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Internalization, Separation, Mourning, and the Superego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超我是内化及其带来的分离,丧失,哀悼的产物。以分析结束为例讨论。自我认同与超我认同之间的异同,内化程度的介绍:构成超我的内摄基于自我系统边缘,能够促成系统灵活,使之进入自我适应,并松弛超我特色。要素不断持续变化的超我对于未来的内部表征具有影响。

俄狄浦斯客体作为外部客体,或幻想客体放弃,进入自我,成为本我自恋贯注的内部客体。去性化:内部客体作为外部客体的替代。

认同的两个阶段:内部(自我)、外部(客体)。

对于外部客体的放弃于内化包含于哀悼类似的分离、丧失、补偿过程。分析过程之中不断出现,尤以结束阶段最为明显:这是相对日常生活来说过于冗长的道别,且带有经过提升的意识水平;是哀悼过程的复制。

分析师代表父亲、母亲,其他爱与恨的对象,分析过程通过内化与外部客体(分析师)之间的关系重建人格结构,也就是说,内化得以一定程度地修正;内化将在分析终止之后才回完成,但是即将到来的分离将会加速内化。

分离与哀悼与内化相关,其对于个体自身的最终死亡的提醒,与内化现象密切相关。(基督教:耶稣之死)但是,分离并不必然导致哀悼与内化,也有可能否认,寻求其他外部替代,无法建立更为持久的新的关系,无法升华,——它们建立在内化的基础之上。

分析本身就是寻求失落的爱的客体的例子,移情之中的分析师促进这一替代。但其目的是解决婴儿神经症的复活,也就是移情神经症。俄狄浦斯情结的解决失败也就意味着基于真正放弃婴儿乱伦客体关系的获得稳定内化的失败,以及错误超我形成。移情神经症的解决是真正哀悼,外部客体作为内部客体进入自我系统,进一步自我分化。是以分析结束的分离修通如此中药。

分离修通:抑郁 -> 哀悼 -> 狂喜(解脱,对于爱的对象的放弃与内化带来的积极成就)

投射与内化并非防御,而是创造边界与分化的过程。

俄狄浦斯情结修通(哀悼原型)与日常哀悼区别:客体及其冲突仍然存在,并且促进内化过程;促进日常哀悼之中无需客体在场的哀悼。

superego / ideal ego / ego ideal: 幻想的完美状态;可以达到的完美状态。不断通过现实调节,不断幻灭,期待与需求的内化。

文献笔记|The thought of Hans W. Loewald

Meta Data

想法

摘要

  • 不仅需要留意 Hans W. Leowald 说了什么,而且要去留意他如何运用自己的话。
  • 精神分析文献不只告诉我们思考什么,而且告诉我们如何思考。
  • 分析师不仅具有理论理论,而且具有实践能力。
  • 成为一个共同参与的读者。
  • 一生回答一个问题:what would it be to take seriously the thought that within the human realm love is a developmental force? 
  • 对于弗洛伊德忠诚与颠覆不可思议的结合。
  • 其所试图描绘的过程之中自我意识的参与者。
  • Detachment, for him, is a form of attachment: it is the respect one person pays another when he wants genuinely to understand him.
  • 其思想具有解释形式。
  • 基于弗洛伊德未曾消化的部分。
  • 恢复了被分析者与世界的色情联系。
  • 如果你是 Leowaldians 那么你就不是 Leowaldians,这就是 Leowald 是弗洛伊德主义者的含义。
  • 在分析中,我们并没有消除与过去的联系,而是重新建立了联系。
  • 治疗之中,有意识与无意识的时间体验被捆绑在一起,从不记住就重复执行,到不需执行。
  • 被分析者并不仅仅是在不同的时间体验模式之间进行交替:他能够以某种方式体验永恒,同时又不会失去他在普通历史时间中也一直存在的印象。
  • 少有攻击、破坏的讨论:当人类处于心理复杂性领域中时,他们就有自己发展复杂性的趋势。

文献笔记|On the Therapeutic Action of Psycho-Analysis

Meta Data

作者

Hans Loewald,德裔美国精神分析师,弗洛伊德修正主义者,虽然使用弗洛伊德术语,但是为其赋予新的含义。

语言:语言表达体验,区分幻想、现实,病理学来自幻想、现实之间的分裂,健康需要经过初级过程、次级过程之间的沟通。

俄狄浦斯的解决必须经过内疚,父母作为性欲客体的象征性破坏。母亲满足孩子的所有愿望,但这样做却没有给孩子自治的余地。父亲赋予孩子自治,从而保护孩子免受母亲的吞噬,这可能导致自我丧失。自我发展的任务是整合这两个部分。

想法

摘要

精神分析为病人带来人格结构变化,恢复自我发展。

分析可以被定义为是诱发自我组织打乱与重组的一个或多个时期,自我发展通过促进与使用退行实现,带来对于客体的全新发现。整合体验:病人与分析师之间的互动导致自我整合或瓦解。

分析要求客观性和中立性,其本质是对个体及其发展的爱与尊重。

倘若不曾关注自我现实领域之中的整合过程功能,诸如内摄,认同,投射,诸如此类的心理动力将会无法解决,之后逐步发展为其后续生活阶段之中的衍生物,修饰与过程。病人的自我越是完整,分析之中不被留意的整合也就发生越多。

分析中的交互发生在更高级别的组织上。交流主要通过语言(次级过程)来进行,随着分析的进行,分析交互所涉及的满意逐渐提高。满意并非根据消除或减少刺激回到先前的平衡状态,而是根据吸收和整合「刺激」,从而导致更高水平的平衡。

在这种情况下,满意是一种统一的体验,这是由于两个「系统」,两个处于不同组织水平的心理装置中创造了一种认同体验,从而包含了发展潜力。这种认同是通过克服差异来实现的。正确地说,没有满意,或整合的经验,没有可以克服的差异,只是简单地「赋予」了业已存在的认同,而非经由交互创造。类似子宫之中的经验。

分析性解释代表了在更高层次上的互动,即在不同自我组织水平的两个个体中创造经验身份所涉及的相互承认。通过这种互动获得的洞察力是一种整合体验。解释代表了认可,理解之前对于病人来说是无意识的材料,目前成为前意识,或者经由分析师的次级过程加工而成为次级过程。

调解是否成功,除其他因素外,还取决于在分析的先前阶段,最终在他的早期生活中,通过早期自我整合步骤获得的病人自我组织能力。在某种程度上缺乏这种力量的情况下,通过语言交流来组织互动的分析变得不太可行。

一个解释包括彼此不可分离的两个要素:退行,整合。

一旦病人能够从分析之中摆脱防御,就能够开始创造性地使用语言,与分析师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