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On the Analysis of Defenses in Dreams

  • 题目:On the Analysis of Defenses in Dreams
  • 作者:Marianne Goldberger,M.D.
  • 标签:梦、防御、审查机制、不接受
  • 年代:1989
  • 摘录:阎晗

摘要

本文的目的是研究梦中伪装的方法,帮助病人理解这些方法和动机,以便更好地吸收潜在的梦境含义。

病人常被梦中的本我内容吸引。

当梦中表达的愿望常被病人过早接受,这时的接受主要时理性上的,而非情感上的。

伪装的动机是对自己的某些方面不接受。

病人往往会有意识地遗漏一些可用的细节。

梦作为一个整体,可以将注意力的焦点停留在当时实用的防御上。

让病人检查整个梦,使用了不同水平的自我功能,通常是一个更有距离的观察。

人们可以把梦中任和“障碍”元素视为超我的表示,用作防御。

关于超我的使用包含再梦境中人的面部表情或语调。

在梦中区分超我和自我通常非常困难,之间的边界被称为“当在梦中和分析情境中退行的最明显的部分,这意味着梦境中超我和自我常常是和谐的,个人的道德标准没有冲突。

总结:

  1. 梦能够使病人生动形象地感受到防御。
  2. 对梦防御的分析常会引起其他的额外联想。
  3. 人对那些被回避的方面感到谨慎或恐惧,对梦防御的分析提供了一个安全地带知道更多的不可接受。

文献笔记|Perverse Defenses in Neurotic Patients

  • 题目:Perverse Defenses in Neurotic Patients
  • 作者:Stanley J. Coen
  • 标签:反常防御
  • 摘录:高彦慧

作者用“反常防御”(perverse defense)这个词来指这种兴奋、不专一和自负的状态,以及与他人的施受虐关系,试图避开难以忍受的强烈的情感、痛苦的想法,以及对一个有价值的、独特的人的爱和承诺的需要。

在这里,形容词perverse,而不是指性的越轨。反常的态度(Perverse attitudes)包括一系列的品质:它们可以是挑衅性的,报复性的,固执的,易怒的,傲慢的,轻视的,或不专一的。对于具有自恋人格特质的人来说,他们没有办法容忍自己有感情和有需求,因为这些东西会让他们感觉在关系中受挫或受制于人,在关系中他们会折磨和戏弄对方。正因为如此他们也无法与人建立真正的亲密的关系。

自恋和反常的防御机制在以下两点上有交叉:第一,试图通过夸大和兴奋感来分散自己对错误的注意力,从而抵消因此而带来的羞耻感;第二,拒绝依赖、需要或爱他人。

来访者反常的防御唤起咨询师反常的反移情。我们需要承认,咨询师被那些拒绝理性的变态患者所吸引,进入了一个反常和对立的情感立场,变得企图对来访者进行操控和胁迫。

作者在文献中叙述了两个临床案例的部分细节。作者在尝试评估这两个病人的可分析性时遵循的路径包括以下内容:首先试图把这个问题理解为我/我们拒绝充分承认病人的疾病或健康程度。然后充分容忍病人的退行的需要,接受,肯定。接下来,需要容忍在解释立场和包容立场之间更灵活地来回转换。作者认为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忍受我的不确定性,在这段时间里,我需要不断改变我的分析方法。

作者强调的是,这些患者在他们的变态态度所允许的准全能妄想中所获得的快乐只是他们试图管理自己内心世界的一个因素,而不一定是关键的决定因素。对这种反常态度的解释可能不足以帮助这些患者向前迈进。分析师在摆脱了施受虐斗争的陷阱之后,可能还必须向患者展示不愿意测试自己、自己的信仰以及自己对他人期望的多重含义。对于这些病人来说,这些含义可能包括一种恐惧,即他们无法独自管理某些影响、愿望、需求、想法或感知,分析者被分配管理自我中恐惧的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不能脱离分析师和内在的病理家长。他们持续的恐惧,他们无法管理什么是内在倾向于阻止他们放弃反常防御和前进的变化,适应现实,并成功地终止。因此,分析反常的防御还需要分析情感不容忍、对分离和破坏性的恐惧,以及患者在管理自己时除了分析师之外所害怕的任何其他东西。

