幻想之中使用分析师作为客体,加入分析师的家庭,成为朋友,成为分析师最喜爱的孩子或者病人,去性化分析师,消除其他病人(手足)或者分析师的真实家庭成员(由此能够真实或者象征性地获得收养),免去费用获得治疗,拯救分析师,由分析师拯救,或者给予一个孩子。

过度理想化分析师将会带来幻灭,此时,家庭罗曼史将会带来负性移情与负性治疗反应,或者寻找另外一个分析师。

反移情:成为病人的朋友,赞助者,拯救幻想。

精神分析训练情境之中:移置,从父亲到分析师到弗洛伊德形象;理想化,未被解决的敌意;完成训练,获得职业全能。

服务于移情之中的愿望满足,防御需求,同时带来攻击、情欲的驱力阻抗。

  • 神经症:从俄狄浦斯期退行至前俄狄浦斯期。
  • 精神病:缺乏羞耻,或者神经症害羞,俄狄浦斯期困难的前俄狄浦斯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