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The Alchemy of Love: Transmutation of the Elements in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 John Alan Lee:世界文学之中,爱的六个类型:色情(包括理想化),痴迷,游戏(防御),慈悲,利他,务实。
  • 青春期的爱
    • 力比多(色情,自恋)平衡投注的不同组合——色情,镜映,理想化,依赖关系;无法坠入爱河,「关系」用于纠正自恋平衡缺陷 VS 深深坠入爱河,自恋脆弱(Arnold Goldberg)。
    • 爱情失败 = 自我贬抑,自尊丧失,自恋枯竭,尤其在单相思之中。
    • 互相镜映 VS 单方面的理想化。
    • 性:镜映,自恋需求;融合幻想;身体满足。
    • 融合幻想与渴望。
    • 可视化的镜像功能作为客体关联之中的发展。

文献笔记|Manic Defenses against Loneliness in Adolescence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首要力比多客体的松动激发客体丧失,以及青春期的独特孤独(健康的,而非病理的),容易误诊为抑郁(更少希望,不能汇报更多早期记忆,不能忍受过去痛苦)。孤独:对于首要客体的爱的丧失的恐惧,无法将爱从首要客体转移到新的成人关系,由此导致的是对于空虚的躁狂防御:网络,酒精,香烟,毒品,食物的过度使用——口欲相关的退行尝试,摄入,排出,以保留丧失的客体,并将孤独转化为狂喜。对于孤独的感受与容忍将是一项人格成长与发展成就(想要建立关系,长大成人,独立)。

相关理论:

  • 客体剔除(object removal):放弃俄狄浦斯愿望,寻找新的可以替代的客体;其困难造成了青春期的孤独,以及躁狂防御:冲突与强迫重复使其以不正当的方式与首要客体保持联系。
  • 分离个体化
  • 文献笔记|The Second Individuation Process of Adolescence
  • 温尼科特:针对抑郁位的躁狂防御,否认情绪发展所固有的抑郁性焦虑的能力。
  • Maurits Katan:Mania and Pleasure Principle 为了摆脱抑郁,回归快乐原则。一旦获得了客体,并将其带入内部,就会产生潜意识的恐惧,即客体将会遭到破坏,并因此再次丢失,导致将客体返回外部世界的冲动。之后,再次感到客体丢失,需要回收这一循环。(联想:暴食,催吐)

青春期是最有能力利用分析,并且从中获益。

文献笔记|The Second Individuation Process of Adolescence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可将青春期视为第二期个体化过程(第一期为生命第三年末结束)。两次个体化过程的共同点在于:人格组织的脆弱性增加;心理结构与生理成熟相一致的迫切需要;个体化失败将会导致特定的异常发展。

青春期终结之后,自体,客体表征方能获得稳定,以及清晰边界,而非投注逆转。俄狄浦斯超我,而非古老超我更少严苛、有力,自我理想的自恋建立更加突出,且具有影响。自恋平衡维系得到进一步内化。结构改变使得自尊、情绪更加独立外源,或至少依赖个体选择的外源。

青春期个体化是伴随与内化婴儿客体情感脱离的结构改变的表现:与内在婴儿客体脱离,寻找外部世界的新的爱的客体,与此同时,摆脱对于父母自我作为自我扩展的依赖(与驱力增强一并导致自我弱化),自我成熟,能够控制焦虑,调节自尊。

驱力与自我之间的相互作用:只要驱力发展严重滞后于青春期自我分化,新获得的自我功能必定会被吸引到防御工作,并且失去其自主性。驱力 <-> 自我改变。

驱力的成熟度,以及自我结构的持久性,共同决定了第二期个体化过程的结果,使得青少年在情感上能够从婴儿客体脱离。

自我弱化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如学习障碍,缺乏目标等,都与无法与婴儿客体脱离,个体化失败有关。个体化回避:以两级分化保持心理完整性。

青春期,客体关系的未分化阶段将会发生部分退行,超我与婴儿客体关系的重新融合导致了发展的僵局,但是,只有通过退行,才能完成青春期的任务。青春期是唯一自我退行、驱力退行是正常发展的必要组成的阶段,其退行是为了发展服务的。通常,与儿童创伤的遗留斗争的时候,自我自治得以扩大。退行并非过去的静态复苏,而是心理重组的前奏。只有通过恢复婴儿的情感参与以及伴随的自我(幻想、应对方式、防御组织),才能实现与内部客体的脱离。

青春期过程实质上构成了原始化与分化,退行与发展之间的辩证关系,以及相互促进的动力。

由于摆脱客体的困难,回归自恋投注,如果这一阶段发展中止,将会导致各种各样的自恋病理。

退行以及阻抗既是正常发展,也是异常发展的先兆,从而使得病理判断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