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笔记|Emotional Barriers in the Understanding and Treatment of Young Children

  • 题目:Emotional Barriers in the Understanding and Treatment of Young Children
  • 作者:Berta Bornstein
  • 年份:1948 年
  • 标签:#儿童

儿童精神分析的困难:不能观察分析原则;不能言语化问题;活在现在与近未来,不能一致评估过去;缺乏获得精神分析帮助需要的洞见;不能发展出来牢固的移情神经症。

除此之外,儿童分析对于绝大多数父母来说是一种自恋损伤;分析师接管权威超我,侵入家庭;重复俄狄浦斯冲突,同时认同自己的父母,以及作为孩子的自己(无意识之中,孩子代表父母自己的父母)。

对于父母的工作,不应超出支持性治疗,以及讨论动力。而分析师常常感到治疗父母的动力,即使父母并非他的工作对象,这是许多儿童分析工作停止的原因。这一动力需要觉察。分析师必须意识到自己的局限。

选择儿童分析工作的动力需要在个人分析之中讨论,即使如此,儿童分析仍会激发出来未被分析的情感。其中之一是对于儿童的恐惧:不可预测,高情感浓度,自恋,更加接近潜意识,对于父母与社会来说都是威胁。利他主义之外,分析师必须意识到俄狄浦斯犯罪的威胁,包括更少建议儿童进入分析。

儿童治疗失败对于分析师来说是更大的自恋损伤,儿童分析之中分析师通常更早感到愧疚。作为对此的抵抗,分析师可能更加容易对于自己感到满意。

儿童分析揭示更加深层、原始的精神病理,甚至尚未进入前语言期,需要不断进行重建工作。我们容易忽略儿童人格的复杂。儿童尚在持续不断的发展变化之中,难以评估模式;我们容易进入强调或者忽略变化的两极,或者过于担忧孩子的未来发展。需要详尽的发展心理学知识。

更加容易偏离观察位置,出现付诸行动。需要警惕退行的危险。儿童付诸行动与神经症成人完全不同,将会激发不同的反移情,包括数量与质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