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升职记|搞砸人生不是取回主动权的唯一方式

之前的设想之中,「精神分析升职记」打算写职场相关的话题,适合社畜阅读的那种。

前些天看到了仇玺萍老师的一句评论,想要以此延伸开去——认清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去努力当然首先是重要的:

多少人,多少人,就是这么轮回的。他们用尽一生的力气在父母未尽的愿望与自己的方向之间拉扯、撕扯,直至血肉模糊。通常的结果是优秀到没有自我,或者无能到一定境界,抑或正负抵消,忙了一场,全部清零。

「以为写首好歌就能抬起头」[1],然而,「以为」终究不过「以为」,「好歌」并不容易定义,到底不曾真的「抬起头」。

那「不足够」的感受是永远没有办法通过努力填满的,如果能够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能够愤怒,属于自己的碎片终于拼凑起来。

并不一定是在意识层面,但是,许多时候,为了自己而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失败」。仿佛「失败」就能挫败「将自己当做奖状挂在墙上」的养育者,就能不必「活得就好像一条狗」。

或许讽刺,但是「失败」成就了一个空间,我并不会认为它是为了叛逆,而更像喘息,只有在「失败」的夹缝之中,自己才存在。

这实际上是一种力量,可若是没有被看到,或没有被自己意识到,就会困在这里,认同新的身份,自暴自弃。

为了不去消弭自我,只能自我阉割,听起来无论如何都是双输的战斗。

解决方案还是需要回到自己:看到「我」有着怎样的渴望,为了这份渴望主动付出努力,最终体会属于自己的成就。

可是,这实际上并不容易,「坑」非常多,又无法完全参考他人经验。

最终「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开出花来」[2],才能知道自己其实一直都是这么美丽。

References

  • [1] 「以为写首好歌就能抬起头」: 黄玠《香格里拉》
  • [2]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开出花来」: 在引号之中的句子都是我听过的真实表达,由此可见痛苦的确可以锻造诗人。

精神分析升职记|允许依靠是独立的前提

生命许多问题是与独立有关的。

迈向独立固然重要,但是,允许自己去依靠反而是独立的前提。

实际上,在临床上,我们常常看到的更多是在还不了解依靠含义时,因为绝望,而放弃亲密的「假性独立」。

就像常有人说「放下」,但却不曾懂得,「放下」的前提是曾经得到过。

就像温尼科特在那篇著名的论文《独处的能力》1之中指出的那样:

如果没有这种充分的体验,独处能力就无法产生;这种体验就是:母亲在场情况下,婴儿和幼儿独处的体验。……

在职场上,这种「假性独立」将会表现为:不能允许自己获得支持,帮助,总是要独自包揽一切细节。

有过职场经验的人都会知道,这不会有任何好处。

你的日常:一边忙于 diss 同事都永远做不好哪怕最简单的工作,总是需要你打理一切,一边推掉家人聚餐,深夜加班,疲于奔命。

与此同时,同事或者下属会将你体验成为专制、苛责的独裁者,难以共事,敬而远之,而上级可能会评价团队精神的缺乏使你很难走得更远,即使你确实有出色的个人能力。

——真正的吃力不讨好。

当然,这里依然还是那个精密机制「投射性认同」在起作用,但我们不妨讨论:对于这个人来说,真正困难的是去接纳自己柔软、脆弱部分,而不把它体验为羞耻或是屈辱。

只有如此,你才可能会允许自己去被照料,并且享受由此带来的合作。

团队同样是一段关系,而对于许多人来说,进入关系本身就是太过危险的事情。

References

[1] 《独处的能力》: 首次发表于《国际精神分析杂志》,195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