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Affect Tolerance

  • 题目:Affect Tolerance
  • 作者:Henry Krystal
  • 年份:1975 年
  • 标签:情感 ;焦虑 ;抑郁 ;

摘要

所有活动都有一个最佳的焦虑水平,某些情况之下,「微调」是必要的。精神分析从情绪的内在来源转向病人耐受情绪的程度,这一能力不但对于个体是重要的,在临床工作之中同样如此。容纳焦虑也就意味着一个人能够面对和解决内在冲突;忍受抑郁也就意味着一个人能够承受各种痛苦但却不可避免的经历,反之,不能容忍焦虑或者抑郁也是预后更差的一个指标。

无法耐受与婴幼儿时期的严重(累积)创伤有关,或许,这也是创伤最为严重的后遗症状。

整体承受情绪的能力是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相对较晚获得的,并非单一功能,而是复合功能。情绪同时能够为自我所使用,并且对于自我造成威胁。情感耐受力的发展是一个终生的过程,与自我功能相关。

一些临时策略是有利的,如果它们被禁止的话,则会导致物质滥用等问题。

在通过相对持久的防御永久阻断情感的过程中,情绪会被体验为生理「攻击」,将情绪作为一种疾病进行体验。

在母亲的协助之下,洞察,安抚,理解都是将情感保持在可容忍的强度与持续时间范围之内的方式。

情感风暴 :担心过于湮灭的情感造成自我毁灭。——分析师必须能够忍受病人的强烈情绪而不会感到惊慌失措,否则将会增加病人对于情绪的恐惧。

情感对于自我的影响取决于其是否分化,初级 / 次级过程,自我对它的熟悉程度等。但是,情感总是对于自我的挑战与负担。摆脱,宣泄,释放的隐喻并不有助于学习忍耐情绪。

创伤使得情感变得更有威胁,更难处理:冻结,婴儿情绪(躯体化的,未分化的),早年创伤(比死亡更糟糕)。

情绪耐受力的发展:

  • 母亲的出现:即使母亲无法减轻他们的痛苦,他们也会运用自己的想象力来支持这一信念;
  • 只有在保护免受创伤的情况下,潜伏期和青春期的孩子才能逐渐建立起承受情绪的能力,同时越来越舒适和安全;
  • 好妈妈会在必要时提供她的情感支持,但要准备好尽快让孩子依靠他自己的资源;
  • 对于舒适及其相关的好的感觉的预期
  • 如果母亲更多以恼怒回应孩子的情绪爆发,那么,孩子容易进入自我羞辱的循环;
  • 青春期:放弃母子共生,自我整合,忍受随之而来的抑郁。

治疗:

  • 在给出解释之前,每个分析师都必须考虑病人是否准备好处理给定想法的情感成分。
  • 病人对情绪有某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并且他处理情绪的尝试主要是对情绪的恐惧。
  • 当情感不能被自由体验,就会融入人格结构,客体关系,症状。
  • 向病人展现他们对于情绪的恐惧,发现阻止情绪的方式,以及情绪崩溃的方式。
  • 情感被视为一种「世界末日信号」,与父母对攻击性的压抑处理模式的「内化」有关;或者由于创伤经验,对于强烈情感产生「紧张性反应」。
  • 表达,区分情感。

文献笔记|Pathologic Forms of Self-Esteem Regulation

  • 题目:Pathologic Forms of Self-Esteem Regulation
  • 作者:Annie Reich,M.D.
  • 标签:自尊、焦虑、自恋、创伤、超我
  • 年代:1960
  • 摘录:阎晗

想法

摘要

成长过程中,我们必须学会评估我们的潜能,接受我们的局限性。

自恋者不断感到被轻视、不被爱、不被欣赏,也会感到尴尬、难为情。此外,他们对自己的健康状况也忧心忡忡,观察自己是否有疾病迹象的自我意识和疑病症焦虑都是典型的自恋症状。

可靠、坚固的防御以相当程度的自我整合为前提。

自我必须有力量,同时规避强烈的焦虑攻击。

用少量的焦虑作为危险信号,调动防御以期望的方式影响驱动。

如果创伤发生得太早太猛烈,自我还在原始状态下,自我无法成功控制焦虑,这种早期的创伤不仅严重干扰防御的形成,也会影响自我的整合与正常发展。

过早过于频繁的精神创伤,使得性欲自恋永远地从客体退缩到岌岌可危的自我。

这种自我在不成熟时期的早期创伤造成了对以后的危险情况有婴儿般的退行反应。

自恋的幻想常常与超我的要求形成鲜明的对比,因为它们包含一个未升华的,满足本能的角色所需要的许多元素。

身体自恋的成功转化取决于自我升华的能力,以及去侵略性的能力。

未升华的、色情的、狂躁的自我膨胀很容易转变成一种极度沮丧、毫无价值、忧郁症般的焦虑。

自我欣赏包括蔑视他人。

完全性化和被美化的客体被建立为一种原始的自我理想,一种他渴望成为的客体。但它注定要崩溃,不受控制的不断攀升的侵略摧毁了被美化的物体。随之而来的是过程的重建。

自尊补偿性的自恋波动与循环性精神病状态很相似。

尽管有很大的扰动,但人格通常保持完整,不涉及病理过程。

降低的自尊主要表现为焦虑和感觉毁灭,而非罪恶感。

因此,它不是一种消融严格超我的积极阶段,而是对融合原始自我理想来恢复原状的自恋幻想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