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Therapeutic use of Countertransference Data with Borderline Patients

  • 题目:The Therapeutic use of Countertransference Data with Borderline Patients
  • 作者:Lawrence Epstein,Ph.D.
  • 标签:反移情、边缘型病人、次级成熟失败、解释的使用
  • 年代:1979
  • 摘录:阎晗

摘要

针对边缘型病人反移情数据的治疗应用。

第一部分重点:反移情数据在治疗边缘型病人中的应用。

温尼克特定义的反移情的客观部分:分析师的爱与恨,是对病人实际性格和行为的反应。

作者认为的分析目标:促进成熟的过程允许自我组织和力量的逐渐成长。

内在病态的人际关系是由应对父母无法满足其特殊的成熟需要儿产生的自然结果。

婴儿期和幼儿期,这种矛盾的人际关系会给自我带来压力并削弱自我,阻止一个被认为足够好的统一自我的发展,被称为是“不称职的养育”。

分析师对病人的反应通常是由于病人的投射和自我分裂过程引起的,基于其自身病态的人际关系中的感觉和冲动而形成。

另一种说法,在人际关系中的移情投射,会在原始的反移情的影响下发生。

因此,需要从结构上纠正持续存在的内在病态。

病人的自我客体关系是对首次反应的成熟建立的失败,而重复的事件是对次级成熟失败。

分析师需要以纠正或反转的方式与病人一起面对次级成熟失败。

首先,未处理的反移情反应可能使病人自身和其病态组织永久化内部对象世界。另一方面,反移情数据,可以帮我们理解可能存在的特殊内化的自我他人关系此刻正在重演。

案例中的变化:

  1. 病人的破坏性被分析师夸大了,远离病人的自我,并在过程中扩散。
  2. 通过接受病人认为她有缺陷的观点,逐渐使病人的内在父母对孩子的缺陷更加宽容。
  3. 分析师抵抗病人试图消除二人分离的努力导致了病人的自我意识遇到了边界,因此反复强调分析师的自我。在过程中,边界在病人的自我意识中增强,以至于足够有力量能够忍受挫折,包容她自己不好的感觉,不用投射它们,让它们反抗或者将其转化为症状,使得她更能接受两个人的现实情况。

总结:在病人的内在自我和客体世界中,病人的自我通过让父母沮丧,成为被动的无助的太虚弱而不能行动——从而招致进一步的攻击令父母沮丧。当病人把她的坏自我投射到治疗师身上时,治疗师为其提供了打破内部恶性循环的机会。治疗师与患者的互动,以她对反移情数据的理解作为支撑,最终克制了仇恨和痛苦,并得到了对她缺陷的接受。

第二部分重点:非解释型干预的专门使用。

其关注点在于表达观点的解释对于边缘型病人的可能创伤。因此,我们会提出促进自我成熟的替代过程和策略。

关注的问题:

  1. 具有洞察力的解释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可能表现在,伤害到病人的心理存在方式,而其主要依赖于原始的自我分裂和投射防御,尤其是对病人的分裂有破坏性的嫉妒。
  2. 无意识的反破坏冲动,可能会导致分析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攻击病人的解释。
  3. 替代战略和干预措施考虑到病人的抗拒和自我成熟的需要。
  4. 边缘型患者和分析师之间的联盟对于伪工作的发展所产生的问题。
  5. 为何通常有必要与此刻此地的边缘型病人的反移情工作。
  6. 可能干扰分析师识别能力的因素。

解释可能会导致自我加强防御。

如果我们的解读是由在病人移情投射的压力下,通过无意识的反移情驱动的,那么病人的自我状态可能会严重恶化。

病人的想法和感知不应该被挑战,而应该被反思。

毁灭性的嫉妒和仇恨行程了一部分阴性治疗反应,可能在某些患者中被掩盖合作行为分析。

工作联盟的可靠核心是由患者自身形成的克服疾病的动力,他的无助感,他的自觉理性的合作意愿,以及他遵循分析师指导和见解的能力。

实际的工作联盟本质上是在病人的合理自我和分析师的分析自我下形成的。

所有苦难的含义是分析失败。

自恋防御可能是为了保护我们抑郁焦虑,分析师可能被迫增加解读活动,通过无意识的冲动来攻击和惩罚病人。

文献笔记|On the Therapeutic Action of Psycho-Analysis

Meta Data

作者

Hans Loewald,德裔美国精神分析师,弗洛伊德修正主义者,虽然使用弗洛伊德术语,但是为其赋予新的含义。

语言:语言表达体验,区分幻想、现实,病理学来自幻想、现实之间的分裂,健康需要经过初级过程、次级过程之间的沟通。

俄狄浦斯的解决必须经过内疚,父母作为性欲客体的象征性破坏。母亲满足孩子的所有愿望,但这样做却没有给孩子自治的余地。父亲赋予孩子自治,从而保护孩子免受母亲的吞噬,这可能导致自我丧失。自我发展的任务是整合这两个部分。

想法

摘要

精神分析为病人带来人格结构变化,恢复自我发展。

分析可以被定义为是诱发自我组织打乱与重组的一个或多个时期,自我发展通过促进与使用退行实现,带来对于客体的全新发现。整合体验:病人与分析师之间的互动导致自我整合或瓦解。

分析要求客观性和中立性,其本质是对个体及其发展的爱与尊重。

倘若不曾关注自我现实领域之中的整合过程功能,诸如内摄,认同,投射,诸如此类的心理动力将会无法解决,之后逐步发展为其后续生活阶段之中的衍生物,修饰与过程。病人的自我越是完整,分析之中不被留意的整合也就发生越多。

分析中的交互发生在更高级别的组织上。交流主要通过语言(次级过程)来进行,随着分析的进行,分析交互所涉及的满意逐渐提高。满意并非根据消除或减少刺激回到先前的平衡状态,而是根据吸收和整合「刺激」,从而导致更高水平的平衡。

在这种情况下,满意是一种统一的体验,这是由于两个「系统」,两个处于不同组织水平的心理装置中创造了一种认同体验,从而包含了发展潜力。这种认同是通过克服差异来实现的。正确地说,没有满意,或整合的经验,没有可以克服的差异,只是简单地「赋予」了业已存在的认同,而非经由交互创造。类似子宫之中的经验。

分析性解释代表了在更高层次上的互动,即在不同自我组织水平的两个个体中创造经验身份所涉及的相互承认。通过这种互动获得的洞察力是一种整合体验。解释代表了认可,理解之前对于病人来说是无意识的材料,目前成为前意识,或者经由分析师的次级过程加工而成为次级过程。

调解是否成功,除其他因素外,还取决于在分析的先前阶段,最终在他的早期生活中,通过早期自我整合步骤获得的病人自我组织能力。在某种程度上缺乏这种力量的情况下,通过语言交流来组织互动的分析变得不太可行。

一个解释包括彼此不可分离的两个要素:退行,整合。

一旦病人能够从分析之中摆脱防御,就能够开始创造性地使用语言,与分析师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