描述变态的客体关系,作者引用了Kernberg的描述,“涉及到对伴侣的剥削、榨取和破坏,在满足患者自身的紧急防御需求的过程中,伴侣自身的独立需求和身份被抹杀”。

文献笔记|Undoing the Lag in the Technique of Conflict and Defense Analysis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传统分析 vs 密切关注过程的防御分析:关注自由联想,使自己的潜意识与之共鸣 / 关注言语流,但并不使用自己的自由联想;注意移置可能,跨越压抑防御的驱力衍生物 / 移置仅当十分显然时才会受到关注;指出联系 / 无需指出联系,而更多针对防御;梦与其他要素的联系 / 报梦同样受到自我防御的刺激与影响;移情解释,而非对于权威进行解释 / 仅针对普遍存在的,防御驱动的禁止权威或者情感被动权威进行移情解释;并不看重与无意识满足相关的俄狄浦斯情结「放弃」或者「固着」 / 与俄狄浦斯情结有关的自我退行,对于自我功能成熟的恐惧;包括过去,现在,未来在内的背景 / 即时,此时此地,正在发生的过程;优先处理力比多与攻击性的驱力衍生物 / 优先处理自我攻击的超我防御;移情作为一种记忆方式 / 即使病人讨论过去,他仍可能在情感上远离过去。

文献笔记|Defense Mechanisms and Structure of the Total Personality

  • 题目:Defense Mechanisms and Structure of the Total Personality
  • 作者:Therese Benedek
  • 标签:超我;自我;自恋;防御机制
  • 摘录:阎晗

想法

摘要

分析家充当无意识者对抗被压抑势力的顾问,代表一种温和理解的超我。

本文只处理超我和自我之间结构性关系。

病人1:强迫性防御机制。为其超我承担责任也是分析师的事,他的自尊心接近崩溃,唯一的救命手段就是推开责任,使他保持了恐惧,而无法批判性地面对分析。因此,在这个分析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不必与来访的超我反应做斗争(而和其他类型的功能更好的综合神经质来访则必须克服)。

病人2:希望改变自己的内向个性。他是在两次事件后放弃了外在攻击和竞争,一件是10岁时父亲的去世,另一件是他向玩伴扔石头后产生的恐惧和内疚,使他随后立即晕倒。他要压抑自己作为男孩的攻击性。他担心如果承认自己无意识的本能驱动意识,道德和人性就会受到损害。新出现的无意识材料受到超我的否定评价,被认为是自己的错误,力比多贯注再次被压抑。

自我整合能力最重要的功能是被压制之后对俄狄浦斯情结的阐述,这个过程对之后处置本能设定了模式。由被否定的本能产生的去性化的力比多通过次级自恋强化了超我。这种自恋,是对放弃本能满足的补偿。我们必须打破这种结构关系,分析这种超我反应的自恋意义。超我失去自恋的动力,无意识材料的流动就扫清了障碍。

无意识材料内向,强化了超我,可能导致惩罚、抑郁和恐惧。

病人3:他提出批评,但无法表达情绪,这让他惊讶害怕,他认为自己错了,超我的这种无意识反应不符合他有意识地希望在分析中合作的目的,做出了抑郁症的反应。但在抑郁中的焦虑如此之大,他必须抵制它。对他抵制的解释伤害了他的自恋,他认为自己受到攻击,但他不能坦率地回击,他一次又一次压制自己的攻击性,增加了自己的紧张和过敏。超敏延展到器官。

病人4:暴露自己的强烈倾向是羞耻作为防御性反应而产生的根本冲动。羞耻的情感表达了超我和自我之间的紧张,但赋予了自我受虐的满足感。羞怯的动力其中之一是超我的自恋,受虐的恶性循环被打破,可以分析她受虐狂的自恋和性内容。

这位自恋、敏感的病人,在分析中的态度是:我被羞辱了。面对分析情况的每一个阶段辨识出自我与超我的要求。分析的内容被相应理解为对“自我”的贬损。其中一些病人,他们的自我被大量投注于幼稚的自恋和受虐、性化的屈辱,并长期接受它,而不为自己辩护。

在某些案例中,超我和自我之间的自恋平衡,以至于超我无法强制实施内省,自我有足够自恋能量来自卫。更自恋的自我通过投射来保护自己。

受伤和被羞辱不同。在羞辱中,超我的要求得到承认;而在被伤害中,超我需求被否定。

病人7:因为咄咄逼人的个性,不断期待惩罚。她对母亲的幼稚依赖如此大,以至于被抛弃的想法激发了对死亡的恐惧。害怕失去母亲是对超我最严厉的惩罚,因此这种人格在心理上无法抑制焦虑,但可以将之投射到客观世界。

病人8:同异性的关系明显冷淡,假装优越性,也是她在分析中的态度。家中姐妹竞争非常激烈,她是其中最男性化、最孩子气的。这种积极的自恋防御背后是焦虑,她通过不断逃避来处理这种威胁。

正如安娜·弗洛伊德指出的,解决冲突的最佳办法就是通过害怕超我而产生本能的防御。

动态高效的自恋(自恋贯注)是个人防御机制特征的罪魁祸首。

我们应该尽量避免消极的治疗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